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时间结界遇黑影

    四道黑光急速掠过,经过气浪屏障之后,分别进入红、蓝、白、绿四幅画面中。

    果然与素儿感应到的一样,确实是四个独立空间。

    即便是梦境,在时间结界的一片红山赤石之中,素儿仍然体会到了强大的凝重感。‘破魇玦’游动于周身,制造出一个不被挤压凝结的护身小结界。

    她悬空飘浮着,右手中食指并拢置于唇前,口中轻念着某种生涩难懂的符咒谒语。

    身周的符文愈游动愈大,最后那些巨大的符文印记像被敲碎似地,随着她手指向前用力挥去瞬间张开五指的同时,散成无数密而细小的符文,如同成千上万的蝌蚪向四处游去。

    素儿最大的缺点或者说短处,便是怕水。

    不知为何每每遇到有水的地方,心中总会生出难言的悲伤。有‘破魇玦’环绕,她当然不会因为无法呼吸而溺死,况且这只是一个梦境。但置身于一片深蓝如墨的水中,她还感到一种深深的寒意。不是来自于水的温度,而是发自心中。

    对于桑夏,她并没有任何敌意,只是怀疑。

    怀疑一个人不是说相信就能相信的,有时候就算是亲眼所见,也未必会真正地信任一个曾经怀疑过的人。

    所以,即便是心里没底,素儿还是一头向前扎去,以类似于人鱼游动的姿势继续前行查看。

    一方面她想证实自己的猜测,在这深蓝之中搞不好就藏着某些秘密;另一方面,必须用实力证明自己才是梦幻之境的绝对力量,这可是她的地盘啊!

    若说深蓝之中是寒意,那么,处于一片白茫冰晶之中的素儿就是如坠冰窟了。

    这就不是一种感觉,而是具象的冷。不,是具象的冰冻。

    要不是符文隔绝了大部分的寒气,此时这个灵力分身恐怕已经冻成一座冰雕然后化无了。如此一来,她只得放弃用符文探查的念头。自掌中渗出丝缕金色灵力,触须般缓缓向四周伸去。

    这是扶苏在她进入梦境之前留在她掌中的灵力,此时倒是真的派上用场了。

    另一边,绿色画面内,好似个植物天堂。

    四个各成一方的独立空间内,唯有这里令素儿稍感心安。巨大的叶片辅天盖地,差点让她以为自己误入了某个人迹罕至的丛林。

    但与其它三处不同的是,她试图让自己飘浮起来,但却发现根本做不到。

    某种奇怪的力量将她释出的灵力一一分解,消弭于无形。连‘破魇玦’的符文都不受控制地从身周自觉飘游去了远处,不消一会竟也不知所踪了。

    更奇怪的是,‘翠神链’未经召唤就‘噌愣愣’地从背后冒了出来。萦绕着链身的碧绿之色幽幽地浮动着,周边的灌木深林中不停地有类似的幽光向链身游去。看上去就像是翠神链在不停地吸收着这片绿意中的某种灵气或者能量…

    …………………

    窗外秋雨绵绵,沉睡中的少女均匀地呼吸着,卧塌旁站立的少女则眉头紧皱。

    蒙毅站在床尾,焦急地来回看着两个女孩。窗畔的窗户开着,雨水飘进种满了花花草草的窗台,扶苏看着那些滴落在枝叶上的小小水珠,微拧着眉头…

    枯绝的时间结界中,也下起了雨。

    素儿悬浮在半空中,茫然地望向远处。很快,她便意识到这不是雨。这是她所不知道的某种神奇力量,‘破魇玦’亿万符印在这‘雨水’中被冲洗一净。

    这不是安静等待接受检阅的地方!时间结界作为亡者世界五大结界之一,自然不可能是她这个夜游者可以随意窥查的。

    但这指的是真实的时间结界,而不是桑夏梦中的。

    如果这个梦中的时间结界具备不可侵犯的能量,那是不是意味着自己之前感受到的压力并不是梦境模拟出来的幻象,而是真实存在的?!

