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头号人物乔子夜

    初秋的雨夜,与故人相见的凉风中,阿妖终于开口了。

    多年来,阿妖心中一直都很清楚,与黑影之间名为交易实为逼迫的事实。

    那些钱财对于黑影来说根本没有任何意义,而自己也不是非得到那些财富不可。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这也是陆沧浪教她的。虽然,她走的道是灰色的。但总归,她也没害过人性命。

    不是她不愿意结束这个危险关系,而是她很清楚自己没有能力。更关键的是,双方也还没到鱼死网破掀桌子的时候。

    而现在,她有了十分的必要!必须要结束这可怕交易的理由。

    如果你知道对方是个恐怖的存在,却不知道对方要干什么。你认为他在谋划计算的与你无关,但实际上,这就是温水煮青蛙理论。不知不觉,你会发现自己已经无力挣脱。或者,等你反应过来时,已经皮开肉绽血肉模糊了。

    总之,不论是什么缘由都好,在听到陆沧浪的名字那刻开始,阿妖心底的挣扎高下已定。

    “别说了,我知道。”短暂的停顿“你知道我都知道。”

    扶苏是了解她的。世人在她面前,心思是透明的。她在扶苏面前,心思是透明的。

    一物降一物,谁都会遇到命中的克星。

    “就算你不激我。为了陆沧浪,我也知道自己该怎么做。谁让我欠他那么多人情债呢!欠了债,就要还。不是嘛...”

    是啊!她玩乐似地来到人间,有的是大把崇拜者,不论是拜倒在容颜之下还是迷于幻象。但却没有一个人像陆沧浪那样对她真诚关心。

    多年来阿妖每每想起沧浪,就会象人们想起离世多年的亲人一般思念万分。

    夜风里,阿妖又再点燃一根烟,低头透过楼板看着那张陌生的容颜。原来每次看到这个乔先生时,心中生出那丝奇怪的不忍是有原由的啊!

    “幸好,他还活着。”阿妖夹着烟的手指不自觉微微抖了一下“他可是名录里的,头号人物!”

    “什么名录?”扶苏眼底划过一丝惊意。

    “黑影的追踪名录。”这么多年,阿妖已经积攒了许多记录。黑影令她调查的人中乔子夜是最早、也是最频繁出现的名字。

    “我可以将名录给你。”不等扶苏询问,阿妖立即表明自己的立场。

    即然决定了,就不会游走于两边。她阿妖决不是那种风吹两边倒的墙头草。

    “谢谢你,阿妖。”扶苏明白她的这个决定,将会为她自己与族人带来不可预知的危险。

    “扶苏,我问你,你是怎么知道乔先生就是陆沧浪的。”阿妖心中明白这件事情已经与自己脱不开干系了。

    事实上,从黑影找上她的那天开始,她就已经身陷其中。所以,此时她需要更为理智清醒的头脑,以及对事情的全盘了解。她愿意开诚布公将自己知道的、可透露的内容一一相告,但显然扶苏对她还有所隐瞒。

    扶苏沉额低思了片刻后挥了挥手,金光过后现出一道波纹流转的‘门’。

    “此处不便说话。”扶苏抛下一句话,率先走进那道门。

    白素璃紧跟着也消失在光门中,阿妖抬头看了看墨色依旧的夜,雨夜是没有星星的,她将指间的烟蒂弹了出去,瞬间化作笼罩着‘你心所’上空绚烂绽放的焰火。

    阿妖的身影与光之门一同消失在了漫天焰火之下。

    …展露于阿妖眼前的是一处古意盎然、宁静的院子。一幢粉皮黛瓦的建筑,一壁山墙,满眼苍翠。厅堂的灯亮着,院子里有一处廊台,安置着大小合适的茶海。

    好奇地扫视着四周,幕然发现了什么,目光便停留在了廊台处。

    看着茶海上随意搁着的那套成化斗彩杯,阿妖突地感觉心脏抽动了一下。扶苏将她的神情一一收于眼底,阿妖扭头看向他,扶苏微笑点头“是它。”

