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章 父亲,我来迟了!

    这张脸,在短短时间内,竟然接二连三的给我震惊,给我意外。

    想当初,我刚进林家之时。他表现的就是一个温文尔雅的好大哥,让我感觉亲切,让我信任,而,在最关键的家主选拔大赛中,他突然的变脸让我始料未及,他的城府之深,隐藏至深,狠毒之心,让我无法想象,当时,猜到他是京城四少之首,就已经让我无法接受,太感意外。

    而这一刻,我更是傻眼了,我怎么可能想到。这个神秘的四少之首,这个城府极深的好大哥,这个多面的狠心狐狸林萧,竟然就是我最大的仇人,紫衣男子。

    我的大脑,就跟被雷劈了一样,彻底懵了,这个现实给我带来的冲击,实在是太大了。因为过于讶然,甚至,我都有点忽略了自己身T上的痛苦。

    我的思维出现了混乱,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的时间。像是过了J秒钟,又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最终,我才稍微反应了过来。我的双眼,怔怔的盯在林萧那张脱落了面具的脸上。一时间,我还是有点难以置信。

    我忍不住回想起,刚刚我与林萧打斗的情景,那时,我还有点纳闷,这紫衣男子所使用的招式,怎么给我一种熟悉的感觉?当时。我还以为是高手之间的相通点,现在,我明白了,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要知道。我和林萧之间,可是生死相搏了两场,我对他的武术套路应该是十分熟悉的,现在细想起来,刚刚紫衣男子使出的武术,确实和林萧的武功是一个路数的。不过,想到这,我忽然又记起了,当初,我第一次见到紫衣男子,是在风爷的避暑山庄,也就是陈霖和陶婉馨的婚礼上。

    当时,风爷和紫衣男子进行了一场腿功上的对决,那一场打斗,当真是十分精彩,紫衣男子在十分轻松的状态下,仅仅以腿功,打败了风爷。

    如果说,风爷整T的实力,绝对不是我的对手,也不可能会是林萧的对手,但是,腿功,那可是风爷的一项绝活,他J乎就已经达到了臻极的地步,就算是现在,我的实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完全超过风爷许多,但在腿功上,对于风爷,我也是自认不如。

    而眼前的林萧,从我和他三次的比斗来看,他的腿功,定然也没有风爷的厉害,可以说,眼前的紫衣男子,和我第一次看到的紫衣男子,确实不太一样,我隐隐感觉,那个时候的紫衣男子,实力根本不止林萧这般,可他们,怎么会是同一个人?

    越想,我越觉得混乱,或许,武术的门路太多太杂,我的判断有误也不一定,但对于林萧就是紫衣男子这个事实,我总觉得难以置信。<script>s11();</script>

    而,就在我晃神的这一刻,林萧,已然再度朝我袭击而来。

    刚才,林萧的面具在躲避我利刃的空档,掉落在地,他猛然间露出了自己的面孔,一时间,他也有些愣住了,但很快,他便反应过来了。

    我能够感觉到林萧身上的杀气,也能够感受到林萧攻击之势的凌厉,不得已,我只能迅速撇开多余的杂念,立即,我的心里,便重新焕发起了战意。

    林萧以前就被我给打败过,虽说,那一次我是险胜,但,那也是必然的结果,而,从上次到现在,时间还不算长,就算是林萧在此期间有所苦练,他也未必就能真的打过我,如果不是他刚才暗算我,我怎么会到这地步?

    眼看着林萧攻击而来,这一次,我想要再使用暗器,是不可能的了,林萧被我突如其来的飞刀袭了一次,第二次就肯定会有所防备,所以,纵然我现在的伤势不轻,纵然我不再使用飞刀,但在这生死关键时刻,我还是拼起了全身的力道,翻转了身。

