第284章 木鱼敲打的声音

    走出我的洋楼,来到庄园的院落,我找了一辆豪华的跑车,坐上去后,我立即发动汽车。加大马力,极速把车驶出了庄园。

    这次出门,和上午我兴师动众带人去风爷的避暑山庄不同,这一回,我是单独出门,并没有带任何人。现在,凭我这实力,要逃脱风险,可以说是轻而易举,就算是带上保镖或者手下,也没多大的用处,反倒不如我一个人,来去如风自在。何况,我是刚回林家不久,又临时匆匆出门的,哪有那么容易就会遇到什么危险的情况。

    最主要的还是。我这次出去,是为了找面纱nv孩她们,而,面纱nv孩,以及她身边的人,都十分的神秘,就连上次他们带我去的那个山谷,也极其神秘。所以,我不想让其他人打扰到他们,下意识的就想自己一个人偷偷前往。

    跑车,疾驰在宽敞的马路上,而我的心思。也徜徉了起来,面纱nv孩等人,是我的救命恩人,上一次,我不辞而别。连声谢谢都没说,这一回,我当跟他们真诚的道一句谢。当然,我的直接目的,还是从面纱nv孩那拿到我母亲留给我的另一样东西,同时,我还想争取一下。从他们的口中,得知一些关于我母亲的信息。

    不过,我的心里也有一丝忧虑,那就是。我现在要去的那个山谷,是面纱nv孩他们为了我才临时选的地点,而今,我都离开那好J天了,想必,他们也应该不在那里了吧?亲手动輸入字母址:eП。co即可觀看新章

    不得不承认,我刚刚急急忙忙冲出来,并没有过多的思考这一个问题,但,不管他们还在不在,我都,至少,我要亲自确认一下。

    凭着记忆,在跑车的疾驰之下,终于,我到达了那处山谷的外围,因为山谷里面地处偏僻,山路嶙峋,我只得将车停在了一P隐蔽的树林里,然后,我步行,向着里面走去。

    没过多久,我就来到了山谷之中。

    此刻,山谷,仍然充满了绿意,显得十分的青翠Yu滴,景Se宜人,我不免有些心旷神怡。尤其是那J个茅C屋,还有我练功的地方,看到这些,我的心弦不免就被触动了。

    黑发老者抓蛇胆给我吃,帮我换Y水,面纱nv孩,BB糖nv孩给我采中Y,这一切的一切,都一一浮现在我的脑海里。

    但,物是人非,环境依旧,人,却似乎没了踪影,此时的山谷,十分的幽静,一点人气没有,我大概已经猜到了,面纱nv孩J人,很可能已经不在这里了。但,我还是有些不死心,进去找寻了一番,但结果就是那么赤LL,最终,我没有找到面纱nv孩等人的踪影,不过,我在一间茅C屋里找到了一封信,上面写着一行字:<script>s11();</script>

    林枫,我知道你会再来到这里,但,你找不到我们的,现在的你,不论是个人实力,还是名下势力,都渐趋成熟,你可以好好的巩固一下,他日,定能大有作为。勿念!

    这封信的所有内容,就这两句简短的话,没有落款,但,透过这娟秀有力的笔T,我的脑海里,下意识的就浮现出了面纱nv孩在写这封信时的情景,仿似,就连这信纸之上,也还透露着她身上那淡雅的芬芳。

    我把信,轻轻地握在手中,心头,有点惆怅,但,也有点W藉!

    惆怅的是,面纱nv孩他们果真是走了,他们的行踪,我肯定摸不着,不过,虽然她走的依然神秘,但至少,她没有像以前那般,来去无踪,连个招呼都不打,她给我留了这封信,这,便是我的W藉。

    感觉,仅仅是这封简单的信,就拉近了我和面纱nv孩的距离。

    过了会儿,眼看着天Se渐暗,我将信纸给轻轻折起,放在了自己的口袋之中,继而,离开了这处山谷。

    重新坐上了跑车,我立马朝京城疾驶而去。

    虽然没有找到面纱nv孩等人,但,我的心里,并没有太多的失落,我深深地相信,我和她还会再有J集的,那样东西,也终究会到我的手中的。

    待我回到市区之时,城市已然亮起了霓虹,五光十Se,展示着京城的繁华,而街头上,也多了不少的人,我的心弦再次触动,回想起我自小生活到大的那个穷村庄,冷不丁间,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我没有急着回林家,而是把跑车停在了一个公共停车场,随即,我走下了车,来到了大街上,在川流不息的人群之中,漫步了开来。这并非是我有意为之,可以说,是我的心血来C,也可以说,是我的心思所动,我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目的,就是想要一个人,随X的走走。

