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神队友、神经病队友

    不出所料,师暄暄的原魂果然是在坠地之前便已脱离了身体,所以对之后发生的一切毫无知觉。

    “呵呵,我们不在这儿,你觉得你能醒过来?”阿妖捏着鼻子怪声怪气地说着,心想‘你还真能挑地方摔,垃圾箱,真是够了,幸好不用老娘去翻’。

    心念之声落入耳,扶苏冰霜敷面,没有一丝表情。

    “多谢!”师暄暄急急道谢,突然想起“不好,糟了。鹤大人,小飞!”

    “哎哟,老头儿在呢……”一旁冒着青光飘浮着的铜书中响起苍老的说话声,大脑袋器灵鹤老扭着比例失调的身子缓缓出现。

    “小小嗳,唉…那个幻灵小子真不好说咯。”大脑袋不停地摇摆着身躯,不甚舒服的模样。

    月圆夜,幻灵族新晋阴间考察使白与飞,循着秘符引导进入时间结界,之后他在其中发生了什么外间无从得知。

    当时师暄暄通过符文感应到白与飞时,被一股巨大的力吸向了大厦外在半空中,器老鹤大人在情急之中为保师暄暄不被时间结界吸入,遂将她的原魂从身体中抽出封入铜书之中。而鹤老的器灵之魂则自封于师暄暄身上,避免她的身体在坠落后摔得四分五裂。

    要紧要慢的关头,鹤老能做到这个地步,说实话,师暄暄心中是真的被震动到了。

    “没成想自那处跌落,老头我一时也没能醒神。”

    当时,自时间结界中迸发出的巨大作用力将师暄暄的身体击向了高楼之下,若不是鹤老的器灵之魂,恐怕还真的会血肉模糊惨到不能看。

    器灵之魂也是魂啊,能量作用之下也不可能不受半点损伤。鹤老扭完身子后,又开始晃起他那颗硕大的脑袋。

    “那,那,那这个,铜书怎么会在垃圾箱里的?”阿妖很纠结这个问题。

    “什么?!!垃圾?箱!!”大脑袋鹤老顿时停住了扭动,原本快要睁不开的眼睛瞪得牛大“唉哟哟,怪不得一股子味儿呐。”边说着边吸了吸鼻子,一副嫌恶的表情。

    “暄暄,小飞他……他怎么了?”林染低声问道。

    “现在还不清楚他在那边发生了什么事,不过别担心,小飞应该是找到破离石了,不会有事的。”拍了拍林染的手背,师暄暄安慰道。

    这话是说给林染听的,同时也是说给自己听的。事出突然,师暄暄此时醒过神来不觉感到有些后怕。

    “这儿不是说话的地方,来润庐寻我。”扶苏也不知道为何,看到林染焦急难过的样子,便有种心下不忍的感觉“白与飞,我想他应该不会有事的,无需太担心。”

    扶苏深深地看了林染一眼。这个眼神让林染感到了一丝心安,揪着的担忧也略略放松了。

    “扶苏你回吧,我留下来,后面的事儿我能帮得上。”阿妖在此时表现出的仗义令师暄暄感激。

    次日清晨,林染推醒卧睡在病房外长椅上的吕梁,办理了出院手续。

    借着感谢之名,阿妖将医护人员们的记忆修改成了另一个版本:打算复出的师暄暄因拍戏时威亚断裂摔伤而受了轻微脑震荡,肢体多处挫伤,在及时的治理与细心的看护下师暄暄醒来后转院……

    吕梁发挥出他堪称教科书式的公关能力,在回程路上的短短时间里,动用了所有人脉关系制造新的新闻点。

    安排剪辑组制作了足以乱真的所谓‘事件还原视频’。在这个版本的视频中,前红影星师暄暄为复出秘密拍摄,在试拍过程中不慎受伤…

    再聘请黑客对流传于网络的视频进行处理,等等相关一系列补救措施后,关于灵异说的平复效果显著,但是这个息影多年的‘过气’影后又再一次莫名其妙地红了。

    一车人去往机场的路上,林染用手机翻查着一夜之间各种关于师的小道消息,有声称与她正在合作拍电影的,有抱大腿p图搞绯闻的,吕梁的手机更是被各路媒体电话打到飞起……

    “人类真无聊。”忙活了一上午的阿妖伸了伸懒腰“这车空间倒是挺大的,哈…”

    而一直张罗忙活的胖子吕梁,此时内心的小世界有点儿混乱:我就说老板有问题啊!

