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影子?恶灵

    清晨的查家村迎来了第一缕明亮,阳光跳出山坳,照耀着城镇、溪流、人家。

    如常。女孩在天色初亮之时醒来。不需要闹钟,这已经成为了习惯,自记事起一直如此。

    和许多人不同,她醒来便直接坐起了身,没有丝毫倦恋。动作自然,穿衣、刷牙、洗脸、束发,尔后翻了翻床畔小桌上的本子。

    本子看上去已经用了些时日,满满当当写着字,字迹绢秀飘逸。

    [溪头六婶婆茶市核帐、四伯菜籽油、清嫂枇杷,点算一周的门票,给‘查家人’送稻田鱼...]

    本子上记录的每个事项下用不同颜色的笔作了记号,她迅速扫了一眼之后,走出小屋。

    时间尚早,山醒了、湖醒了、溪醒了,她醒了,而大部分人们还没醒。

    小村庄还在酣梦中,仅有一两缕炊烟升起。

    女孩依旧是那身水色裙子,手里提着一只不大的麻布袋子,走在雾气还未散开的石子小路上。今天的事情不多,先去核帐然后顺道去趟画具店买些颜料纸笔。如此想着,她加快了步伐。

    匆忙赶路的女孩没有发现在雾气将要散去的溪流中央,一个影子正在‘看’着她。

    此时的小村庄空无一人,也许是这个原因,那个影子完全不在意有谁会在此时看到自己。影子真的就只是个影子!从头部开始自溪水中缓缓冒出来直到展露出整个飘飘摇摇的身体。这个过程如果被什么人看到,一定会被这灵异事件惊悚画面吓得晕过去。

    呈半透明状,周身散发着似雾非雾的烟灰色,看上去不像真实存在而是某种投影仪投射出不太清楚的虚拟画面。但它真实存在着!

    女孩急于行路毫无察觉,当她经过石桥穿过那块高大的牌坊时,影子始终紧紧跟随。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也许是过于关注那个女孩,鬼魅的影子完全没注意到,一个白色的身影正在不远处缀着自己。

    白与飞也不想做一个跟踪狂,但他实在是被无心瞥到的那一幕惊到了。

    这个平平无奇的小村落这么神奇的吗?居然会有恶灵出没?!

    仔细地感受过那个穿着水蓝色土布裙子的女孩,里外里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孩。可这么普通的一个人,为什么会被恶灵盯上呢?!

    对的,没错。那个自溪水中缓慢冒出身形的影子便是被灵力者叫做‘恶灵’的变异亡魂。

    白与飞实在想不通这世界上为什么会有这种恐怖又肮脏的玩意,亡魂好好的入轮回转世不好吗?一定要把自己搞得这么恶心真的有意思吗?

    人死之后灵魂离体,是为亡魂。亡魂经由阴差召唤渡入亡者界历数生前种种,有罪罚之、无罪转生。

    但是事事无绝对!万千年以来,并不是所有亡魂都能顺利被阴差渡走的。

    那些或被遗漏、或自行逃离的亡魂,飘荡在尘世间时日久了能量就会耗尽,最终灰飞烟灭彻底消失。

    也不知是从何时开始,飘荡的亡魂发现通过吞噬其它亡魂可以获得能量,不仅不会因耗竭而消失还能通过这种手段让自身变得强大。吞噬上百个亡魂的恶灵,普通低阶阴差基本就可以无视了。

    不过呢,任何捷径都是有副作用的。一朝为恶灵,永世不得翻身。这是一条成为永恒的捷径,也是一条不归路。而且,一山还有一山高,凶狠的还有更凶狠的。

    恶灵的生存法则就是弱肉强食,互相残杀、吞噬那都不叫事儿。但是一般来说,恶灵极少极少碰活着的人。因为一旦杀生,势必会引来阴差组团围剿,或者出动高阶阴差追踪捕杀。

    所以,此时的白与飞可以说是纳闷又好奇。这恶灵怕不是失心疯了?居然盯上个人类女孩,冒着这么大的风险想干嘛呢?

