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胶囊舱

    “王总,去上催眠课了。”

    陈博喊了两声,没听到有回声,以为这家伙准备旷课,便撂下句话。

    “那我先走啦,保重身体。”

    “等等!”

    声音很沉闷,应该是捂着被子发出来的。

    娴熟的姿势,轻盈的体态,落地基本没有杂音,王旭再一次完成了空中飞人的壮举。

    “过来扶一下我。”王旭站直身,打了个哈欠。

    “你怎么连眼罩也不取啊,别勉强了,我可以尝试帮你打卡的。”

    王旭靠在扶梯边上说:“没事,反正是催眠课,对于我来说无非是换个地方睡觉,中午太阳刺眼,影响睡眠质量。”

    陈博拿他没辙,上去一把搀扶稳。

    “你可使点劲啊,我拖不动你。”

    王旭安抚说:“放心,我又不会真的睡着,走吧,起驾回宫。”

    陈博寻思哪里不对劲,但还是带着王旭上路了。

    走到综合楼,方才想起键盘没背,陈博多嘴问了句:“王总,你的键盘还在宿舍。”

    王旭摆手说:“躺胶囊舱,背过来也没用,总不可能当床垫使吧。”

    “走台阶了喂,你要不摘下眼罩?”

    “没事,节奏对了,不会扑街的。”

    王旭步子迈得相当奔放,倒是陈公公举止拘谨,目光时刻留意着王旭,生怕他哪一脚踏空连累到自己。

    催眠课的楼层不高,位于二楼的尽头,是标准间的加长版,陈博从走廊路过,这里和别处的光景不同,外边用厚厚的深蓝窗帘围了起来,难以窥测一二。

    “呀呀呀~好吉尔冷啊。”

    陈博不自觉地打了个哆嗦,视线向前延伸,才发现地板有不少未挥发的干冰。

    “到了啊,完美,选床位了。”王旭深吸了口气,十分享受这一切。

    室内光线昏暗,只能靠胶囊舱散发的亮光辨认位置,符合男生身高的大号胶囊舱全在后边,陈博按照王旭的吩咐将其带到了目的地。

    “这么冷,不会感冒吗?”陈博搓了搓手。

    “才24度啊,咱们宿舍空调都26度了。”王旭把眼罩往上推了推,脱鞋安详地躺进胶囊舱里。

    “这干冰是怎么回事?有用吗?”陈博试着抬起脚,包裹的白雾也随之掀起浪花。

    “烘托气氛,你没觉得这里的环境特别安谧吗?”王旭双手放在小腹上,面带惬意。

    “要是再多几块白布,就跟医院的太平间一模一样了。”

    陈博头一次见这玩意,恐惧略大于好奇。

    “教室那么大,老师咋授课啊。”

    催眠需要把音量控制在一个适度的范围内,但以教室的规格,陈博所处的位置可能连老师说什么也听不清楚。

    “你翻个白眼,把三条吸盘数据线分别怼在你后脑勺、太阳穴和心脏的位置上,然后从左上角取下耳机戴好,最后点击启动,不过在这之前,你得先调整好情绪。”

    “什么情绪?不会又遇到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吧,上次那种折腾到嗷嗷叫。”有了前车之鉴,陈博没有着急体验。

    王旭隔空喊话道:“放松自然,心无旁骛,上催眠课对缓解失眠很有帮助的,切身体会。”

    “这设备不便宜吧,咱们学校什么时候那么有钱了。”

    以前的渊大只能用[抠]字来形容,明明建校晚,却死活不肯给宿舍装空调,还说什么锻炼学生吃苦耐劳的品质,这人又不是榨汗机,高温烈火烤久了很容易失智的。

    “校友资助多,每年换一批设备,十年就能翻新啦,而且学校和枫叶集团有深度合作,很多产品是由对方提供的,学校只负责日常运营维护。”

    “真好,床垫好评。”陈博把数据线粘牢,闭上眼睛。

    “嗞——嗞——嗞”

    微弱的电流通过数据线传导到陈博身上,电到体表有些发麻。

    “喂,王总,你睡了吗?”

    “睡着了,我现在是催眠状态,陈公公有何贵干,有事退朝,无事拉倒。”

    “这个吸盘是做什么用的?”

    “检测身体各项指标啊,系统会根据你的当前状态调整催眠方式。”

    陈博不解道:“我感觉我的脑袋里住着一个杨永信,趁我不注意的时候就会嘿嘿我一下。”

    王旭诊断道:“你那是设备漏电了吧,建议换床位。”

    “好像确实是….”陈博拔下吸盘,换到王旭右边。

    “我就说呢,还以为又被坑了。”

    “你说为什么没有盖子。”王旭突然直直地扬起双手,吓坏了路过的胆小同学。

    陈博逗趣说:“加个盖子干嘛?入土为安吗?需不需要联系几个大汉刨坑。”

    王旭感慨道:“老是有人寻床位经过,四目相对的那一瞬间,有种遗体告别的既视感。”

    “你跟校领导建议弄个翻盖的,不然滑盖也成。”

    王旭想了想说:“其实完全没必要,如果胶囊舱安装有重力感应,空载状态亮白灯,否则亮红灯,一下就区分开来了。”

    “建议切实可行。”陈博伸长手,友情点赞。

    催眠课没有老师到场,但全勤率并不低,打卡机制杜绝了代课的可能,扫脸是最基本的,床垫本身是块可塑性模具,身高体重三围都要对的上。

    “陈博同学,渊鱼肥胖康复中心欢迎你,联系热线400-819222……”

    “怎么还自带插播小广告的。”

    被系统语音这么一搞,陈博的心态直接崩了。

    “王总,系统给你推荐了啥小广告?”

    “没啊,我开的是纯净模式。”

    “怎么开?我也要去弄个。”

    “教务系统那有啊,一年198元,防骚扰必备。”

    “居然还要钱?”陈博语气诧异。

    王旭应道:“是啊,哈哈哈,学校的鬼才创收举措之一,不交钱的话,你在做听力题的时候会突然蹦一句金华火腿的广告。”

    “行吧,我回去看看。”

    等系统念完广告,陈博又花几分钟重新平复了内心。

    悠扬婉转的旋律萦绕在耳边,声音由高渐低,由紧渐缓。

    “想象一下,你是一只鸟,一只不会飞的鸟。”

    “那不是走地鸡吗?”陈博下意识反应道。

    “现在,尝试挥舞翅膀。”

    半昏半醒的陈博不自主地扭动起胳膊。

    “你是一条鲤鱼,此刻正在顺流而下。”

    “你是一头麋鹿,奔跑于无尽的草原。”

    “我就不能当个人吗?”陈博的四肢不听使唤,意识却还尚存。

    催眠本质上不是操控,它只是弱化了意识对行动的掌控力,这种程度因人而异,陈博明显受制不大。

    系统检测到了陈博当前的状态,调整方式提议道:“先来场直击心灵的沟通吧,敞开你的心扉,让我走进你的内心世界。”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威信公号:HHXS665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