    在我周

    围的这些人,大多都是普通人,至少,在身份上,他们与我比起来,相差甚远,但,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人生轨迹,我是,这些人也是,我成就高了,但,一路走来,我失去的东西也不少,而这些人,生活在自己的小圈子里,却能够其乐融融。

    就这么漫无目的的走着,我的心里,没由来多了一丝感慨,这些感慨,谈不上是大彻大悟的道理,只是一些随X的自我想法。

    这一刻,我抛却了自己身上的所有事情,我的身份,我的目标,我的压力,我的荣耀,我的感情,诸多事宜,都被我抛却到了脑后,此刻的我,就是芸芸众生中的一员。人生如白驹过隙,若不能坚持自己所走的路,若不能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那归根到底,又有什么意义呢?

    这么忘我的走着,我的心思,变得更加的坚定了起来,但,我的念头,却变得无比的豁达了起来!我心中一荡,就连自己的脚步,都变得有些轻快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有一道惨叫声,传进了我的耳里,我循声看去,居然看到,一名Fnv,被人一脚从台阶上面给踹了下来。

    这名Fnv,衣着普通,面上有着与她年纪不太相符的皱纹,这种沧桑,彰显出,她只是一介普通市民。而,她这么一滚落,身上和脸上,都出现了伤痕,而她手中拿着的一打鲜花,也散落了一地。

    再往上望去,我发现,把这大妈踹下台阶的,是一个纹身纹到了脖子上,脖子上还戴着粗金项链的男子,这名男子,一看就不是好惹的货Se,他身材魁梧,面露凶相,大晚上的还戴着副墨镜,他的右手,搂着一个花枝招展、身材傲人的娇艳nv人,他的身后,跟着好J个小弟式的人物,以至于,他整个人显得,趾高气昂,派头十足,与那名大妈,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原本,这和我没半点关系,但看到这一幕,我的内心,不可抑制的出现了丝丝愠怒,这是任何一个有正义感的人,都会出现的感受。

    此时此刻,周围已然围聚了不少路人,他们对此指指点点的,还发出不平的声音。

    从他们窸窸窣窣的议论声中,我听出了,原来,那名大妈是在这里游走卖花,她不小心碰到了那名娇艳的美nv,就直接被搂着她的纹身男子给踹下了台阶。

    听到这,我那一丝愠怒,变得更加明确了起来,而围观的人,面上也是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但是,他们至多是小声嘀咕着,却不敢上前。毕竟,那纹身男子看起来很彪悍,而他的身后,还跟着不少小弟。就连,这大商场门口的一些安保人员,看到这一幕,都心有余悸的不敢说些什么。<script>s11();</script>

    看着这些,我的心里,不自觉地多出了一丝寒意。

    但,那娇艳nv人,似乎还在气恼着,她一边用手擦拭着自己被大妈触碰到的手臂,一边骂咧道:“手这么脏,竟然也敢随随便便的碰我,真是活得不耐烦了,郁闷。”

    那位大妈从台阶上滚落,本就疼痛不已,但,她Y是强忍着痛,从地上爬了起来,还跟娇艳nv人道歉说:“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我的手不脏,我每次卖花之前,都会先洗手的。”

    这个时候,纹身男子和娇艳nv人已经走下了台阶,来到了大妈的身前,听到大妈这番道歉的话,纹身男子不仅不予T谅,反而恼火的一脚踹在了大妈的肩膀上,道:“滚蛋吧你,少在这碍老子的眼。”

    说完,他便和他搂着的娇艳nv人,继续猖狂的往前走着。

    也许,在某些时候,这种小事,不会落到我的眼里,就算落入我的眼中,我也不会去管,但这一刻,不知道为什么,根本的良知,驱使着我,让我不由自主的迈开了步子,快速的闪到了纹身男子的身前,冷声道:“站住,给大妈道歉!”

    周围的人见我敢强出头,都不免露出了震惊之Se,就连纹身男子,也怔住了,但,他的反应很快,只一会儿,他的脸上就展现出了怒意,伸手过来,就猛地推了我一把,边道:“不知道好歹,滚一边去!”

