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一起哈啤

    “你们就好啦,一边闲侃一边拍照,我呢?只能在后面搬砖。”

    这话只有陈博自己听得到,再次启程后,大部队很快便把他甩远了。

    原本制定好的看日出计划泡了汤,等到众人抵达山顶,烈阳早已挂在半空炙烤大地了。

    “水水水水,我要水,给我水。”

    王旭晃了晃手中的饮料,说:“没有水,O泡果奶就有,25元一罐。”

    “只要是喝的就成。”陈博渴不择饮,一把操起易拉罐咕噜噜地猛干。

    “真是辛苦啦,小伙子。”许洁宽慰道。

    “箱子里装的是啥?等下不用背回去吧。”陈博迫切地想知道。

    许洁指着左边的箱子说:“你打开来瞧瞧呗,快到吃饭的时间了。”

    陈博把箱子平放摆好,拉链上边有密码锁,他抬头问道:“阿姨,密码是多少?”

    “啊?还有密码这种东西啊。”许洁满脸惊讶。

    “阿姨你该不会….忘了吧。”陈博琢磨着,这箱子要是打不开,自己又得原封不动地搬下山。

    许洁扶住太阳穴,轻轻揉了揉,她犹豫道:“不是233就是666,你都试一下吧,我想不起来了。”

    陈博重新检查了下密码锁,这丫是四位的。

    “我要是从0000试到9999,估计天都黑了吧。”他小声嘀咕道。

    “这个行李箱不是可以用蓝牙解锁吗?”王旭突然提了句。

    许洁猛地一拍脑门说:“噢,对吼,我忘了这回事,还是年轻人记性好啊。”

    “你看你,怎么滴也是个硕士毕业,记忆咋就那么差呢。”何岚芳逗趣道。

    许洁驳嘴道:“全怪你,当初跟我说读书好,怂恿我报了个什么鬼哲学系,学了三年把脑壳学懵了。”

    “还说呢,分明是你自己逃避现实,不想找工作,爱学习都是骗人的鬼话。”

    “哼,那我也能考上呢。”许洁不服气。

    “你是运气好,摊上没满编。”

    两人争论的功夫,王旭用手机帮陈博打开了行李箱。

    “你猜我现在想说什么?”

    “说什么?一起哈啤啊。”王旭取出一瓶啤酒,倒拿着吓唬陈博。

    箱子里装了整整两打,陈博怀疑这帮老阿姨是不是有拿啤酒冲凉的习惯,这分量未免也太吓人了。

    “以前上大学那会儿,经常有男生约我们出去玩,想借机灌醉我们,可惜啊,他们还是太年轻了。”许洁娴熟地撬开瓶盖,和何岚芳碰杯畅饮。

    “能和整打的人,确实不一般。”陈博对啤酒无感,权当解渴下肚。

    “我敬两位阿姨一杯。”王旭举瓶挨个示意完,礼节性的喝了几口。

    “医生上次不是说让你注意节制嘛,你怎么还带了那么多来。”

    许洁不听劝,又打开一瓶灌肠,“我快憋死了,家里的死鬼成天就晓得打游戏,输了就把气撒我身上,这日子没法过了。”

    何岚芳见状改口道:“眼不见心不烦,都是两只脚踏进棺材的人了,自己开心才是最重要的,回头我带你去血拼,咱们买个痛快,把糟老头子的退休卡刷个精光。”

    许洁颔首赞同道:“没错,明天海淘,你可别拦着我。”

    “你放心,我只会拉着你买。”何岚芳哈哈大笑道。

    “我实在是想不通哦。”许洁有性别代沟,转而求问于陈博王旭,“你说一个古稀老乌龟,老是看那些二次元萌妹,看了几十年了,不怕身体遭不住吗?”

    王旭插话说:“阿姨你不懂,我们男生很专一的,永远喜欢18岁的女孩子,这点亘古以来从未变过。”

    “我就喜欢你这样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来,干了。”许洁对这个回答相当满意。

    半瓶酒下肚,许洁接着倒苦水道:“都说油嘴滑舌的男生靠不住,我呢倒好,找了个木头脑袋,成天净知道对着电脑嘿嘿傻笑,什么也不懂,真的快被气死了。”

    “假如时光倒流回四十年前,我肯定找个说话俏皮的小白脸,话没听人的滋味不好受啊,你说这人长了张嘴是为什么,不就是为了说话嘛。”

    “阿洁啊,你喝多了,休息会儿吧。”何岚芳急忙打断。

    许洁不理会道:“死宅就是死宅,一辈子是死宅,四十年前是死宅,现在也是,还发福长胖了,死肥宅。”

    陈博掐了把脸,不知该接什么话为好。

    “其实也不算胖,只是肉嘟嘟的,对吧。”陈博内心底在自问自答。

    两个老阿姨吐槽完不成器的对象,又把话题转移到了哈啤山的风景上。

    “跟宣传图片差好远哦,不是说有白雾缭绕吗?骗小女孩的。”许洁嘟囔着比对着两者间的差异,越看越失落。

    王旭圆场道:“早晨效果才明显,现在湿气都散去了。”

    何岚芳帮腔说:“明天的海淘才是重头戏,出发前我故意输错几次密码,锁了我老公卡24小时,还把他的预留手机号给改了,哈哈。”

    “我就不一样了,直接伸手要。”许洁面颊微醺,说话吞吞吐吐。

    她摇了摇头,把所剩无几的酒瓶搁在地上维持身体的平衡。

    “真的老了,不得不感慨岁月不饶人啊,这才喝了四瓶,人就不行了,好担心有一天眼睛一闭,就再也睁不开了。”

    “傻洁,你说什么胡话呢,现在平均寿命接近90岁,你还有二十多年大好时光呢,从小到大拖了那么多次后腿,这次可要争口气啊。”

    “一定一定,来,干杯。”许洁扬起酒瓶,失去了意识。

    ......

    “几年前有一位旅游博主在微博上发帖,就是现在官方宣传用到的这张配图,花了3000元买下的版权,啤酒状的山峰白雾缭绕,因此有不少网友临时起意,将这座山命名为哈啤山。”

    “渊鱼市当局敏锐的觉察出了这一潜在的商机,决定加大投入推广哈啤山旅游项目,这才有了今天各位的所见所闻。”

    王旭同时强调道:“诚然,在开发过程中遇到了诸多困难,但我们一直有在改进,社会各环节的完善离不开每个人的努力和付出,还望大家共勉。”

    “你懂得真多,现在的年轻人知识储备不同往日啊。”何岚芳远眺完风景,将目光收回近处。

    “哪里哪里,生逢其时罢了。”王旭谦虚道。

    陈博下山之路更是艰难,来时的行李一件没少,还无缘无故多了100斤负担。

    “喂,来个人帮下忙,好沉啊。”

    “阿姨?你听得见我说话吗?自己走几步行不行?”

    “醒醒,海淘时间到了。”

    “你家糟老头子把你退休卡里的钱全拿去供奉二次元老婆了。”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威信公号:HHXS665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