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不再让你离开!

    迟来的感受,缓慢而绵长。

    恐惧凛冽澈骨,蔓延至扶苏神魂中的每一个角落,寒凉,久久无法回温。

    他伸出手,想要抚摸她沉睡的脸庞,却发现手指仍在微微抖动。欲站起身,身体却无比僵硬不受控制。他开口唤她一声,喉中却似堵了铅块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她的长睫又轻轻地动了一下,微微睁开眼睛。

    他听到自己有力清晰的心跳声,听到风吹过后院那棵老树干时摩挲的声音。

    他看到她睁开的双眼,仍旧光亮得像满天的繁星;看到她的唇嗫嚅着动了一下,眼中渗出的泪水。

    “扶苏。”

    他握住她向他伸来的冰凉小手。

    “我在。”

    他看到投映在她眼中的自己,那样温柔生动的面容。

    他仿佛看到了两千多年前,还是少年时的他站在山顶上望向照射在秦国大地上的第一缕阳光;还有那个午后烈日下的影子,鲜血自颈间喷洒而出的炙热,以及那狂风,吹了千年的狂风...

    他看着她,看着她眼中的自己。

    久久,不曾说一句话。她眼角的湿润还未干唇角微微弯起,他紧紧攥着她的手。

    这个雨夜他明白了一些事情。比如,他知道自己永远也放不开这只手。

    ..............

    静谥的后院,雨声淅沥渐褪,一棵巨大的芭蕉伸展着枝叶。蔷薇盛开爬满墙,和着雨水的清爽绽出一片芬芳。

    白素璃深深吸了一口气,这个傍晚实在太刺激了!刺激到她差点忘了自己最初的来意。

    后院廊台的灯无声亮起,随着亮光扶苏瞬身出现在廊台茶海前。子夜、蒙毅与素儿三人默契地一道走到扶苏身旁。

    “桑夏怎么样了?”蒙毅心底自责不已。事出突然,他心中余悸未消,想来仍觉后怕。

    “窒息时间太久,身体还很虚弱。燃了宁神香,让她睡下凝凝神。”扶苏表现得很平静,他明白蒙毅的心意,但此时的他并不想说一些宽慰话。

    况且,这本就不是蒙毅之过,当然就不存在言语来缓释本不该有的歉疚。

    “究竟发生什么事了?”乔子夜睁着迷茫的眼睛问道。

    蒙毅简略地将事情说了一遍,乔子夜迷茫的眼睛睁得更大了。心惊于他们经历了什么样的危机,竟然逼得扶苏动用‘生界降临’?!

    要知道,上一次扶苏使用这招时,是因为一场山洪爆发的泥石流,为救成千上万村民,扶苏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倒不是说这得耗费多少灵力,而是其覆盖面极大,当时那些被救的村民还以为自己遇上神仙了嘞!

    做为一千多年的好友,乔子夜很快就明白过来。因为桑夏。这就难怪了啊!

    “上次通报盘冥洞一事后你去了何处?”扶苏没去理会子夜探究的眼神,关切地朝素儿问道。

    彼此的生命足够漫长,因此素儿三不五时消失几个月都是常事,就像普通人几天不见差不多。但扶苏能感觉到素儿此次前来定是有什么事情。

    素儿翻了个白眼,抿嘴露出个不满的表情“怕我丢了吗?我又不是脆弱的人类。”

    其实她心里很清楚扶苏是关心自己的,但就是架不住那一丝丝不爽。然而,扶苏又又又无视了她的小情绪。

    “遇到个侵入梦境的恶灵,跟了一段时日,本想有线索了再来与你商量。没想到,下午发现了他的踪迹,追过来居然是润庐。我刚到,就瞧见你躺在沙发上了。”

    夜游者的职责便是巡视梦境。听上去有点儿空洞,但实则至关重要。说白了,就是在人类的梦境、想象空间内维持平衡、守护秩序。

    人的梦境是虚,现实世界是实,两者看上去并无太大相关。但其实,人是很容易在梦中被诱导的。说起来好像没什么大不了,但如果成批成批的人类被诱导,必然会对现实世界造成极大的影响。

