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意义

    陈博见他边走边拍,猜测道:“你拍的是喝茶?”

    王旭检查起先前拍摄好的底图,念叨说:“对啊,要是再离得近点就更好了,站远的话闲杂事物太多,影响画面的呈现效果。”

    “跑个步还有雅致喝茶,蛮惬意的。”

    陈博注意到这种情况不在少数,隔几百米便有人端着餐盘,上面放着十余个瓶盖大小的茶杯,里头是沏好的清茶。

    王旭介绍道:“汕城那边的风俗,遇事不决喝口茶,骂街干架喝口茶,总之有事没事都要喝口茶。”

    “他们喝的茶和北方的大碗茶不一样,量小重体验,因此也被誉为功夫茶。”

    “一口清茶入喉,散发着淡淡的乡土气息,这是一种文化传承,一种精神寄托。”

    陈博什么也不想说,显得自己没文化。

    两人辗转来到终点附近,王旭还亲自传授起了拍摄技巧。

    “我们所处的拍摄视角刚好是完美的侧光角度,既不用担心曝光量不足,也不用顾忌图片立体感缺失。”

    “嗯,你说得很好。”陈博假装自己听懂了。

    “等下构图的时候,记得突出主题,要让别人眼前一亮。”

    王旭说到眼前一亮,陈博只想到开强制闪光灯,保证多亮都行。

    “你拍一张试试看。”

    陈博对准宽阔的路面摁了几下快门,把底图拿给王师傅欣赏。

    “喏,怎么说?”

    王旭点评道:“你这拍歪了啊,小手端直了,再来过。”

    陈博吸取教训,重新拍了几张。

    “差强人意,机不可失,你可别搞砸了。”

    “我尽量。”

    为首的第一梯队陆续出现在了视野里,其中有个醒目的名字吸引住了陈博。

    “这不是题目里的刘富友吗?有幸见到真人了。”

    “比我想象中要年轻啊,看起来最多30岁出头。”王旭没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立马捕捉下刘富友的精彩镜头。

    “千年老二名不虚传。”

    刘富友的步伐相当稳健,和前后保持着一段安全距离。

    两人等了很久也没候到目标,只好寻着定位往回找。

    “额….”陈博怔在原地。

    “喝茶嘛,开心就好。”趁四下人潮散去,王旭抓准时机拍了几张照片。

    哈啤山项目和马拉松组隶属于不同的赞助方,两人交接完工作后,旋即被遣返回原来的地方。

    “我搞不懂,明明赛事有配置专门的摄影记者,既然是主办方的宣传要求,为什么还要特地找我们这些半吊子。”

    王旭淡然道:“照你这么说,哈啤山项目也用不着我们,学校旅游专业的学生比我们这些只会敲键盘的家伙好多了。”

    陈博猛地点点头:“对啊对啊,我不明白意义何在?”

    “做事刨根问底,这是好事一桩,然而所谓意义,大小有无,皆靠你自己去理解顿悟,生活即是如此,美好的东西要用眼去发现,用心去感受。”

    “我们专业什么时候教哲学了….”陈博被这一通骚理论击倒。

    王旭坦言道:“市长竞选得学习很多系统性的理论,不然怎么忽悠人嘛,遇到理智派就扯数据,搞实操,遇到文艺派就谈情怀,画大饼,总之,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来啊,一起玩呗,等我成功当选,我把市政厅的擦皮鞋生意承包给你。”

    “不了不了,我充不起钱。”陈博摆手拒绝。

    “我刚刚在拍摄过程中发现了一个产品设计缺陷,相机的自动构图偏向于商业片,而忽视了其内在的人文因素,我刻意想要突出的茶饮部分反而在成像过程中被修复淡化了。”

    “对此我已经报告给尼康相关负责人了,相信很快就能收到回复,这是你追求的实际意义吗?”王旭问。

    陈博若有所思。

    哈啤山观光团抵达了海滨沙滩,夜幕时分,几团人造篝火闪烁在细软的白沙上,吓坏了不少胆小的老阿姨。

    “这个画面逼真吧,完全像真的火。”王旭踢了几脚沙子,虚影的火光噬向陈博,在扑到身上的那一刻消失的无影无踪。

    “嗯,是挺逼真的。”陈博抓起一把细沙,向王旭抛了过去。

    王旭灵敏的闪过,觉察出陈博状态不对劲,好言道:“哎哟,又想起什么伤心往事了,心不在焉的。”

    陈博抱怨道:“我的人生好废材啊,别家的学霸要么解决各种疑难猜想,要么科研致富,香车美女应有尽有,唯独我惨兮兮,老喜欢问些白痴问题。”

    王旭蹲在隔壁,伸手指了指天,呲牙道:“看见这片星空了吗?”

    陈博抬头四顾,繁星点点,各有千秋,说不出哪颗最亮。

    他仿佛豁然开朗了,“你是说每个人都有闪光点吗?关键是找到合适的发展路线?”

    “哈哈哈,我是想说。”王旭起身走远了点,扯开嗓子吼道:“你这笔脸皮比苍穹还厚,学霸跟你有鸡煲关系。”

    “你特么我跟你推心置腹,你却在那调侃我。”陈博扬起一把沙子,可惜王旭动作快,一溜烟跑到没影了。

    ……

    “哎呀,大哥,我错了,饶了我吧。”

    陈博把王旭摁在地上,直接一屁股坐稳,没费多大力气。

    “天呐,生命无法承受之重。”王旭用力拍打着沙滩,可无济于事。

    “别掀尘了,你这是在自掘坟墓。”陈博的笑容愈发猖狂。

    “你有听过枫巢之约吗?”

    “这是什么?”陈博兴趣渐起。

    “你先站起来,我喘不过气了。”

    “那当遗言说吧,不碍事的。”陈博没留讨价还价的余地。

    王旭不敢磨叽,一阵机关枪语速输出道:“枫巢之约是AI给全人类出的难题,挑战成功者能获得优渥的奖金,你不是想证明自己嘛,可以试试这条路。”

    “哦?有点东西,起来说话。”陈博站直身,把王旭从沙坑里捞了出来。

    他追问道:“游戏规则是什么?有没有成功的挑战者,详细说说。”

    “游戏规则至今是个未解之谜,只有受邀者方能和AI挑战,20年以来没有一个成功案例。”

    “什么鬼?游戏规则都不知道?问问那些受邀者不就清楚了。”陈博想当然的以为。

    “有人专门做过受邀者的数据分析,发现总结不出一个普适规律,采访的大多数受邀者对此缄口不言,甚至表现出了失忆症状。”

    “你不会是在诓我吧。”陈博凝神对视,狡黠道:“要不?再回沙坑里坐会儿。”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威信公号:HHXS665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