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税与费(上)

    “你这是把家里的护肤品全带出来了吗?”何岚芳瞠目道。

    “化妆台上的带出来了,抽屉里的没带。”

    许洁收拾行李时没放置好,等到重见天日,行李箱内已经是一片狼藉。

    “那现在怎么办?”负责开箱的陈博拿不定主意。

    许洁吩咐道:“关上吧,看着怪糟心的。”

    何岚芳使眼色说:“你和你家糟老头子反馈下,又有借口买新的了。”

    “这两天花了好多钱,下月回上血再说。”许洁没有再陷进深渊里。

    陈博和王旭帮对方把行李搬上车,至于新买的包包彩妆面膜,许洁执意要求带在身上,他们也没有强求。

    “阿姨慢走,一路顺风。”

    “希望下次能在电视上看见你们。”

    送走观光团,陈博远眺一望无际的大海,问道:“我们怎么回去?”

    “坐游艇回海滨沙滩,搭乘旅游专线大巴返校。”

    王旭忘记完成摄影任务,只好借了陈博几张凑数。

    “你怎么专挑我想要的。”

    “行吧,一人一半,晚饭归我,这成吧。”王旭退让道。

    “就喜欢你这爽快的语气。”

    两人达成友好交易,各自提交了作业。

    “刚才那两位老阿姨在炫耀自己买了多少东西的时候,你怎么不露家底,我还想看到她们惊讶的表情呢。”陈博疑惑道。

    王旭反问说:“露家底的意义在哪?让她们知道我是个有钱银吗?”

    陈博颔首点头:“对啊,嘚瑟嘚瑟,让老阿姨见识到什么才是真正的败家娘们。”

    王旭解释道:“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快乐,干嘛非要去戳穿那层美好的泡影呢,对于她们这种普通的城市小资而言,能勒紧裤腰带血拼一把就是人生一大乐趣。”

    “不要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的不幸上,这么做只会引起仇富,况且我是个低调的人。”

    陈博听了深有感触道:“看来你跳脱出了低级趣味的范畴,思想境界比我高了几个档次。”

    “趁现在有空,我打算写一篇购物体验,介绍点浅薄的海淘经历。”王旭带上蓝牙耳机,开启语音输入模式。

    “在学校的组织下,本人有幸参加了此次海淘购物体验,全程消费1736万,购买商品合计13000余件,为海枫湾人民的幸福事业贡献了一点锦薄之力….”

    “额….”

    陈博选择收回溢美之词。

    ……

    “周末就这么过去了?好空虚,好充实。”

    陈博完全没有休息的概念,过度操劳留下的后遗症再返校当晚一股脑的爆发了,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酸痛的。

    “要不找个老中医给你扎几针活络下血液。”王旭点了个炸鸡桶当晚餐,眼下正在给鸡做拆骨手术。

    “填饱肚子要紧。”陈博弓着背,扯下鸡翅叼嘴里。

    “早点休息吧,明天老徐的课。”王旭提醒道。

    “前提是我今晚得睡得着。”陈博四肢抽搐,得靠在扶梯边才能站稳。

    静谧的深夜,杀猪般的叫喊声回荡在走廊,没有屠夫,巡逻的宿管打着手电筒,找到了陈博所在的寝室。

    “咚咚咚~”

    “里面什么情况?”

    “肌肉抽筋。”陈博撕心裂肺道。

    “能自己解决吗?”

    “不能。”

    “你等会儿。”

    宿管拿来了几张狗皮膏药,陈博费劲地爬下床,把膏药贴在了关节处。

    “好点没。”

    “啊嚏——挺管用的。”

    疼痛得到了有效缓解,今晚应该不会是个不眠夜。

    “回去休息吧。”

    “这点体力损耗就吃不消了,我是有多废材。”陈博盯着天花板,渐渐沉睡过去。

    徐剑仁的《基础套路学》临时通知改课,消息显示是早上6点半发出的。

    “这老师好任性啊,上课前俩小时发通知。”陈博站在洗漱台前,口吐泡沫。

    王旭大胆猜测道:“常规操作,可能是起床洗脸时发现自己脱发严重,急急忙去医院挂号看专家了。”

    陈博接了盆冷水拍脸,昨晚没休息够,精神状态不济,只能顶着黑眼圈发牢骚:“居然不放假,这是我最想不通的地方,给我们调了个《现代税法学》,又是半路上车。”

    “这名字一听就是很高大上的课,能学到不少知识。”

    “啥时候再上次催眠啊,上回睡得可舒服了。”陈博仰天长叹。

    “等安排吧,缘分到了,什么都有。”王旭提了提衣肩,把刘海捋平。

    《现代税法学》分为基础理论与实务两大部分构成,基础理论部分侧重计算与概念理解,实务则考察的是案例分析。

    “我们少上了8节课,这题目我完全看不懂。”

    没有系统学习过相关知识的陈博直接进入到实操环节,如同把高数题扔到文科生面前,想死的心都有了。

    王旭瞅了几眼,表态道:“中规中矩的消费税计算题啊,不难,虽然没给具体税率,不过消费税征收就分三种类型,针对五类商品,上千明细而已。”

    “上千明细,短时间内肯定背不下来,我还是去翻书找对应的更快。”

    陈博在税率表栏检索关键词,找到了一次性木质筷子的适用税率是5%。

    王旭审题审到后边,补充道:“原来题目除了问消费税,还问了税收优惠啊。”

    “我查过资料,这个工厂享受的优惠有两种,中央和地方,地方又可以细分为直接财政补贴和减免税负。”

    王旭肯定道:“思路是对的,顺着理下去,答案不就水到渠成了嘛。”

    “减免政策在题干中调整了三次,每次的标准都不一样。”

    “还有,地方补贴和中央拨款有一部分是重叠的,计算过程中要剔出来。”

    “而且这个工厂经常积压库存,动不动就卖木材原料,这部分收入是不收消费税的。”

    陈博生无可恋,别人是顺藤摸瓜,自己摸的是拔丝地瓜。

    “突然怀念起老徐了。”王旭把关键信息做好标注,瞬间失去了做题的动力。

    陈博找理由开脱道:“术业有专攻,神仙也会束手无策,凡间的事管不了。”

    “等老师解析吧,我先安抚下躁动的脑细胞。”王旭甩手投降。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威信公号:HHXS665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