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师暄暄之前生今生

    一千五百年前。彼时的师暄暄仍是这身皮囊,只是模样看上去年轻一些,身形也单薄许多。那时,她的名字还叫做苏慕。

    因生得是娇小玲珑、倾国倾城,世人唤她作苏小小。

    哪里是如今这副淡然得有些清冷的神情,当年的苏小小是何等样的灿烂、热烈啊!那是最好的时光,青春十七八正是笑靥如花好年华,乘着油壁车日日游西湖,赏花赏月赏桂香。

    作得好诗,写得好字,弹得好曲,不负她江南第一美人、才女之名号。

    这样一位惊艳了西湖的佳人,总归需要登对的才子来配。

    于是,他出现了!

    那个少年,那个让她魂丝牵绕的男人。

    青衣云鬓与她携手同游山河、以诗词销夜的知音,更是允诺与她白头的良人。

    若不是他一去不返,她不会黯然神伤;若不是他另娶她人,她不会病入骨血;若不是他一言承诺,她不会一生苦等。

    所幸的是,她的一生,很短!

    三年,她遇到许多人,也挥别了许多人。谁不是谁的路人。只是她拿世人当路人,唯独除了他。可惜,他却真正成了她的路人。

    不甘心也好,不愿意也罢。不管怎样,等了三年后,该来的都没来,她死了。

    埋骨西泠,这是她最初安定的地方,也是他们相遇的地方。西泠桥连接着孤山的山脉,她随着风飘飘荡荡却在那个圆月高挂的冬夜飘进了紫阵谷。

    她到现在仍然没有想明白,到底哪个才是自己的命运。

    如果说遇到他是她的命运,那么死亡也是她的命运吗?来到紫阵谷是她的命运吗?遇到三器老是她的命运吗?如果这些都是,那么,此时就是命运要让她成为的样子吗?

    所以,命运就是要让她一直等待吗?等待他的再次出现?或者,等待一个永远不可能等到的人?

    这种惩罚,比堕入地狱还要可怕!

    ……………

    鹤竹翁看了眼两眼放空陷入往事的师暄暄,搓了搓小短手打破了沉默“小小,据我所知这天荒灯自亡者界被带出后便藏匿于巫山。那大约是五千年前的事了,巫山灵气渐弱之后巫族后人便四散八方,而那天荒灯便也就不知所踪了。”

    大脑袋、白胡子、黑无眉乃上古时期便存于世的器物,历千万年天地,成为了器灵。

    大脑袋鹤竹翁是一本铜书,记载着上古时天下的灵器、异物于世间的踪迹;而一副仙风道骨淡素模样的白胡子鹿灵客却是天地间的一件大杀器,也不知是神明留下的还是某位上古帝君制成的,专用来烹杀十恶不赦之人;黑无眉风不住,则是上古蛮荒时期用来囚禁异兽、怪物的笼子,原形四方如鼎。

    所以,师暄暄在听扶苏说起宝华物典中关于怪异炉鼎的记载之时,便想到了风不住风大人。原因是据扶苏所述,两者形态有些微相似之处。

    当年承三位器老将苏小小的亡魂置入紫阵谷千灵瀑中凝修,才成为了精灵。在紫阵谷中呆了近五百年后,架不住思念,她决定回尘世寻他。

    然而,这个想法遭到了谷灵阿紫的极力反对,最后她发了誓言再也不踏入谷中,阿紫才放她离去。只是万万没想到,守谷万年的萤灵却顽皮贪玩、沾附在她身上一并溜了出来。

    萤灵并非萤火虫的灵,而是山谷中的精气能量凝聚成的灵力,与山谷相融相生,相当于是谷灵阿紫的精华所在。

    也是因为当年那赌气的誓约,师暄暄总不可能自个儿打脸,这才托了叶谪仙去到紫阵谷。

    换书不假,带信是真!