    这其中必有文章!师暄暄曾向他提及如果遇到恶灵,特别是那种存世许久、不知道吞噬了多少亡魂的恶灵,若没特别因由最好先跑路。如果跑不掉及时通知她,千万不要正面刚。

    说实在的,白与飞作为幻灵族游历使实力也不算弱,但是吧,若真对上实战经验丰富的凶残恶灵基本没什么胜算。这点儿自知之明还是有的,绝不正面刚,盯个梢先看看情况再说。

    不过天生属性为怂,白与飞还是有点害怕的,万一暴露了小命堪忧啊!想到这儿,摧动灵力、掌心升起一株影影绰绰摆动飘浮的植物——影儿草,这是师暄暄给他用来紧急联络用的。模样长得与芦苇有些相似,只是渺小许多,拈在手间不足半个指头。

    考虑到事态紧急,本想发条信息给师暄暄,可万一她还在睡觉、或者压根没注意手机呢?保障起见还是影儿草靠谱,传音:暄暄姐,速来安徽查家村。

    数百里之外,湖心居,师暄暄在熟睡之中被飘浮到额前的影儿草惊醒,收到讯息后心头一惊。

    莫非,是找到洗灵河的消息了?

    师暄暄将影儿草收回手中,迅速起身换上简单的T恤长裤,临走之时又加了一顶深蓝色鸭舌帽和口罩。

    师暄暄向查家村奔来的同时,扶苏也在照进房间的阳光中醒来。老陆按时在酒店餐厅等着他,湖水一片澄绿,天睛朗朗。

    “夏先生,早啊!我们这儿有个很大的茶市,经营本地和周边一带出产的茶。有猴魁、毛峰、瓜片、黄芽、火青等等,领您去考察一下,看看茶市的商贩流量啊,还有茶的品相、价格什么的。等您回公司反馈情况也好有更多资料。”老陆按南羽陈经理的吩咐安排了相关行程,茶市自然是重中之重。

    “好。”酒店例行的早餐味道差强人意,扶苏喝着南瓜粥,拿了手机给老陆问道“老陆,这个怎么打开?”

    ...老陆一脸茫然地看着扶苏,意识到自己有些失礼。连忙接过手机,边嚼着面饼边教扶苏使用滑动键打开手机。

    刚开始就觉得这位夏先生有点奇怪,可是连手机都不会用也说不过去了啊,这都什么年代了?!老陆心底叨咕着。

    扶苏则完全没觉得有什么不妥,默不作声喝完粥,托词上洗手间便回房去了。回到房中,拉上窗帘转身的瞬间右手手指转动,一道微弱的淡金雾色扬起,他消失于房中。

    几百公里之外。乔子夜刚刚洗完脸,正抹干水迹睁开眼睛,被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扶苏吓了一跳。

    “我去,我们不是说好不能突然消失突然出现的嘛。”乔子夜挂好毛巾,蛋疼地看了眼扶苏。

    “我本来想用手机的,可是...算了。”本来还想为自己辩解几句的,不过转而一想没必要。扶苏二话不说伸出手,乔子夜敏捷地向后跳了一步一脸警惕看着他。

    “你,你怎么了?”乔子夜看着眼前的扶苏,伸手去捏了捏他的脸“本人吗?不会是素儿假扮来耍我的吧。”

    “别闹,跟我走。”扶苏不耐烦地推开乔子夜正在揉搓自己脸颊的双手,不由分说揪住了他的肩。

    “等等,等等。”乔子夜挣扎着脱开他的手“我这造型也不能出门吧,等我换身衣服不行嘛,猴急什么呀。再说了,你也总得告诉我,让我去哪儿?干什么?”边说着,边走去更衣室。

    “有个人你把她接回来。其余事,按后再说。”扶苏说道

    “谁?”乔子夜扒拉着衣服问道。

    “去了便知道。快些,老陆还在等着。”

    从扶苏嘴里说出这种话,乔子夜就觉得更奇怪了。

    这块木头出去了一趟,短短一天时间居然认识了什么人,还要接回来!!并且,还学会了不耐烦…这改变也太,太超过了。

    “啊,我去...”一声怪叫,可怜的乔子夜,还在整理头发就被扶苏连人带发胶一道扯进了金光之中。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威信公号:HHXS665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