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7章 终于,到了!

    连绵起伏的山川,看起来,是如此的巍峨雄壮,若是人想要将这P山川给踩压在脚底,那是何等的艰难!

    一开始听到紫衣男子这默默自语的话。许多人还有点不明所以,只觉得他身上展露出来的气势,无比的强劲。但,猛然听到“搜山”这两个字,所有人面上的神情,都情不自禁的一震。

    不得不说,紫衣男子的气势,特别的强劲,而且,他天生就具有一种领导的气质,他的这种气质,能够转化为感染人的魅力。

    顷刻之间,似乎,在场J乎所有的人,都被他的气势所浸染,自内而外的散发出一G征F一切的劲头。

    纵然。这么多人之中,有些是自愿投靠紫衣男子的,有些人则是被迫投靠紫衣男子的,但,此刻,他们的内心不是屈F,而是真正的将热血燃烧,将豪情迸发。

    再巍峨再雄壮的高山,又怎么样,只要有心,有紫衣男子的率领,那么。将它踩压在脚底,也并非不可能之事!

    这一刻,所有的人,就跟商量好了一般,不约而同的声应了句:“是!”

    仅仅是这一个字。同时被如此多的人鼓足了劲喊出来,也有震天动地之威,一个字,就把他们的气势,完全给展现了出来。

    这个字的余音落下,众人,便开始行动了起来。

    他们到来的时候。数支队伍,都保持着,非常整。

    到了这一刻,数支队伍自然而然的分散开来。直接将这山川的外围所围拢,成立了无数个小队伍,而这些小队伍,则是以一个家族,或者是一个势力为中心,抱成了团,直接翻山而去,在这不平之路上走着。<script>s11();</script>

    大队伍分散了,但,如此之多的人,如此之多的小队伍,霎时间就覆盖了山川之地较为靠近外围的山地,不仅没有减弱他们的气势,反而,更加显示出他们的雄壮。

    远远看去,各个人影,如同飞蝗一般,而,飞蝗一过,寸C不生,山T之上,到处都是他们留下来的痕迹,就连山T,都失去了他们原本的颜Se。

    只要这群人坚持下去,恐怕,迟早,他们能够搜索到林枫所在的隐秘家族。

    相比较于麾下这些人的奋进,紫衣男子要云淡风轻了许多,他与自己手下最为坚实的三G力量走在一起,这些力量,分别是林家、黑夜组织、华夏武魂。

    而,林萧、老管家、白发老者,还有无时无刻身上都散发着Y冷的嗜血锋芒的血影卫,都走在紫衣男子的后方,对他形成了拱卫之势。

    这些人,都是好手,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单独拎出来,那也算是好手中的高手,他们这么些人,走在一起,展现出一G无比强劲的气势。但,他们所有的人气势,加载在一起,都没有一个人来的强劲,那个人,就是他们的首领,也就是他们的主人,紫衣男子!

    紫衣男子走在最前面,就算是再高的山T,他也能够轻松而过,也没看到他的身形是怎样的动作,就能看到,他的身形往前移动了不近的距离。而,随着他的移动,他的紫Se飞扬了起来,发出猎猎作响的声音,就如领头的神祗一样!

    这样的场景,落在紫衣男子身后之人的眼中,他们的内心对他的崇拜,不自觉地变得更加的深刻。

    保持这样的势头,仅仅走了半天的时间,他们就走了许多的山路,翻过了许多的山头,回头一望,他们踏过的这些山T,都变了Se,似乎都变得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高了。

    但,这P山川之地,实在是太广阔了,饶是他们已经前进了不短的路程,但前方,仍然是一望无际的山川之地,在目光的最远处,山T与天相连,似乎,根本就没有边际一样。

    所谓,望山跑死马。

    这样遥远的路程,对于紫衣男子等高手来说,或许一点也不算事,但是对于他们手下的一些人来说,却是显得有些艰难,而且,开始搜山的时候,每个人的势头都很足,但到了这一刻,不免有人的气势,变得衰落了一些。

    不得已,紫衣男子只能命白发老者他们,给各个小队伍的头领传令下去,让众人先原地短暂的休息一番,随后再赶路。

    紫衣男子的命令一传下去,所有搜山的成员,便立即停了下来。因为,先前考虑到了路途可能会遥远,所以,每个家族、每G势力,都携带了G粮,还有食物,趁着休息的空当,大伙便利用这些食物,就地补充T力。

    &nbsp

    ;  这个时候,林萧、老管家、白发老者三人,一同走到了紫衣男子的跟前。

    白发老者颔首问道:“主人,这里的山川之地,非常的广阔,而,我们又不知道林枫他们所在的具T位置,若是一直以这样的姿态搜寻下去,是不是有点不妥?”