    这是阿妖送给陆沧浪唯一的礼物。在当时也是价值不菲的,但她并不在意。陆沧浪喜茶,她便顺手将一位巨贾送给自己的这套雅器做为拜师礼给了他。

    所以,聪慧如她,很是震惊。

    数百年过去了,这套杯子被保存到现在她很是诧异。扶苏当时已经离开世间,陆沧浪也已经去世。是谁?代为保管了这许多年,中间还历经了数百年间的战乱。

    关键是还没有占为己有!!!要知道,一只小小的鸡缸杯就己身价数亿,这套完整的斗彩茶器可是能让任何人为之疯狂的。

    要知道,当时一直被认为是巨贾的男子,便是风流成性的正德皇。

    作为史上最另类的天子,日常喜好就是逗虎、养豹、逛窑子。听说应天府出了一位风姿独特的花魁娘子,‘没正形’的正德皇便连夜急急赶了过去一睹为快,这中间还闹了个小小的风波,这是别话。总之正德对沈清欢一见倾心,出手就是一套自己顶喜欢的茶器。

    所以,说它价值连城,一点不为过。

    扶苏见阿妖一脸陷于思索的样子,就知道她肯定已经在脑海中演算了一百种可能性。

    但是料她再聪明、心窍再多,也不会想到的。

    “是他自己。”即然阿妖决定为了陆沧浪承担巨大的风险,那就意味着大家现在已经是一个战队的人了。对于战友,扶苏不吝坦诚。

    “这是子夜的秘密。他不愿提起,我也本不该说。不过,恐怕这个秘密就是黑影令你跟踪查探他的原因所在。”扶苏神情严肃地说道。

    素儿与黑影恶灵前后相遇多次,气息判断肯定错不了。如此一来,那被阿妖称作黑影的恶灵必然与盘冥洞有关。对方关注子夜,出于何因?

    子夜不过是个普通商人,虽说身家颇丰,可古往今来有钱人海了去了。而且,黑影恶灵怎么可能会因为钱盯上子夜呢。

    若是因为自己,盘冥洞中人、徐信口中的北大人大可直接让那黑影来跟踪自己,又何必绕弯路呢?不!

    扶苏大脑飞速转动,突然联想起先前使出‘缚魂咒’偷袭困住自己、掳走桑夏的神秘人,会不会就是黑影呢?!

    但若真是同一人,就更没必要这时候还去盯梢子夜了。

    排除所有不可能,剩下的哪怕再荒唐也最接近真相。

    “他是陆沧浪,也是乔子夜,但最初我认得他时”思考之下,扶苏觉得索性还是说开了“他叫嵇叔夜。”

    “所以...”阿妖先是一怔,随后很快便想到这是沧浪多次提到过的名字。沧浪每次说起时,总是一副‘那家伙实在太倒霉了’的神情。

    乔子夜不愿提起的秘密,并非刻意隐瞒,也没有多么的了不起、骇人听闻。

    与扶苏等人相比之下自惭形秽也好,内心始终不愿面对也罢,总之除了扶苏,子夜从来没有对任何人说过自己的隐秘。

    “他每一世轮回,都会来找我。在他每一次转世前,我们会约定于十年之后的某处见面…”

    基于对阿妖玲珑心思的了解,出于无奈,扶苏只得将子夜本人不愿公开的隐秘作为底牌摊在阿妖面前。

    他很清楚,唯有如此,她才有可能真心实意地站在自己这边。也只有这样,才有可能获取黑影恶灵的信息。

    为了子夜,为了阻止有可能会爆发的某个阴谋,还有,桑夏…他不介意在非常时期行非常手段。

    ‘对不起了,子夜’扶苏于心底默念一声。

    人世多少年,扶苏也学会揣测人心了…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威信公号:HHXS665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