    萤灵送回紫阵谷,阿紫其实也早就消了气,不计较师暄暄当年的‘叛出’了。

    大脑袋鹤老一直以来都是最疼爱师暄暄的,也是三器老中神智最正常的一位。在猜透了叶谪仙的来意之后,风不住不乐意让鹤老离开紫阵谷去往凡尘俗世,但是阿紫却并没有阻止干涉,这就相当于是默认了。因此,鹤竹翁自然乐得入世,帮一帮师暄暄这深情的丫头解开那执著不放的心念。

    对此,师暄暄心知肚明。

    要说有心机城府,她从来不否认。前世死的太草率了,不由得她不缜密。

    叶谪仙需要罗芽救人,尘世几乎不得见的神奇物什紫阵谷中却有不少。鹤大人晓事通人情且知识广博,避世躲于结界中一无用处也是很寂寞的。所以,小狐狸此行定然能顺利达到她的目的。

    “大人,除天荒灯之外就没有任何办法了吗?”

    “人身死而成亡魂,经阴差之勾魂金乌于命笺核命数后,过五大结界之试炼方可入得洗灵河轮回转生。除却这般,其它万物生灵若想入得亡者界,那天荒灯确实是唯一的器物,至于办法嘛...”大脑袋略有为难的看着师暄暄“也不是没有。“

    “您说说。”一人计短,两人计长,三人为伍,五人成群,反正人多力量大。洗灵河再隐秘,也总能找到其缺漏之处。师暄暄想到了扶苏,只要有法子,就算自己做不到,那位或许能行。

    “都说了洗灵河嘛,人的亡魂转世轮回之地。亡魂都可以去。若有一人愿为你去死,死后入得洗灵河找到阮君的轮回记录后强行逆亡者之路返回即可。”

    “不可能。”师暄暄脱口而出。亡者之路是不可能逆行而出的,这一点她怎会不知道!

    “不是不可能,是没有人成功。”

    “鹤大人,您的意思是有办法可以成功?”

    “亡者世界有五大结界,都以为那只是亡者通往洗灵河的路。其实不然,那即是被人称为地狱的所在。亡魂通过各结界,若生前犯了重大的错误,会相应被留在各结界中受到惩罚。其中有一处称为时间结界,就是孤独地狱,它会将犯了错的亡魂凝结于山石峭壁之中。千年、万年,甚至更久远。但不知何时,挣脱出了一个灵魂。随之破出一块石头,这石头凝结了时间结界中的灵力,可令持者在亡者世界自由出入。”

    “石头?什么样的石头?在哪里?”

    “这就不知道了,只记载至此。小小,你明白吗?若非被引渡的亡魂是入不了洗灵河的,即使有石在手也只能穿行于时间结界之中而已。除非…”

    师暄暄满脸希翼地望向飘浮于半空中的鹤老,然而,鹤老的答案却似一盘冷水泼头浇来。

    “除非是一个真正的亡魂执此石去往洗灵河查得讯息后,再逆行而回。不过这样做,这个魂魄自此就灰飞烟灭咯!”鹤老说罢,小短手抵在硕大的脑袋两侧若有所思看向一旁的师暄暄。

    ......师暄暄沉默了。

    她确实想要找到那个人,但却从未想过要另一个人为她做出牺牲。况且说来,谁会没事做心甘情愿地为她去魂飞魄散。只为寻一个人,这样的交换显然不对等。

    “小小,你可想过,前世今生,你等了这许多年,难道放下不好么?”鹤老的话语中充满了怜惜与无奈。

    几千年里,三个老头终日在紫阵谷游荡也是无聊得紧,当年苏小小可怜的魂魄飘荡在孤山脚下,若不是鹤老一时动了念心慈救下,若不是正好阿紫也遇上了那个关卡,恐怕她真会因执念变成恶灵。当然,亦有更大可能性被阴差渡走转入轮回,便也就不存在这些个糟心事儿了...

    鹤老是真的心疼她,一方面为当年自己的选择是否正确存疑,另一方面是真的拿师暄暄当自家闺女看待!

    同样的,在师暄暄心里,鹤老又何尝不是亲人、长者呢?!

    所以,当这位长者语重心长的说出那句话时,师暄暄双手抱胸,手指紧紧攥着胳膊,眼中升起了一片雾气迷蒙。

    “我...我放不下啊!”

    她可以等,无止境地等,但要她放下,做不到!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威信公号:HHXS665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