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我需要燃烧卡路里(下)

    “博哥,我很想知道,你是怎么做到一个眼珠朝上,一个眼珠朝下的。”

    “还有这个W嘴型,我长这么大第一次见。”

    “你是误入了鬼屋吗?脸跟铺了粉笔灰一样白。”

    “我差点挂在健身房。”

    陈博竖起一根手指放在正中间,慢慢把视线对焦正,随后扬起手扯了扯脸,把扭曲的嘴角捋平,又抽了自己两耳光,好让面色看起来稍稍红润一点。

    “那群肌肉猛男对你做了什么?”王旭故意拔高了音量。

    “你脑子里装的是什么啊,是那个用爱发电的大滚轮。”

    “哦,你玩了多久?”

    “半个小时吧。”

    陈博的世界有些模糊,他现在看什么东西都是摇摇晃晃的,先前走在校道上都不敢靠人堆太近,生怕扑倒无辜少男。

    “厉害啊,爱心人士。”王旭响起热烈的掌声。

    “早知道那玩意比海盗船还刺激,我死也不会去的。”陈博抽开一旁的座椅,没对准,一屁股栽到了地上。

    “王旭,你为什么在倒立啊?”

    “你脑袋歪了?需要我帮你复位吗?我可是专业的。”王旭走上前,两手托住腋下,将这副笨重的躯体拽到座椅上。

    “我跟你说,这种危险的器械,根本不应该…”

    陈博刚想用手扶住头发表一番高谈阔论,结果扑了空,脖颈崴到了。

    王旭无语道:“还好吧,校医晚上接急诊。”

    “我要是再多个轮椅,找个时间可以去简史了。”陈博不敢乱动,万一脑袋断了,自己可就凉了。

    “别的项目多好,干嘛寻短见呢。”王旭照例打开教务系统,检查是否有未查看邮件。

    “健身房又没有漂亮的妹子,这些人怎么一个个那么积极。”陈博百思不得其解。

    “消耗卡路里可以换积分啊,积分累积到一定额度可以兑换实用的商品,像什么洗发水沐浴露、牙膏毛巾这种。”

    “博哥,你终于不用再用那个兑水的飘柔了,这么多积分,接下来一年都可以天天洗头了。”

    “我昨天已经换了啊。”陈博应得有气无力。

    “那你想换什么?大包乐事?进口牛肉干?还是一整箱肥宅快乐水。”

    “又想钓鱼,有没有衣服换。”

    除了身上穿着的一套,陈博仅有一套换洗的备用,遇到潮湿天完全应付不来。

    “最普通的那种白衬衫哦,上面啥也没有。”

    “没事,要XXXL。”陈博不挑,他最喜欢黑白配,图省事。

    “男生最大只有XL的。”

    “XL的。”陈博捏了捏自己碗口大的胳膊,叹息道:“算了,咱们宿舍缺啥?”

    王旭喝着维他奶诉苦道:“缺生气啊,只有两个人,好冷清。”

    “先攒着吧,会清零吗?”

    王旭回道:“毕业前有效。”

    “用爱发完电之后,我累觉不爱了。”

    “体验几分钟过个瘾就好啦,你没看条款申明吗?”

    “七八页呢,密密麻麻的字体,哪有耐心看哦。”陈博反问道:“你打游戏的时候勾选[我已阅读并同意]前会把用户条款挨个看完吗?”

    “肯定会啊。”王旭笃定地点点头。

    “好吧,你赢了。”陈博觉得自己遇到了对手,识相地闭上嘴。

    王旭催促道:“还不洗澡啊,等下没热水了。”

    “我脑壳晕得很,没缓过劲。”

    “要我帮你搓澡吗?手法老练。”王旭咧咧嘴。

    “随便冲一下就好了,能帮我去打桶水吗?”

    “好的,请稍等。”王旭爽快地答应了下来。

    听到外边动静不太对劲,陈博探了个脑袋。

    “你怎么把消防水管给拆下来了?”

    “饮水机那水压低啊,我接了半天才刚封底,这里方便。”王旭把开关扭紧,提着大半桶水返归。

    “秋天洗冷水澡不会感冒吧,明天是不是有课?”

    陈博保持脖子以上不动,小心地把湿了又干的衣服抽出来。

    “你放心,下午才有,渊鱼哪有秋天?只有冬天和夏天,你见过秋天晚上30度的?”

    “你帮我去打开热水阀。”

    “搞得我像你仆人似的。”王旭一边抱怨,一边照着陈博的吩咐把水阀开到最大。

    “诶,不对啊,你这边开了热水阀,那我打水的意义在哪里?”王旭突然意识到哪里不对劲。

    陈博解释说:“双管齐下,效率会高一点。”

    王旭眼皮子眨了眨:“你是想泡澡吗?这水桶的大小,连你的两只猪蹄都塞不进。”

    “那就一只一只塞吧。”陈博伸手接过水桶,瞬间腰扭了。

    “这清脆的声响,初步判断是软组织挫伤。”

    “我淋一遍水好了,帮个忙。”

    “你不脱裤子吗?”王旭端起水桶,蓄势待发。

    “坦诚相见不好吧。”陈博内心是抗拒的。

    “不跟你扯了,好沉啊,我快抓不住了,闭上眼。”王旭弓步拉开架势。

    “哗——啦”

    “完美!”王旭长舒了口气。

    “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意见?为什么要把水桶罩在我头上。”

    王旭急忙摘下头套,致歉说:“我不小心的,用力过猛,下手不知轻重,博哥多有担待。”

    “辛苦王总了,今天多亏有你。”陈博甩了甩凌乱的刘海,拖着湿哒哒的裤衩去阳台把晾干的衣裤取下来。

    半夜,宿舍传来了阵阵杀猪般的哀嚎。

    “咋回事啊?”被吵醒的王旭掀开床帘。

    “我想把脖子复原,结果把手也弄抽了。”

    那凄厉声,听得人毛骨悚然。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咱们宿舍闹鬼了呢,我给你喊个救护车吧。”王旭翻下床,打了120急救热线。

    陈博苦中作乐道:“我长这么大还没坐过救护车。”

    “这东西最好一辈子也别尝试。”王旭接通了电话,利索道:“渊鱼大学22栋208,有位同学骨折了,情况危急。”

    “喂,他们问你有没有买保险?”

    陈博问道:“保险?保险这时候能买吗?买完就能报销医药费?啥时候这么人道主义了。”

    “不是那种。”

    “那是哪种?”

    “万一抢救无效,丧葬费全免。”

    陈博激动道:“我买你个哦哦哦!”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威信公号:HHXS665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