    梦魇就是由普通人执念生成的。灵力者拥有吸纳天地间看不见、摸不着的能量的本事,而普通人并没有这种能力,但这并不代表普通人就没有能量。

    事实上,人类本身便是一个独立的小型能量场,无非其强弱因人而异罢了。

    某些能量场较强的一般人在现实世界无法达成野望,便会在梦境中构造一个虚幻世界,久而久之,若得不到极好的疏导,就会生出连梦主本人都无法控制的梦魇。

    白素璃就曾在三百多年前捕杀过一个穿行于人类梦境中吞噬人魂的梦魇,当时由于实战经验不足差点就栽在对方手里了呢!

    就算撇开梦魇不说,做为夜游者的白素璃怎么可能放任一个恶灵横行于梦境之界?在她的地盘搞事情,这还了得?!

    不过,出乎白素璃预料的是,那个看似平平无奇的恶灵,居然能用‘缚魂咒’将扶苏的原魂暂时打回魂境。

    虽说当时的扶苏毫无防备,笼罩润庐的结界也只是用来隔绝一般生灵而没有多少屏障作用,但仅凭对方能悄无声息潜进结界且不被扶苏发现,这等实力也让白素璃意识到自己根本不可能是对方的对手!

    困住扶苏的目的现在看来一目了然:掳走那个女孩。

    扶苏朝素儿深深看了一眼,说了句“谢谢,素儿!”

    他从来不向人道谢,因为他从来不需要别人帮助。所以这话说得着实有些生涩。

    如果不是因为白素璃的追踪,扶苏在魂境中一时半会儿肯定苏醒不了。那么...将会出现他最不能接受的后果!

    “那个恶灵是何模样?”当务之急是弄清楚来者是谁?蒙毅的问话打断了素儿的思绪。

    “个子很高,与扶苏相当。身形魁梧,面容嘛我并未与他正面相对,所以没看到长相。”白素璃想了想“穿着也很普通,就是那种带兜帽的卫衣,哪儿都买得着,满大街都是。”

    蒙毅摇头看向扶苏“我却是连其身形都未见着,只见那锁链横空出现。”

    能困住扶苏、打开时间结界,这显然不是一般小鬼恶灵能做到的。

    “锁链?”乔子夜从头至尾一头雾水。见扶苏与蒙毅两人对视一眼,心中对自己的一无所知感到极为不满。

    “先回吧。素儿,近日注意行踪!来者不善,你也需要万事小心!”扶苏说道。

    乔子夜不满扶苏的无视,嘟囔着还想再问些什么。

    白素璃心中微微一暖,知道扶苏对大家都是在意的,但一直以来从未听他说过这种关怀备至的话。

    他变了!不过这样的改变,或许并不是什么坏事。

    心中想着,素儿挥手打开藤蔓之门,道了一声别转身离去。

    乔子夜则在蒙毅的推搡下不情不愿地走出润庐,他觉得自己更像是被赶出来的。细想想,这栋山居可是自己亲手置办的啊,万万没想到居然会有这样一天!没良心的两个死老鬼。

    此时哪儿顾得上乔子夜的怨怼,扶苏瞬身来到桑夏房内,他听到她在梦中呓语喊了自己的名字。

    看到她此时恢复了血色的脸庞,一丝劫后余生的庆幸浮上心头。

    事发突然是没错,但这万幸是侥幸,这样的事情可一不可二。他从来不相信奇迹会经常发生。所以,再不可令她置于危地了!

    ‘不管将来如何,我都不会再让你离开我的身边!’

    房中微弱的落地灯亮在一角,看着床上睡梦中仍紧握着拳头的女孩,扶苏双手打开,一道无形结界从房中扩张蔓延。

    蒙毅站在山腰上看到笼罩着整个润庐的气浪,沉思了片刻。

    两千多年了,这会是扶苏的机缘吗?

    如此,也好啊!总算,这个劫暂时算是过去了。

    蒙毅深感安慰地笑了笑,望向远处如墨的天空。

    雨水洗过的夜色,三两颗星光闪烁后,渐渐整片星空亮了起来。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威信公号:HHXS665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