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富人靠科技

    “我去,总算做完了。”

    陈博掐着时间,赶上末班车,成功挽救了自己的平时分。

    后边的题目还考了游戏与抽卡机制配对,这对于涉猎稀少的陈博极度不友好,好在能借助搜索工具,勉强答完了所有试题。

    营养液的药效作用不减,依然处在高度亢奋状态,总觉得不去研究点深邃的理论知识对不起大脑。

    “睡觉吧,再不睡要饿死了。”陈博及时制止了这个危险的念头,大半夜的搞科研,很容易就通宵了。

    凌晨一点半,辗转反侧的陈博操起枕边的手机,搜起了附近还在营业的商家。

    “24小时营业的金拱门呢?怎么没有外卖配送业务?”

    营业的商家不少,但要么只支持门店自提,要么超出配送范围,唯一开通了无人机送餐的商家配送费要30元,陈博只能眼巴巴地望着一张张美食图片叹气。

    “不看了,越看越饿。”

    枫巢给的营养液不像自己想象中那般尽善尽美,陈博实在没辙,试图找寻可行之策。

    这款营养液属于保健品,无色无味,官方用词为海马体激素,媒体更喜欢称其为脑智灵,有坑爹网友调侃为海绵体激素。

    曾经卖到供不应求,现在被列为禁药,一经查处抓人封铺。

    根据早期的公开报道,脑智灵可谓是考生神药,高三考生人手一瓶已成标配,服用了脑智灵的学生记忆力会比平常提高50%。

    在市场的追捧驱动下,脑智灵的售价从原先的一瓶500ml装50元飙升至了5000元,许多家庭希望借助脑智灵实现鲤鱼跃龙门,尽管脑智灵本身不能改变智力高低。

    巨大的利润给了黑心商家可乘之机,由于脑智灵的生产工艺复杂,市面上流通数量有限,无法满足家长们的迫切需求,一些假冒伪劣产品充斥市场,劣币驱逐良币,正常渠道的脑智灵的已经基本绝迹了。

    如同82年的拉菲葡萄酒,被人喝了那么多瓶,其中的真真假假,大概只有当事人知晓。

    脑智灵后期的收藏属性甚至超过了饮用属性,不少富人阶层选择囤货观望,脑智灵的流通性被进一步降低。

    随着中科院发布《关于脑智灵的若干潜在风险》,指出长期服用脑智灵可能会给大脑带来永久性损害,进而导致折寿短命,脑智灵正式被宣判死刑,彻底消失在了商业舞台。

    从辉煌到陨落,脑智灵的风云飘摇路走了不到两年。

    这是媒体给脑智灵一文写的结语,受惊的陈博只想给自己安排个开颅手术,把脑壳里里外外洗干净点,别让毒素残留了。

    记忆的过程分为三步,认知、保持以及重现,而脑智灵强化的是前两个环节。

    常人在认知一个新鲜事物时,会根据事物的难易程度分配资源,简单的1+1计算调动的脑细胞肯定不如复杂的高等数学多,这是资源配置优化的体现。

    在处理复杂事件时,人们会面临一个困境,每个人的效率是不同的,如同冬天发动机需要预热,调动脑细胞处理事件也需要时间。

    能调动多少,保持住多长时间,又是另一个问题。

    很多人极其容易受外界干扰,稍微有点风吹草动,集结到位的脑细胞就跑掉一大半去看热闹。

    脑智灵的存在更像是一位严厉的教官,他既能把脑细胞集结的速度提高,同时不让脑细胞分心去处理不相干的工作。

    但缺点显而易见,不管处理大事小事,他总喜欢把脑细胞全召唤出来,休息?不存在的,997了解一下?

    在信息输入大脑后,遗忘也就随之开始了,根据艾宾浩斯记忆法,%,一天下来,仅有33%的重要知识能被记住。

    这时,脑智灵又开始发挥出复读机的功能,给全体脑细胞循环播放马冬梅狂想曲,帮助脑细胞将短时记忆转变为长期记忆永久储存。

    “我当时就不该喝这口水。”

    陈博抓狂地挠了挠刘海,大脑感知到的信息绝大部分是无用的垃圾,可偏偏脑智灵没有筛选功能,鸡蛋萝卜一筐往里装,不折寿才怪。

    他又去研究起基因改造技术,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陈博隐隐觉得有什么东西限制了自己的想象力。

    基因改造技术目前是一项绝密科技,外界流传出来的报道寥寥几笔,只知道全球唯一一家能做这种手术的医院位于渊鱼市枫叶区。

    和高昂的手术费相比,几千上万一瓶的脑智灵简直是洒洒水,按量换算过去,把脑智令装进洒水车环城喷一圈都不在话下。

    测序要钱,检查要钱,配对要钱,开刀要钱,后续观察也要钱,层层递进,专门为劫富而生。

    陈博的个人信息档案也有基因测序情况,但结果相当笼统,按照相机里的像素比喻,和马赛克画质没区别,只知道没有家族遗传病,不是脑残睿智,大概率是正常人,仅此而已。

    配对环节是破财的重灾区,想改良越多染色体,需要的供体就越多,合成的相对便宜,但效用没有天然的好,传闻有富豪为了凑够符合条件的染色体,向提供者赠送当地三居室,出手阔绰令人咋舌。

    至于开刀嘛,主治教授很忙,一个月也就开张一两天,按照助手的话来说,教授是坐在无菌室玩连连看,一个全世界只有他懂的连连看。

    不少高校有考虑过开设相关专业,可找谁当授课讲师呢?只能是主治教授,惨遭拒绝之后,开设一事便不了了之了。

    有时候手术安排不上,只能交钱求加班,插队是万万不敢的,做得起手术的人非富即贵,万一得罪了不可名状的大人物,只怕有福没命享。

    有媒体爆料,主治教授可能是全球最富有的人,资产保守估计近3000亿美元,教授听了一笑置之,并表示:“有那么多钱我早退休了。”

    基因技术效果拔群,这点陈博深有体会,同宿舍的王旭熟练掌握各种技能,且没有表现出任何不适反应,比这一口闷的三分毒管用多了。

    “你说有钱该多好,有钱我也去做。”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威信公号:HHXS665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