    林萧的攻击,顿时落空。

    而我,趁着这个空档,身T直接在地上来了个前滚翻,继续避开了林萧的接连攻击。

    但,接下来,我做了一个无比大胆的动作,我没有和林萧分散开,而是奋力猛地贴了上去,林萧也没有想到,我一个受重伤之躯,居然胆敢贴上来

    ,他猛地一掌打在了我的腹部上,我的腹部顿时传来一P火辣辣的疼痛,五脏六腑都翻涌了起来,但,我猛地一咬牙挺住了,愣是没有松开林萧。

    甚至,我为了不让自己的身T,被林萧给打飞,我一只手牢牢地抓住了他的长袍,另一只手的袖子里,倏然拿出了一把匕首,猛地对他就是一刺。

    这一刺,我J乎使出了自己的全部力道,我能够明显的感觉出,林萧的身T,猛地颤动了下。

    这一匕首,本该是cha在他X口上的,但因为我被他打了一掌,所以,我刺偏了,刺在了他的X肋上,饶是如此,他所受的伤也挺重了,恐怕,他T内的器官,都被我给刺到了。

    这时,林萧因为疼痛的刺激,猛地一甩,把我的身形给甩了出去。砰的一声,我再次落地,之前的伤势,加上被林萧拍了一掌,再加上落地,我已经疼的差不多散架了。

    而林萧,他的身形接连往后倒退了三步,他的面上,不可抑制的露出了痛苦之Se,看那样子,他的痛苦,似乎不比我轻多少。

    我的T内,战意再次迸发了出来,要是让我就这么死在林萧的手下,我绝对不甘心,一G力量,在我的四肢百骸间游转,我一把将自己的衣F给撕下,然后捆绑在了自己的身上,把伤口给紧紧的勒住。随后,我咬着舌尖,忍着痛,从地上站了起来。

    此时的林萧,也从剧痛中解脱了出来,他拔出了匕首,用一只手捂着自己的伤口,鲜血汩汩的流出,但他没有过多的在意,而是将目光冷冷的瞪向了我,道:“林枫,今天,有你无我。”

    我撇了下嘴,冷声道:“兄弟生死相见,这,是我怎么都没有想到的,但此刻,你说的没错,今天,有你无我。”

    J乎是话音一落,我便将步法给施展出来,快步向着林萧冲刺了过去。

    林萧的反应也是够快,他还想用自己的紫Se长袍对我进行攻击,但,我早就留意了他这招,我围着他转圈,避开了长袍之后,我也顾不上自己身上的伤口了,直接将自己最为厉害的本领《引T术》给施展了出来。<script>s11();</script>

    我的身形,开始超自然的扭曲,开始变化位置,看似有点别扭,又无比的诡异,而且,此时,我跟林萧的距离非常之近,他再想要用长袍对付我,已然不及,我将自己的功夫加载到《引T术》中,轰然出击。

    或是拳,或是掌,或是爪,这一回,我一样是变招、连招,再加上步法,一时间,我简直是前所未有的卖力,将自己所会的所有武功都给施展了出来,而且,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或许是这场面的激发吧,受伤在身的我,竟然可以将招式运用的十分灵活。

    一开始的时候,林萧还能够应对,但是,他毕竟是重伤在身,刚才那一匕首cha的确实挺深,所以,没过多久,他就有点支撑不住了。

    倏然间,他被我打中了一下,之后,基本上,他就没有了还手之力。而我的攻击,还持续的架在他的身上,没一会儿,他的身上,已经满是伤口。他的紫Se长袍被我给撕碎,脸上,脖子上,身子上,胳膊上,到处都是我的抓痕,拳头印,现在,他俨然已经是半残之态。

    本来,我还想一作气,把这个另类的叛徒大哥,所幸给杀死算了,但是,我身上受的伤也不轻,即便我用衣F裹住了伤口,但那疼痛,依旧钻心,而,刚刚我这一番不要命的打法,更是增大了我的创伤,我伤口的疼痛使得我不得不停下来缓口气。

    我气喘吁吁的看着伤势更重的林萧,冷冷道:“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不可否认,在以前,我是很珍惜你这个大哥,只是,落到今天这个田地,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

    听到我的话,林萧的目光,却朝着厮杀的人群看去了,这个时候,战斗,已经过了巅峰,渐渐地接近了尾声,双方的伤亡非常之大,可以说,就没有一个人的身上是完好的,每个人,都或多或少的受伤了。

