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我居然是差生?

    随着一声沉闷的巨响,不锈钢大门合上了。

    陈博看着自己略显臃肿的粗手,满怀疑惑。

    “我现在应该去哪呢?”

    缓过神的陈博没能从这副肥宅躯体里解读出任何有价值的线索,即便这时有警察上门说自己是在逃通缉犯,陈博也会深信不疑,乖乖跟别人走。

    “喂,你的钱包证件落下了,拿好,别老是丢三落四的哦。”贺琪琪把东西交到陈博手上,顺带抛了个媚眼。

    “哦~”

    得来全不费工夫,陈博翻了翻皮甲,里头仅剩几张零钞,银行卡倒是有不少,只是不晓得密码,幸好手机支付能用指纹解锁,不然连生计都成问题。

    熟悉的证件变了样,采用的是自己未曾见过的新款,号码里找不到出生年月日的踪影,陈博一时无法判断年代。

    他旋即翻出手机查了查历法,亦没能解答疑惑。

    “枫叶纪元78年,这是个什么鬼东西。”

    陈博没有纠结于这种问题,初来乍到,困惑缠身实在是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

    活下去,才是第一要务。

    “滴滴~证件扫描中,请稍等。”

    “嗯?什么声音?”

    陈博四处张望,除了头顶的监控摄像头,没看见哪里有电子设备。

    “陈博,你好,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自助服务请按0,人工咨询请按1。”

    通过寻觅声音的来源,陈博发现是腕上的手环在说话。

    “还挺先进的,搞个自助服务。”陈博向来不喜欢麻烦别人,他总认为自己能一个人处理多有事情。

    “按键在哪啊?”陈博把手环扬在半空晃悠,没发现哪里有按钮,屏幕是黑的,也不能靠声控操作。

    那手环仿佛听得懂人话,友好提醒道:“笨蛋,请打开手机APP操作。”

    “回去查查你的设计师是谁,居然出口成脏。”陈博被骂得一愣一愣的,他在手机桌面栏找到了疑似APP,点进去一探究竟。

    “欢迎使用枫生活,我是你的居家助理,叶叶,下面….”

    陈博没等语音说完,便自顾自地操作了起来,他首先查看的是个人讯息,资料显示[陈博]目前就读于渊鱼大学,专业为键盘应用学。

    “卧槽,还真有这种学科….”

    附件里还有陈博从小学到大二以来所有历史成绩单,他好奇地瞅了两眼,这家伙上大学以前成绩优异,经常位列班级前三,以自己的标准,勉勉强强算是个小学霸吧。

    “额?挂科?”

    画风在就读键盘应用学专业之后就走偏了,能连续挂23科不间断,想必是位人才。

    今天是周日,得返校读书了,陈博收好证件,将钱包揣进兜里,遵照着资料里头的联系地址寻路。

    “我的恋爱经历是零?这么隐私的事情也会记录在册?”

    陈博光顾着浏览,没留心脚下的台阶,结结实实地跌了一跤猛的。

    出去便是市区,晌午渐至,沥青泊油路面被烈阳烤得焦熟,陈博走到大路口,不远处就有地铁站的标识。

    车厢内挤满了人,陈博的身材优势突出,即使不握住扶手,也很难有人能挤得动他。

    他把资料背得滚瓜烂熟,以免待会儿露馅。

    渊鱼大学曾经是自己的母校,陈博当年修读的是计算机专业,在校期间获奖无数,年纪轻轻便被招入500强集团麾下工作。

    尽管有几年没回来看过了,不过这路,陈博是闭着眼睛也能走到。

    “诶嘿?市政被重新规划过吗?”

    出了地铁站,陈博怔住了,附近的地标全部消失了,卖钵仔糕的手推车、循环播放袜子三元一双十元三双广播的日用品店、厨师跑路老板不会做菜的自助烤肉摊….

    一个都没了。

    面貌焕然一新,时代感扑面袭来的同时多了点陌生,他是个不记路名的准路痴,平常认路全靠地标。

    “高德地图持续为您导航~”

    “大丈夫不拘小节,打打脸算什么。”陈博跟着导航,摸到了学校边上。

    “我回来啦!”陈博一脚踢开虚掩的门,嚣张的姿态宛如凯旋归来的将军。

    宿舍内的四个赤膊大汉无措的望着陈博,目光在短瞬间互相交流暗示,没有人说话。

    陈博注意到宿舍是四人标准间,每个人都坐在椅子上,似乎没有给自己预留位置。

    “咳咳~请问这里是22栋208吗?”

    离陈博最近的老哥伸手指向对面,“22栋在那边,这里是21栋。”

    “不好意思,打扰了。”陈博拱手致歉,趁众人尚未反应过来,急忙带上门溜之大吉。

    “我回来了~”

    二度进宫的陈博语气明显焉了很多,此时宿舍只有一个人,他随便找了处位置,一屁股坐稳。

    王旭取下耳机,不解道:“你干嘛坐在李永逸的位置上。”

    “有什么问题吗?”

    陈博比他更懵圈,照理说坐坐舍友的位置不是什么稀奇事,他以前住宿还遇过天花板剥落,自己和跟舍友拼了一晚上床。

    王旭撇撇嘴说:“他那位置好久没打理了,可能蒙尘,我建议你提臀检查一下为好。”

    陈博下意识地原地弹开,果然如王旭所言,如果这时候想作死,用力吹一口气是最好的途径。

    “不是吧,他平时不坐椅子的吗?”陈博抬头仰望,发现床铺连床帘蚊帐也没挂,上边空空如也,跟刚来报道时的模样如出一辙。

    王旭讶异道:“你怎么了?他都退学大半个学期啦,今年准备复读重考。”

    “被键盘应用学折磨的?”陈博弱弱地问。

    王旭点点头,“是啊,你忘了上学期期末,李永逸背书背到一半,突然穿着大裤衩就冲出去了。”

    “祝他学业顺利。”陈博不敢多问,怕引起怀疑。

    王旭感慨道:“唉,咱们宿舍马上就只剩下咱俩了,学业不易,且行且珍惜。”

    “啊?”陈博的好奇心又被勾了起来。

    “许宇阳没跟你说吗?他当兵体检合格了,估计月底就入伍了。”

    “没有。”陈博摇摇头,立马改口道:“可能提过,不过我忘了。”

    王旭脸上浮现出一丝狡黠的笑容,“怎么样?有没有抱得美人归啊?”

    “没,我在客厅躺了一晚。”陈博说的是大实话。

    王旭扫兴道:“真没意思,明天就要考试了,赶紧看书吧。”

    “考试?什么考试?”

    “《基础套路学》啊,你浪了一晚上,脑袋都丢了?”

    “脑袋没丢,灵魂丢了。”陈博擦擦汗。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威信公号:HHXS665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