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最好的安排!

    阳光渐渐从远处的岸上落入湖中,在那个耀眼的红球即将消失之时,一群飞鸟经过湖面,掠起一阵波纹。湖畔轻轻的微风吹拂着柳枝,空气里的热浪较午后温和了一些。

    下班的车流、人潮穿梭在城市的街道上,像鱼群一般游动,循着熟悉的路回到念想的家。

    桑夏推开润庐客厅的门时,看到一个中年男子呆呆地站着,像尊用来临摹练习素描的人像石雕。

    四十来岁的模样,中等个子,五官刚毅像刀凿一般,眼睛细长。嗯,应该就是扶苏说过的蒙叔叔了。

    桑夏走进客厅,放下背包,冲中年男子微笑着鞠了个躬,语气热情“蒙毅叔叔,我是桑夏。”

    耳畔这清脆的一声,令蒙毅从连番的震惊中缓过神来,愣愣地看着一个小精灵似的女孩换好拖鞋后从门口走了进来。能够自由进入润庐结界,他心想这肯定就是扶苏所说的那个女孩了。

    女孩看上去娇小得有些瘦弱,精气神倒是很好,应该很健康不会是多病的孩子。

    或许是因为前生已为人父,又或者因为女孩那个鬼魂母亲的缘故,加上长得一副乖巧讨人喜欢的样子,蒙毅不由对这个女孩生出一种说不清的亲切感。

    女孩大大的眼睛笑起来弯弯的,还真是有些像嫣儿啊!蒙毅心底隐约传来一阵抽痛。

    两千年前自己与兄长蒙恬遭到陷害,以致整个蒙氏家族灭门。他那刚刚及笄的女儿蒙嫣也因此殒命,他甚至没来得及再看她一眼。

    嫣儿的眼睛也是这般好看,一样的明亮,一样的清澈透底。

    蒙毅深深叹了一口气,以舒缓心口的疼痛感。

    桑夏走到他身边,轻轻拍着他的背,担心地问道“叔叔,是不是太累了?要不要紧呀?”

    “哦,没事儿,只是觉得你很像一个人。”

    “我?像谁呀?”桑夏半扶着蒙毅坐到了沙发上。

    “哈哈,说了你也不认识。对了,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哦,扶苏说过好多次您是他在这世上最亲的人,是他的兄长,就是哥哥。对。”反正扶苏是这么说的,翻译过来就是哥哥呗,嗯,没错。琢磨了一下,桑夏自我肯定地点点头。

    看着女孩认真解说的模样,蒙毅觉得真是太伶俐招人疼了。打第一眼他就喜欢上这个丫头,加之又有一双神似女儿的眼睛,警觉防范如他却也在这短短时间内放下了戒备。

    此时,蒙毅也算是明白了扶苏为何在临行前唠叨地嘱咐了一番,这样的孩子,谁都会喜欢的。

    三十岁前凭着统军的才能与智谋在战场厮杀立下军功,后被君王赏识入朝辅政官拜上卿。直至大祸来临之前,蒙毅一直鞠躬尽瘁为国事操持。

    与兄长蒙恬一个内辅政一个外守彊,为守护秦国付出了无数心血汗水。到头来,却是落了个魂断族灭的下场。

    蒙毅不是没脑子的人,能入得了始皇的眼又怎会是那等庸常之辈?!

    相反,他有才能有谋略,但就算他才智不低,最后还是没逃过奸侫小人的陷阱。

    阴谋与阳谋,原本就不在同一个衡量标准上。

    基于前世种种,自脱开渡者阴差身份回到原魂清醒后,蒙毅便不再信任除扶苏外的任何人。

    但这并不代表他心机深沉,正是因为心机不够深沉,所以才处处谨小慎微,唯恐行差踏错,露出什么致命的弱点。

    这样的人,其实最辛苦!

    经历了生死磨难,又尝尽人间别离酸楚,这样的蒙毅并不擅长、也不爱与天地人斗争。

    所以,遇上桑夏这样性格简单、剔透清澈的孩子很难不生出疼爱之情。

    蒙毅这边心思百转千迴的,桑夏已经去厨房取了热水来到客厅准备茶具泡茶了“叔叔,喝茶吗?”

    “您喜欢喝绿茶还是普洱?”

    “绿茶夏天喝爽口,普洱也不错哟,还有这个,这个是子夜哥哥从云南带回来的呢!”她打开一只木质的四方盒子,取出几片枯棕色的茶叶。

    看着桑夏忙进忙出的小身影,还自带不停广播的介绍功能,蒙毅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叫,桑夏。以后不用刻意用尊称。现在年轻人都很少这样用尊称了,唉...”

    “以后就叫我蒙叔吧!”

