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有个姑娘叫小芳

    [护士小芳:你好,我叫小芳,现在是渊鱼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实习护士]

    “啧啧啧,我为什么会无缘无故加个护士?”

    陈博注意着聊天框,文字上边是[已成功添加对方为好友,现在可以发起对话了]的系统提示,底下是一张卖萌的表情包。

    分析上下文,不难得出两人是首次交谈,陈博思忖再三,中规中矩地回了个[你好]的表情包。

    “靠,超时了。”

    系统给出了B级评分,最佳答案另有别图。

    陈博没有急着按下一题,现在心态有点乱,怕丢了节奏,连续失分血亏崩盘。

    他在键盘上胡乱敲了几个键,发泄完心中的抑郁,方才重新开始答题。

    [护士小芳:对了,我今年21岁,你呢?]

    “怎么又是这个女人?”

    陈博紧蹙眉头,聊天框并没有刷新,而是在原有基础之上新增了图文。

    “我多少岁啊,老实回答吗?大一的话,应该是不到20吧。”

    陈博输入[年龄]作为关键词,然而不小心手贱发送[我今年三岁]的表情包。

    “靠!瞧瞧我这粗手,辣鸡!”

    系统瞬时反应,给出了A级评分。

    “啧啧啧,妙手偶得之,误打误撞。”陈博擦擦汗,接着按下一题。

    [护士小芳:今天我跟同事换班,晚上要值勤到九点多,难过死了]

    “这个阴魂不散的女人,能不能从我的答题库里删除。”

    陈博秉承着暖男主义关怀,给对方回以安慰问候。

    [护士小芳:我刚刚下班回到宿舍,你是准备休息了吗]

    “是还是不是呢?这个小芳有毒啊,发个妩媚撩人的表情给我,是在暗示什么吗?”

    陈博想了想,一般情况下女生主动找异性,肯定要装作有空,即使没有时间,也要匀出来,就跟海绵挤水一个道理。

    别问?问就是开房?

    “不行不行,太奔放了,绝对是错的。”陈博临时改了答案,做个老实人。

    这题由于评级只有C,陈博没能卡在规定时限内,左边的记录本又多了一道叉。

    “难受啊,我不会要死在这个女人手里吧。”

    系统还贴心地提示陈博回答过于肤浅,暗示加大力度。

    [护士小芳:虽然我们初次见面,但我衷心的祝愿你身体健康、万事如意、工作顺利、心想事成,每天笑口常开,好运不断]

    “怎么还是中老年人表情包,我是不是该回一个同款。”

    周泽宇选了个红绿配的动态[谢谢你],送给美丽的小芳。

    “嗯?我选错了?”

    见到红色的叉,陈博忍不住锤了锤桌子。

    “别生气,我还有最后一次机会,离胜利还有50%的进度,相信自己可以的。”

    陈博双手合实,内心默默祈祷道:“求求你了,小芳同志,下一题请给我麻溜的滚一边去好嘛,有多远滚多远,我不想再看见你。”

    他对着电脑屏幕虔诚地磕了三个响头,随后缓缓睁开眼,目光如炬。

    [护士小芳:早安,么么哒,我准备去上班了,你今天也要上班吗?]

    “这笔…..算了算了,不生气,做题要紧。”

    陈博挑了几个么么哒的萌表情,一股脑的输出过去。

    “吓死我,差点就凉在这里了。”

    光标停在下一题,陈博迟迟不敢按下去,他瞥了瞥一旁的王旭,这家伙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鼠标和键盘从来就没有停下来过。

    “我什么时候才能像你一样那么优秀。”陈博摇摇头,把手撑在台面上。

    [护士小芳:在吗?能不能问你借198元红包,刚刚想给妈妈买票发现钱不够,上班不能请假去存钱,实在不好意思,认识你就要麻烦你,我下了班马上还你]

    “这人的口吻听起来怎么像个骗子?还是最低级的那种。”

    摆在陈博面前的有两条路,一是残忍拒绝,二是热心打款,两者的表情包选择范围都相当广泛,即使选对路,也能难与之匹配对应的图。

    “打款吧,玛德,我就制杖一次。”

    陈博不信邪,走上了歪路。

    “考试结束,请考生停止答题。”

    “还不让人做完,算了,见不到小芳也挺好的。”陈博取下耳机,幽幽地冲王旭喊道:“王总,我的饭有着落了。”

    王旭侧过脸,咧嘴说:“中午吃炖盅猪杂饭吧,你需要补钙。”

    陈博提醒道:“听你的,不过你眼睛不看鼠标键盘没问题吗?挂科了我可不负责。”

    “我已经挂了,刚刚在玩贪吃蛇,走吧走吧,提前下课。”王旭飞快地收拾好鼠标键盘,拉着陈博上路。

    两人一高一矮地漫步在校道上,陈博坐着轮椅车忽前忽后,两人基本没保持在同一水平线上过。

    “你挂在哪里?不是说纵横表情包界无敌手吗?”

    王旭感慨道:“哎哟,你是不知道,题库有毒,那个什么护士小芳,跟连续剧一样,我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陈博窃笑说:“嘿嘿,和我一样,这家伙对白前言不搭后语的,完全搞不清她想要干嘛。”

    王旭气鼓鼓道:“能让我记住一辈子的女生不多,她算一个,以后找对象,名字有芳的直接咔。”

    “这科挂科了不会有影响吧。”

    王旭耸耸肩,不以为然道:“谁知道呢,反正个位数的及格率,挂科太正常了,学校总不能不让我们毕业吧,不让毕业也挺好的,月月有补助,我还巴不得呢。”

    陈博抱怨说:“没事干嘛出那么难的题目,也不体谅下学生的难处,这样搞一哈,自信心全特么碎成渣了。”

    王旭对此表示不赞同道:“自信心是不会碎的,碎的只有玻璃心,你以为补贴那么好拿,不然外人干嘛说键盘应用学的补贴是精神损失费,不是没有道理的。”

    “不管了,我只想早点把伤养好,接着去代课还债。”陈博望着账上五位数的财政赤字,倍感无奈。

    王旭无语道:“求求你安分一点,我发觉你的债务是越还越多了,月底还要养你的琪琪女神呢,救济粮准备充足了吗?”

    “我养她干嘛,自己都还没吃饱呢。”陈博怔了怔。

    “你个木头脑袋,终于想明白了啊,真是天大的喜事。”

    陈博试图反驳,可想了想,怕露出破绽,便默认了这个事实。

    “走走走,去市区搓一顿,庆祝我们的博哥顿悟红尘,啊哈哈哈。”

    王旭的狂放笑声回荡在校园,引来过路人的注目。

    陈博默默把轮椅速度调到最快,避免让人误以为自己和他是一伙的。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威信公号:HHXS665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