    不过,他这么一推,我的身形,却岿然不动。

    反倒是他,因为用力太猛,在反S力的作用下,身形不由的后撤,差点带着他身边的娇艳nv人一起趔趄。

    这,使得纹身男子更加的恼怒,他再也不废话了,直接就命令他身后的小弟道:“给我教训这个不知好歹的小子。”

    那些个小弟,唯纹身男子,马首是瞻,听到他的命令,他们顿时一G脑儿向我涌了过来。

    &

    nbsp; 围观的群众,看到这一幕,不禁为我捏了把汗。

    不过,我依旧站在原地,岿然不动,甚至,就连我的面Se,也毫无改变。

    坦白说,就这样的货Se,根本就不值得我出手,但今天,我既然站出来了,就已经表明,我要为那无辜的大妈讨个公道。

    在那J个小混子冲到我身边对我使出拳脚之际,我倏然出手,三拳两脚,就把他们全给打倒在地,甚至,他们连我是怎么出招的,都没有看清。

    纹身男子见状,他身上的气势顿时弱了下来,很快,他便从自己的腰后拿出了一把匕首,有些忌惮的对我道:“你,你不要乱来,我是黑狼帮老大的堂弟,你识相的话,别给自己添麻烦。”

    我淡淡的扯了下嘴角,随即飞身闪到他的跟前,一拳朝他的脸面轰了过去,顿时,他的眼睛就被我给打肿了,脑袋也有些晕乎乎的。

    不由的他反应,我立即抓住他的衣领子,又在他的肚子上来了一拳,仅仅两拳,这个纹身男子已然痛不Yu生,他手中的匕首掉了,腰弯了,脸也变形了。

    而,纹身男子身侧的娇艳nv人,见我这么威猛,这么暴力,早就吓得花容失Se。

    我没有多废话,直接从纹身男子的口袋里,搜出了他的钱,继而才道:“我不管你们是什么人,现在,给这位大妈道歉!”

    我的声音很淡漠,但,我的气势,却显得无比的威严,纹身男子和他的小弟,还有他的nv人,终于卸去了所有的狂妄,忙不迭的给大妈道着歉。

    那名大妈,被眼前扭转的这一幕给惊呆了,但,身为老实人的她,又怎么敢承受这些凶煞之徒的道歉,她直说,没关系的,没关系的。<script>s11();</script>

    我一把甩了纹身男子,随即走到大妈的身前,把钱递给她,道:“大妈,这钱您拿着,去医院看看身T。”

    大妈显得有些犹豫,而我,直接把钱塞到了她的手中,继而,我瞪视了纹身男子和他的小弟一眼,然后便径直离开了此地。

    纹身男子和他的小弟,被我一瞪眼,忍不住就打了个哆嗦,而那名大妈,也在我的身后,不断地道谢,就连周围的人,都忍不住议论起我来,说我真是一个有正义感的年轻人。

    甚至,还有的人认出了我的身份,说我就是这大商场背后的老板,林家的家主,林枫。

    我林枫的名头,现在在京城,是何其的响亮,一些家族的重要人士,想拜会我,都见不上我一面,而我,却在这里现身,惹得围观的那些人,忍不住惊呼连连,那边上的保安,甚至都不敢看我一眼,而那个什么帮的老大的堂弟,纹身男子他们,更是吓得魂飞魄散。

    我被人给认出来了,这,让我有些意外,不过,我对此并没有过多的在意,就好像我出现在这里一样,我刚才出手,都不是刻意为之,只是我的内心使然罢了。

    离开这处,我直接就朝着先前我停车的公共停车场走了去。

    而,当我走到一条幽深的小巷之时,忽然,我的眉头跳动了下,我感觉到,一G强劲的气息,自我前面传递而来。

    立即,我抬眼望去,我竟然看到,小巷的里面,站着一个令我十分熟悉的身影,她,就是我当初的初ai,如今的仇人,小玥。

    此时,小玥的身旁,正立着一名中年男子,而,他们身后那黑压压的一P,显然,是一群气势斐然的黑衣武士。

    穷乡僻壤,一处道观。

    化名为空心的陶婉馨,正跪坐在蒲团之上,轻敲着身前的木鱼。而,她的边上,站着一道红Se的靓影,此人,赫然是虞芷蕴。

    嗒!嗒!嗒!

    虞芷蕴听着木鱼敲打的声音,静静地伫立着,盯着陶婉馨看了好一会儿。

    终于,她还是忍不住,轻声开口道:“馨儿,我知道,你心里还在意葛天。你呆在这里,或许是自我内心的一种救赎,但我很清楚,你是怕给葛天带去更多的麻烦!但,我请求你,听姐姐一句话,回去吧,因为,葛天的心里也不曾忘却你,他还ai你,他现在也有能力保护你了。更为重要的是,他落入了自己编织的中,这样下去,只会越陷越深,他需要你。”

    听到这一席话,陶婉馨没有睁开眼,但,她的眼P明显的跳动了下,就连,她敲打着的那木鱼,所发出的声音,也变了节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