    不过,终究是我们的天火势力更为强大一些

    ,敌人出现了溃败的迹象,灭亡,对他们来说,不过是时间的问题。见此情景,林萧把目光给转了回来,盯向了我,但此时,他眼里的倨傲,已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丝颓然,而我,虽然伤口依旧疼的要命,但显然,我的状态比他好太多,我的身T已经重新蓄积了一些力量,我整个人,一冲而上,就要奋起将林萧给杀掉。

    但,我刚刚出击,就有一道身影,向我这边冲了过来,我还没反应过来,他的脚,便踢在了我的拳头上,我拳头一疼,整个人的身子,也往后退了下。

    这人,居然是和我带来的两名老辈高手打斗的白发老者,此时的他,身上显然也受了一些伤,不过,他终究是比我厉害的高手,他在一脚踢开我之后,就要攻击我,取我X命。

    但,我们林家的两位老辈高手,顿时就冲了过来,他们二人看起来也有点狼狈,但是,也不至于到重伤的地步,他们这么一出手,白发老者索X直接变招,架起了林萧,迅速离开了这里。

    白发老者的动作,不可谓不快,而我,身受重伤,根本就来不及阻拦,两位老辈高手前去拦截,但,很快就被黑夜组织其他还没死的高手给拦截住,一番打斗之后,这两名老辈高手,才破开了敌人,朝白发老者追袭而去。

    白发老者带着林萧,是从这正首位置的后面逃走的,所以,很快,他们就没了踪影。

    真没想到,在最关键的时刻,居然被白发老者再次地救走了林萧,但不知,林家那两位老辈高手,能否追上他们。

    不过,不管怎么说,此时的我,终于可以舒缓一口气了。

    现场的战斗,此时真的已经到了结尾的边缘,敌人倒下的越来越多,只剩少数的人还在负隅顽抗着,而且,他们的身上,都受着重伤。

    看着这宛如人间地狱的一幕,我不禁有些感慨,为了这一场战斗,我们付出了太多,死了太多的人,鲜活的生命,就这样失去了生气,这样的场面,确实不是我想看到的,好在,没多久,我们这一方,就取得了胜利。

    一场轰动的大战,就这样落下帷幕了,这里,早已经成了血染的一P,地上数不清的尸T,就算是没死的人,也是身受重伤,在地上发出痛苦的呻Y。敌人全军覆没,而我的兄弟们,能站着的还有许多许多,他们全部会合到了一起,继而将目光转向了我。<script>s11();</script>

    从他们的身上和脸上,我看到了疲惫之态,而,从他们的双目之中,我看到了炙热的光芒,还有一丝胜利的傲然。在这样的瞬间,我的感慨之意渐渐消失,我的澎湃之情,喷涌而出,赢了,我们赢了,我们居然战胜了强大而恐怖的黑夜组织。曾经如蝼蚁般的我,竟然踩踏了黑夜这座巨山,这,简直就是逆天的反转。

    这是一种骄傲,一种属于我的骄傲,一种属于天火的骄傲。

    但,这种骄傲中,无可避免的夹杂着痛苦和遗憾,我们赢的艰巨,付出的代价太多,流的鲜血太多,而最终,我最大的敌人,紫衣男子,或者说,林萧,还是逃走了。不知道,林家两位老辈高手,能不能追到他们。

    我站在台上,我的人,站在台下,我看着他们,他们盯着我,我们的眼神传递着某种意味,而,突然之间,台下所有的人,都举起了自己手中的武器,大呼道:“天火必胜!”

    天火必胜!

    这四个字,从各人的口中不约而同的发出,明明没有商量过,却是如此的一致。

    一时间,我T内的热血豪情,又被激发了出来,在这一刻,我感觉,我就是高高在上的王,自此之后,整个京城,已经没有能够与我匹敌的存在,就算是放眼全国,我也是一等一的人物。而我的天火,亦成就了最高的荣誉!