    白发老者问话的时候,紫衣男子正站在一座山峰之上,他的目光远眺前方,显得无比的高高在上。而,听到白发老者的话,紫衣男子微微转过脸,斜视了白发老者一眼。

    仅仅是紫衣男子这么简单的看了一眼,甚至,紫衣男子并没有表现出自己的气势,立即,白发老者的心中,就自然而然的生起了一丝畏惧的心里。他顿时有点懊悔,自己刚才的问话,实在是不该问出来,因为,他那样说,简直就是质疑紫衣男子的决定。

    想到这里,白发老者连忙改口道:“请主人恕罪,我只是胡口相问。”

    看到自己的忠心奴仆,对自己是如此的畏惧,紫衣男子的眼神并没有什么动容,他的表现,一直都很平淡,只不过,听到白发老者这话,他将自己的目光给收了回来。

    沉Y了P刻,紫衣男子才缓缓开口道:“你知道什么叫做绝望的滋味吗?我们这样做,看起来有些徒劳,但却是最为扎实的办法,而我所要做的,就是让对方阵营中的每一个人都陷入绝境,感受到绝望的滋味!”

    紫衣男子的语气,和他的眼神一般,都是非常的淡然,但,他的话,却展现出他掌控一切的傲然,让人的心里,忍不住有种森森然的感觉。

    没错,照这个形式下去,这P山川之内的人,一个都无法逃脱,甚至,看到被翻越的山头,看到如此之多的敌人,山川内的那些人,恐怕就会产生一种畏惧到绝望的心理。

    紫衣男子所要征F敌人的手段,不仅仅是武力,还有气势,还有心理。

    听他这么一说,白发老者若有所悟的点了点头,不管怎么说,自己的主人,实在是太过于强大了,若是以前,自己还能够跟他过上J招,但现在,只怕,自己一个回合也走不过去。而,比他的武力还要大的,是他的魔X,是他的心理,没有人能够揣测出,他的心里在想着什么,正如,没有人能够看透,他实力的深浅,还有,他是一个怎么样的人一样!<script>s11();</script>

    一阵沉寂过后,紫衣男子又兀自开口,道:“等我们血洗了这P地域,到时候,这整个天下,就真的是我们的了。”

    闻言,不仅是白发老者,林萧与老管家,内心的热血也不禁快速涌动了起来,他们的心里,忍不住的激发了一种澎湃之情。

    很快,休息的时间就过去了,众人的T力,也得到了补充,紫衣男子再次传令,数个队伍,便继续往前。

    因为他们搜索的范围较广,所以行程稍微慢些,但行万里路,再远的路,也只是在脚下,保持半天休整一次的规律,紫衣男子率领众人,一直往前行走了一天一夜。

    最终,在紫衣男子的命令之下,所有人,都停下了脚步。

    一开始的时候,众人还因为赶那么长的山路有些困乏,但,这么长的时间都坚持了下来,他们也习惯了,而且,他们的心里,都很清楚的认识到了一点,那就是这段路,他们不得不走。

    不过,此刻,紫衣男子突然间让人停止前进。众人不禁都有些纳闷,不知道是遇到了什么事情。

    而紫衣男子,站在一座山峰之上,悠悠开口道:“前方不远处,就是我们所要寻找的目的地所在。”

    众人闻言,不禁有些纳闷,因为,他们目光所及之处,并没有看到半点的人影,更看不出前方有什么大势力所在的踪迹,但,每个人的心中都很清楚,既然紫衣男子这么开口了,就一定有他的道理,没准,他们真的到达目的地了。

    就在众人莫名之际,紫衣男子,再次命白发老者等人传令到各处,让所有人在山头的这一边休息整顿,随后,再做最后的翻越,继而形成合围之势,直捣H龙。

    数万人的队伍,在得到这个命令之后,立即振奋至极,每一个人都跟打了J血一般,休息的休息,补充的补充,他们的T内,甚至有蓬B的战意迸发出来,这么大的队伍去直捣H龙,那是何等的气概?而,那个令紫衣男子如此重视的地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存在?

    他们所有人,迫切的需要一战,需要释放他们蓬B的战意,以显他们的豪迈与激情,还有势如破竹一般的气势。

    &nbsp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