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体验课(上)

    陈博午饭吃的有点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没睡着,闹铃一响,便掀开被子下床。

    看王旭把装备往身上背,陈博问道:“体验课也要用到键盘鼠标吗?”

    “不用啊,这是身份的象征。”王旭使了个眼色,暗示陈博附和自己。

    陈博心领神会地鼓掌说:“厉害厉害,侠之大者,为国敲盘。”

    “你也背上呗。”

    王旭这么一提醒,陈博拍拍脑门说:“哎哟,我又忘了买键盘鼠标,背个破烂玩意没搞头。”

    “走吧走吧,占个好位置,去晚了偏僻角落头没位置,不方便睡觉。”

    “还睡啊,你都睡了一个多小时了。”陈博无语。

    王旭言之凿凿道:“我好困,昨天通宵体力损耗很大,精气神尚未完全恢复过来,亟需养精蓄锐。”

    陈博投来无数个鄙视的眼神,无声胜有声。

    教室在考《基础套路学》的楼上,陈博本想坐前排专心听讲,奈何王总想留自己帮手望风,两人只得坐到最后一排的窗边。

    “博哥,有劳了。”王旭拱手致谢。

    “服了你。”

    陈博好奇地拨弄手中的VR设备,眼镜左侧有一条数据线连接桌面,他猜测信号终端应该在讲台。

    老师没有提前到,设备尚处于待机状态,陈博却已经迫不及待地戴了上去。

    “赶着去投胎啊。”王旭笑了笑。

    “你就当我是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吧。”陈博一脸乐呵呵。

    老师踏着上课铃声进入教室,在体验正式开始前,他申明了几点注意事项。

    “请同学们保持一定的距离,以免沉浸过深导致误伤,本次体验的主题是满清十大酷刑,以安全为首要任务,可以根据自身承受能力选择合适的沉浸模式,遇到突发情况可以按下桌面右前方的红色按钮终止体验。”

    陈博心不在焉,亢奋挤占了他的思考空间。

    “喂,还不戴手铐,睡着了?”见陈博半天没动静,王旭拐胳膊肘了肘。

    “哈?手铐?”陈博取下VR眼镜,发现桌子上多了副手铐,还有个封口胶。

    陈博指着桌面上的物件,茫茫然道:“这是几个意思?”

    “跟我学。”

    王旭把封口胶糊在嘴上,用力缠了几圈保证不会漏音,又把手铐固定在桌子两角,把手怼了上去。

    “嗯?逮捕归案?”陈博看呆了。

    “呜呜呜”

    此时的王旭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我懂,我跟你学。”陈博如法炮制,封得比王旭更严实。

    王旭眼神示意陈博,得到确切答复后,旋即合上眼睛倒头酣睡。

    “可能是怕我们大喊大叫影响课堂纪律吧,老师真是用心良苦。”陈博满怀憧憬,小憩了片刻。

    再度睁开眼,陈博发现世界变了样,宽敞光亮的教室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阴暗潮湿的密室,墙壁上亮着几盏忽明忽暗的火把,狭窄的走廊尽头传来阵阵撕心裂肺的哀嚎声。

    “密室逃脱吗?我最喜欢了。”陈博试着搜罗周围的线索,手脚却动弹不得。

    他被捆在了一个粗壮的木质十字架上,身体悬空,头着地。

    “毫无游戏体验啊,绑那么结实咋玩啊。”

    场景中的陈博嘴巴堵得严严实实,只能发出呜呜细语,他用力摆动身躯,可皆是徒劳。

    门外缓步走来一个头顶暗红色巧士冠的宦官,陈博见状急忙向对方呼救。

    宦官嘴角微微上扬,轻蔑一笑,用嘶哑尖细的声音质问道:“你可知罪?”

    “嗯嗯嗯~”

    陈博不管三七二十一,点头就完事了,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宦官欣慰地笑了笑,吩咐左右:“很好,来人呐,炮烙伺候。”

    “嗯?”

    陈博慌了,这下刺激过了头,不仅要牢底坐穿,还会闹出人命。

    宦官抚弄着拂尘,似笑非笑道:“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咱家给你个机会,倘若供出党羽,可免一死,表现优异,升官发财指日可待呐,哈哈。”

    “什么鬼党羽,这游戏有攻略的吗?陈近南!韦小宝!反正是天地会那一帮人。”陈博想辩解,奈何嘴里塞着块裹脚布,半天吱不出声。

    “嗯,我很欣赏你,人各有志,既然你选择缄口不言,那我就好心成全你。”

    “喂喂,谁让你擅作主张了?给条生路走啊,先把布弄开。”

    任凭陈博如何叫唤,那位宦官也不曾理会,头缠白巾的力士把烧好的火盆端上前,操起铁烙在陈博面前晃悠。

    “哇!也太逼真了吧,烫死我了。”陈博提了提嗓子眼,生怕这玩意下一秒就会碰过来。

    “你是想要全熟,还是七分熟呐。”宦官大发慈悲,让陈博自己选择。

    “我要三分熟,不对,我要生的,生的新鲜。”陈博真想把裹脚布吐出来,奈何嘴角边还缠了几圈麻绳。

    “哦,你只要留个尸首,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宦官稍稍往后退了两步,念起了大悲咒,力士左右开弓,铁烙炙烤着陈博全身,他现在跟一块烤叉上的里脊牛排间只差了一点孜然。

    “啧啧啧,我闻到了喷香的烤肉味,撒把盐,加大力度。”

    陈博痛到老泪纵横,场景的设定似乎特地加强了感官体验,确保学生能够完美享受全套流程,不会因为失去知觉而丧失游戏体验。

    炮烙持续了近十分钟,陈博感觉眼前一片灰暗,宦官又给自己泼了盆辣椒水清醒神志。

    “这才刚刚开始呢,你身为朝廷重犯,圣上可不会这么轻易就放过你的,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我哪来的当初,靠!”

    宦官命力士撤了火盆,紧接着扛上一口大缸,柴火堆满,沸腾的开水在不断往外冒。

    “能给个痛快的吗?不要加香菜大蒜。”陈博唯有眼神暗示对方,希望这个NPC能突然开窍。

    几勺猪油下锅,噼里啪啦声接踵而至,陈博惨笑两声,壮烈“牺牲”。

    视线逐渐变得明亮,摆脱炼狱的陈博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解放了,解放了,终于….”

    他很快便笑不出来了。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威信公号:HHXS665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