    应了一声,桑夏有模有样地认真煮起茶来。蒙毅一旁细细打量。

    桑夏的半长发束成马尾,一些细碎的短发凌乱散落着,这就令她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还要小一些,就像个刚到及笄之年的女娃娃。

    可以说是桑夏母亲的死造就了他的‘生’,这样的缘份或许真如世人所说的命定。

    蒙毅心中突然生出一个念头,代替鬼妈妈守护这个姑娘。

    念头一出,登时一惊,转而想了想,便平静地接受了。

    “蒙叔,喝茶。”桑夏将新沏好的茶递到蒙毅面前。

    “这茶是叔叔在云南和采茶人一道采来的。”蒙毅一口饮尽,咂咂嘴说起在易武寻找洗灵河入口踪迹时遇到的刮风寨采茶人。

    那么平常,却又不凡。

    普通人的生命何其短暂,却总有那么多勇敢的人,不惧怕死亡。为了生存,为了后代的繁衍,又或者为了完全某种使命而勇敢无畏地活着。

    比如那些皮肤黝黑,两眼深凹的采茶人。

    他们在每年的采茶季到来时,从居住的村子出发徒步去往原始森林,半天或一天才能寻到古树茶区。他们头上缚着布条,布条上拴着筐子,筐子去时盛着砺口的干粮,回时装着自深山老林中采摘来的茶叶。

    古老的千年茶树中有些长得极高,这些技艺高超的采茶人就像丛林中的猿猴一般徒手便可攀爬,上下自若。

    去往古树所在地的山径曲折艰难,狭窄又杂草丛生,一不小心便会坠入山谷,所以每年都会有采茶人死于这些意外。

    即便是这样,还是有后来者加入到采茶人的行列。虽然为数不多,但却延续了数百上千年。

    蒙毅对于人类的生命始终带着敬畏之心的,就像他敬畏天地轮回一般。

    “易武刮风寨,哇,这个名字好特别,桑夏也采过茶,猴魁、毛峰、片青什么的都有。啊,香味真好闻呢!”

    桑夏的说话将蒙毅的神思自遥远的易武拉回到润庐客厅。

    桑夏泡茶的功夫与她做菜的手艺差不多,很一般。

    华灯初上时天色彻底暗了下来,桑夏在与蒙毅用完晚餐后,收拾停当便回了房。

    一阵尖叫!

    正在喝水的蒙毅差点没把水呛进鼻子。心里纳闷扶苏哪时竟然还会预言的灵力了?

    依扶苏说的,没将之当回事,依旧站在前院里看远空夜色。

    他哪里知道这并不是扶苏的什么预言灵力,而是桑夏在二楼抱着扶苏买给她的电脑高兴地大叫着。

    呃,正确的说是乔子夜在扶苏的指挥下买的。

    桑夏迫不及待拆开包装,连接电源,打开电脑。屏幕亮起,照在她小小的脸上。

    【谢谢,收到礼物了。】

    桑夏在手机上发送出这条信息后等了许久,一刻钟过去了…半小时过去了…将近一个小时之后,仍旧没有回复。

    她拔通扶苏的号码,然后听到“您拔打的电话暂时联系不上,请稍后再拔”的回应。

    “蒙叔,扶苏去哪儿了?”跑下楼找到了正在前院抱着杯子,摇着扇子的蒙毅。

    “啊?哦,他,他他去了一个有点远的地方。”蒙毅一时也解释不清扶苏去往的秘境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

    “哦。他不会遇到什么危险吧。”也并不是真的觉得扶苏会遇到解决不了的问题,只是本能的担心。

    在她的世界中,扶苏是无所不能的。

    她曾以为他是神仙或者妖怪什么的,甚至还猜测会不会是电影里的那种外星超人。

    在每个晨起日落的相处中,点点滴滴,她只觉得扶苏是一个奇妙的存在而并不在乎他到底是何种身份。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只要想起有他的存在,她便不再觉得孤单。

    他在,她的心就暖暖的。

    “放心吧,他没事。不用担心。”蒙毅轻轻拍了拍桑夏的肩,对她微笑着说道“桑夏,我想了想,关于你出生时以及你母亲的事情,叔可以告诉你。你想知道吗?”

    猝不及防,桑夏愣了会儿,然后用力点点头。

    她对妈妈的事情一无所知,从小被辗转领养,没有人关心她的身世,更没有人知道她的身世。

    而此时,有人突然将事实带到她眼前。她既惊喜又错愕,激动得控制不住身体的颤抖。

    蒙毅平静地述说着当年的事情经过,几分钟的讲述,像一辈子那么长。

    确实,是一辈子!桑夏母亲、鬼妈妈何太平的一辈子。

    ......

    短短的故事,很快就讲完了。

    桑夏满脸泪水,仰头望向满布星光的天空,浅声低喃“妈妈。”

    她终于明白为何母亲临走时将自己托付给扶苏,原来是因为他,自己才得以降生到这个世界。

    母亲陪伴了自己二十年,这一路走来,母亲的魂灵飘荡得该有多么疲累!

    “妈妈,谢谢你…”

    墨色化不开的夜空,回荡着她对母亲最深重的思念。

    蒙毅看着夜空下的女孩,心中的重量也放了下来。

    终归该让她知道的还得让她知道。

    扶苏与桑夏母亲有约不言此事,而蒙毅并未参与到这个约定中。

    当时急于渡魂而未理那亡魂的苦苦哀求,虽然这本是阴差的职责所在,但因为桑夏,蒙毅心底莫名就多了一丝愧疚与歉意。

    所以,当他将所知道的一切吐出后,也将心中的歉意释出。

    与扶苏的重逢便是因桑夏的出生促成,他能打破金乌的灵魂封禁回复原神也是因此。

    就算抛去这些原由,蒙毅也打心底想要守护这个女孩。

    像一个长辈、亲人那样。

    这,或许就是最好的安排!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威信公号:HHXS665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