    素儿拧着一对浓眉心惊于这个猜想,正在她觉得智商不够用之时,先前游到极远处的一道符印传来异常震动。

    意念一动,瞬息化身而至。

    “谁?”素儿刚现身便感觉到身旁一道影子闪过,以极快的速度四下观察,并用灵力搜验后发觉并没有任何痕迹。

    素儿立刻飞身到符印所在的位置,落地的瞬间符印消失。顺着符印消失的位置看去,便发现那红色岩石上有一块棱形印记,凸出状,像是被粘上去的一块石头。

    素儿俯身细看,那奇怪的棱形石头与周边的石质相同,不同于的是其表面极其光滑,形状像一只奇怪的镯子。

    素儿伸手想要测试那块棱石是不是活动的,手指与石头触碰的瞬间,一道影子蓦地向她飞扑而来。几乎是同时,素儿分身周边一道无形的墙升起将黑影挡住。

    当黑影被挡住去路愣怔的瞬间,素儿掌中释出扶苏的灵力,化作一根金线反手挥去。

    ‘啪’一声巨响,抽打在来者的颈部。

    黑影大约是没有计算到自己会被反偷袭,瞬间落于下风,一时惊愕地倒退了几步很快定住神,从身后抽出一柄古老的青铜剑。

    “是你。”素儿手握灵力丝线沉声吸了口冷气。

    这身装扮,素儿再熟悉不过。

    一身长黑衣,兜帽罩住头部,脸埋在阴影中的黑影沉闷地低着头“夜游者。你的职责是什么?”

    这是她跟了他那么久之后第一次听到他的声音,低沉如瓮。

    素儿微微一怔,没想到对方知道自己的身份,更没想到的是他居然还会提问。

    “我的职责?哼,梦幻之境均在我职责之内。”想了想,又再补了句“还有,我的职责就是对付你这种东躲西藏的小人。”

    虽心知自己未必是黑影的对手,但是素儿就是这种炸毛性子。反正,不管打不打的过,先鄙视了再说。

    “哦”黑影仍低着头“这里是时间结界,不是你的梦幻之境。与我为敌,你会死。”

    虽然话语间不带任何情绪,听上去就像似最随意的交谈。但在素儿听来,却无比刺耳,感情对方这是压根没把自己放在眼里啊。

    等等,时间结界?他说这是时间结界!

    “唬我?这明明是梦境。”虽然,前一刻素儿也有此怀疑,但这猜测太不可思议了。太离谱了啊,这只是梦。是桑夏的梦。

    “夜游者,离开。”黑影似乎并没有想要与她交手的意思,话虽不好听,但还挺客气有礼地做了一个送客的手势。

    这………

    刚打算先下手为强的素儿,被这奇怪的氛围整得有点儿茫然。

    难道,黑影说的是事实。

    ‘破魇玦’拥有破解一切虚幻之境的能力,但就在刚才,符文居然在她面前被冲洗得一干二净。恐怕,这真不是她认为的梦境。

    在这片连绵不绝的红山赤石中,不知道埋葬着多少被惩罚的灵魂。凝重感愈来愈时显,她已经迈不动步子、使不了灵力了。

    僵化自外向内蔓延,素儿试图扭动手指催出‘破魇玦’的破势符印,那是她的杀招也是保命用的不二之选。

    但却发现,一切都晚了,她已经失去了对自己身体的控制权。

    这是四个灵力分身之一,在进入四道‘门’之前她已经在心中预想了最坏的打算。

    灵力分身的灭亡对夜游者来说便是生命的损耗,她当然不会因为一个分身的灭亡而立即死去,但会失去这部分灵力。而这部分灵力承载的所见所闻、获得的信息也都将消失。

    最重要的是,分身灭亡会对她的原神造成不可逆的伤害。

    无力回天了,干脆也不挣扎,素儿索性闭上了眼睛。

    怪不得对我这么不屑,原来你都不用动手就可以埋了我。

    *&……%¥#@素儿心底奔过一万字咒骂…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威信公号:HHXS665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