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日行三万步

    “我去,怎么昨天玩手机玩着玩着就睡着了。”

    陈博揉了揉涨疼的脑袋,猛然惊觉怀里抱着个人。

    “你这家伙,什么时候蹭到我身上的,男女授受不亲”

    大脑空白的陈博嫌弃地推开贺琪琪,见对方即将一头栽倒,又多手拉了一把稳住重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揪来角落头的维尼熊当靠背,这才撒手让她自生自灭。

    闹出这么大的动静,贺琪琪只是侧了个身,继续呼呼大睡,粉红色的肩带不经意间滑落,看得让人想入非非。

    “这么好的机会,错过了会后悔的。”陈博笑嘻嘻地爬上前,伸手一撩。

    “果然呐,靠齐刘海撑颜值的妹子,额头一旦光亮,给人的感觉总是怪怪的。”陈博缩回罪恶的手,爬起身扭起腰椎。

    贺琪琪昨晚应该忙了一宿,钱的事她最上心了,手机不知道藏到哪里去了,陈博懒得找,直接顶号查看进度。

    “哎哟,速度可以嘛,这都1000多道了。”

    陈博用计算器算了下劳务报酬,726×1-412×0.5,不多不少,刚好是520元。

    “难道是命中注定?不行,这样会让她想歪的,干脆抹掉零头吧。”

    “不对不对,抹了零头她肯定不会放过我的,还是多给点小费吧。”

    陈博随手转了530元,临走前帮贺琪琪盖好被子,20多度的天,空调被捂得严严实实的。

    两脚刚迈出门,陈博又把账算了下,发现不对劲。

    “搞鬼哦,正确率还不到40%,玩蛇皮。”陈博吃了亏,想把钱讨回来,奈何门已经锁上了。

    “钱没了,问题也没解决,我到底图什么啊?当花钱看了一出丝袜拉茶?但这门票也忒贵了吧。”

    陈博试图找理由说服自己,可事与愿违,越想越气。

    路过地铁岔路口,交通信号灯上的移动电子眼一晃而过。

    早上一二节没课,动作快的话还能补个回笼觉,陈博倒是精神得很,甚至有点想去晨跑。

    [有新消息,注意查收]

    王旭一大早提醒自己,应该是要紧事,陈博没来得及看,先敷衍了句:[好的]

    [哎哟,起这么早,正事办完没]

    [我在操场,准备跑步]

    [刚好,从今天开始每天有三万步要求,你掐着圈数,跑个20圈差不多了]

    [又什么哪门子规定]

    陈博光顾着看手机,差点压断腿。

    [学校下达的,列入常规考勤哦,另外近期我们专业会组织校园实践,你早点瘦身,说不定有机会邂逅爱情呢]

    [不和你讲了,三万步跑死我]

    陈博退出聊天界面,登陆上教务系统详细查阅起学校的通知文件。

    “什么破要求,形式主义的产物,要坚决予以谴责。”

    [为了提高大学生的身体素质,学校决定开展为期一月的每日三万步活动,鼓励学生走出宿舍,养成良好作息习惯,拥抱健康生活]

    [我们将拨出丰厚的专项资金奖励热量消耗达人,最高可以获得3万元]

    [本次活动评判标准参考枫叶手环,最终解释权归校方所有]

    “这不是量身为我打造的吗?”陈博心中大喜,他用力捏了捏浑身的赘肉,仿佛全身都是宝。

    “运动使我快乐,我爱跑步。”

    陈博绕着田径场开启了环圈跑模式,一步一个扎实的脚印,在人群中十分显眼。

    腿脚锻炼完,陈博旋即折磨手,引体向上来一发。

    “快看,有个胖子上吊了。”

    “四肢僵硬的和大猩猩一样。”

    “不行别勉强嘛,伤到多不好。”

    围观的人远远议论着,不敢大声张扬,陈博的拉升姿势滑稽不堪,尽管手臂比常人的都要粗壮,可那是虚胖,撑不起全身的重量,在单杆那吊了半天,硬是没做到一个。

    陈博不信这邪,他拍了拍手,俯身抓了把旁边的细沙增大摩擦,准备来个跳跃式撑杆。

    “三、二、一、起!”

    别看起跳姿势完美,蓄势的弹跳力随着脂肪的抖动被平白无故的消耗掉了一部分,高度勉强过杆面,要是反应稍慢一点就成了原地蹦极。

    趁身体尚未以急速下坠,陈博两手死死抓住铁杆,面部表情扭曲成一坨糊掉的烙饼,只有意念在支撑自己,脖子以下全在卖力的拖后腿。

    陈博学着长颈鹿,费劲地让下巴卡在杆面,分散了点作用力。

    “嗯?咋回事?”

    面前的视野摇晃不止,陈博卯足劲想稳住重心,可摇晃的幅度却愈发明显了。

    Boom——

    杆塌了,固定的螺丝钉被连根拔起,现场掀起一片尘土。

    “咳咳,我回来了!”

    王旭正在收拾东西,见陈博这副模样,好奇道:“你半夜去挖煤了?不对,这肤色,是去挖河沙了?”

    陈博狼狈道:“呸呸呸,老旧设施真垃圾,田径场的单杆让我给拉坏了,整个人跌进沙坑里,埋了半截。”

    “厉害啊,人肉拆迁。”王旭调侃完,催促说:“快上课了,赶紧洗个澡换身干净衣服。”

    “我知道。”陈博扯了扯领口,抖出一地碎沙。

    由于赶时间,陈博没太多讲究,直接把沐浴露洗发水混着兑,从头到脚过了遍水,便急急忙换上备用衣服。

    “你的英雄事迹还被人拍成视频了,《交配失败的狒狒》,这标题起的有内涵。”王旭无意中在校园网逛见热度帖,被人顶到首页了,点击量评论转发在火箭般的往上涨。

    陈博无语道:“嘛玩意啊?我拉个引体向上还有人拍视频?”

    王旭笑出声说:“是,引体向上是没人拍,可你做引体向上干嘛喊得撕心裂肺的,好像菊花被人用意大利炮轰稀烂似的。”

    “这是无力的呐喊,对不成器脂肪的控诉,你懂吗?”陈博辩解道。

    “你要听听鬼畜版吗?有人投到b站去了。”王旭欣赏完,不忘分享给陈博。

    陈博果断拒绝道:“不了不了,忘记有这回事吧,我再也不拉引体向上了。”

    丢脸之余,陈博抬起手腕,今天运动量如此巨大,热量消耗应该是相当惊人才对,第一天保持住优势,再慢慢扩大,这3万元奖金还不是手到擒来?

    “耶?我的手环怎么黑屏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