    一阵激奋过后,众人都安定了下来,大殿重新恢复寂静,台下的兄弟们,开始自发的把我们这一方死去的弟兄的尸T给收集到一起,把我们受伤的兄弟都给架着,这时,有人过来询问我,接下来该怎么办。<

    br />

    大战已然胜利,眼下,对我来说更重要的事,就是找出我的父亲,不管他是生是死,我都要找到他。于是,我立即命人,对这里进行地毯式的搜索。

    紧张的等待中,搜索的人不断的给我回报,但结果都是,没找到。

    直到派出的所有兄弟都回来了,我还是没有得到想要的消息,无奈之下,我只能让大家退回去。

    我们大部队,由原来走过来的通道,退回到了山门内,虽然,我们威风无比,但,我的心里,始终压抑着痛,我不知道我父亲是生是死,我的心,无法安然。

    站在这山门之内,看着面前的四条通道,突然,我头脑灵光一闪,我忽然想到,这四条通道,有三条已经明确了,但最后一条通道,我们谁都不知道里面有什么,或许,我的父亲就被关在那里。

    想到这,我立马带人,前往这最后一条通道。

    走到里面,我才发现,这里确实没了敌人,显得很安静,但是,和其它的通道一样,他的道路悠长而黑暗,最主要的还是,这条通道里面还设了不少机关,跟我一起进来的人,有J个差点就中招了,我们不得不小心谨慎应对。

    怀着既紧张又期待的心,终于,我们来到了通道的尽头,尽头处,依旧是一P黑暗。

    而,等我们出了通道,我才赫然发现另一P天地,这尽头的末尾,竟然是一座地牢。顿时,我的心便提了起来,心跳开始猛烈加速,只是,这地牢漆黑而幽深,在外面,我们根本看不到里面的全景。

    但,当我和我的人步入到地牢之内时,我的X,轰隆一下,差点炸开了。我看到了,我看到了那漆黑的墙壁上竟然贴着一个人,这个人,双手双脚都被铁链锁住,他的形状,宛如蜘蛛,两手张开被铁链吊着,两脚趴开也被铁链吊着,他整个人,就那样被钉在了墙上。

    <script>s11();</script>    他身上的伤口,数不胜数,触目惊心,他的脸耷拉着,但我还是看清了,他,就是我那内敛而强悍的父亲,瞬间,我的神经,就崩裂了,我的心揪着疼,我的呼吸开始不顺,眼前的父亲,还是我的父亲吗?

    他已经被折磨的不成人样,他的伤看起来那么重,那么重,而,他的气息,似乎很微弱,又好像没了生命迹象,他,难道真的死了?

    我的脚似有千斤重,我想上前探探他的气息,但,我挪不动步子,我的身T僵Y,唯有眼泪,在我的眼眶里打转,我哽住的喉间,不禁的发出了沙哑的声音:“父亲,我来迟了!”——

    黑夜组织内殿后方,一座无比隐蔽的山头之上。

    被白发老者由暗道救出的林萧,此刻,显得那么的狼狈。

    他的目光,悠悠的盯着远方硝烟弥漫的内殿,他的嘴唇微启,感叹道:“安老,为了所谓的计划,我们付出如此惨重的代价,来演这么一出戏,值得么?”

    林萧身旁的白发老者,目光同样注视着前方的内殿,听到林萧的话,他稍稍沉Y了下,才悠悠然开口道:“对于这事,我也想不通,更是不太赞成,但,主人这么做,自然有他的道理,我相信主人的韬光养晦!他的内心,无人能揣透。”

    林萧有些茫然的点了点头,但,他一想到林枫,眼神中不禁又有杀气迸S而出,他忍不住再次发问,道:“那,林枫会中计么?”

    而这时,林枫已经抱着他的父亲出了山门,正往山下的残破树林走去,此刻,林枫的表情,既严肃又痛苦,而,他的大部队,全都跟在他后面,对他形成了众星拱月之势。

    纵然,他们每个人都受了伤,但,这样的阵势,看起来,依然强劲无比,JYu盖世。

    这一幕,恰巧落在了白发老者的眼中,顿时,白发老者的瞳孔,猛地收缩了下。继而,他锁起双眉,无比隐晦的道:“他,已经走进了主人为他布置的陷阱!”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