    他清楚地记得接到医院电话时医生曾说除了心跳与呼吸,大脑没有任何活动。

    但就这么大的事情,林染一个小姑娘居然不哭也不闹,就安静地在房里守着。

    这冷静得也太不合理了,而且一夜之间人居然就好了!

    当然吕梁并不是不希望老板醒来,只不过这事情实在太诡异了,要说老板是正常人打死他都不信。

    还有这个半路不知道哪儿杀出来的老板的朋友,这女人从来没见过,不过长得倒是很有辨识度啊可以考虑包装一下……

    嗳,我在想什么呢?!现在,眼前要考虑的是怎么过机场这一关啊!

    吕梁心里七上八下的,结果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经历了一整夜的变故之后,他觉得自己已经很淡定了。但是,当自己一行人平静地从一群蹲守在机场的媒体记者眼前走过时,他还是吃惊得双下巴快要掉下来,以为会被围追堵截的场景并没有出现。

    顺利地过了安检,在进入vip候机室的前一秒,吕梁分明听到记者群中有人说:“嗳,消息没错吧,是这个点的航班吗?咋还不见人,师暄暄不会是超人吧自己飞回去了?!!…………”

    师暄暄当然不会飞,不仅不会飞,目前连一半灵力都没有恢复,因此才选择搭乘航班。

    她和阿妖都没有扶苏那随意连接空间的能力,但大家都有各自的灵力特性,譬如此时阿妖使用的障眼法。

    师暄暄身边围绕着一群能人异士,堪称神级队友。在搭载着这一行人的航班刚刚起飞之时,那个分分钟就可以打开一道‘任意门’的公子扶苏,此时正舒适地躺在润庐后院的秋千上。

    这是蒙毅花了一个下午时间搭的,桑夏简直喜欢得不行。大概就是因为她太喜欢了,扶苏才以霸占它为乐趣。

    但今天午后的桑夏却不像平时那样闹着和他抢秋千,只是默默地蹲在旁边的院墙角落里拿着柄小锄头也不知道在刨什么东西。

    扶苏见没人与他争抢,顿时觉得无趣“夏……”

    没有搭理他“夏……”

    还是没有搭理他“桑夏……”

    “干嘛!”蹲着的小小身影仍在使劲儿刨着,完全没有要看他一眼的意思,语气中似乎还透着某种,不屑。

    “你怎么了?”他挨着她身旁也蹲了下来,一副示好的样子。

    “没怎么啊。”满满的冷淡和无视。

    “桑夏,你这样很不好”小丫头从来没有这么不待见自己啊!

    “没礼貌,不讲理”憋了半天就只想到这两个词。

    “哼……”桑夏扭过头看了他一眼,抿了抿唇又把脑袋扭回去不理他继续刨坑。

    “桑夏,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生病了吗?”完全解读不出小丫头那表情代表什么,扶苏有点手足无措“你在刨什么?我帮你吧。”

    扶苏伸手去抢锄头,桑夏躲避的瞬间,锄头没抢到,却握住了她的手腕。

    “……你……那个……那天的姐姐是你的女朋友,对吗?”说完这句话好像费了很大劲儿似的,桑夏一张小脸憋的通红。

    “谁?什么?……”扶苏一脸错愕茫然,边想着桑夏话中指的人是谁边抬起头,恰好看到站在二楼一副看好戏模样的乔子夜。

    “乔子夜,你给我下来。”扶苏拿走桑夏手中的锄头扔在墙角瓦罐旁,站起身“桑夏,你说的是阿妖?”

    被牵着手走进客厅,桑夏红着脸点点头。看到扶苏一本正经的神情,她莫名其妙地有种心虚的感觉。

    “是不是这家伙跟你说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扶苏指着慢悠悠晃荡着两条胳膊走下楼的乔子夜。

    “什么叫乱七八糟,扶苏”乔子夜仍旧一副看好戏的吊儿啷当样“阿妖喜欢你是事实吧,追着你是事实吧,曾经和你生活在一起很久也是事实吧。嗳,让我想想,多少年来着?“

    乔子夜装模作样地靠在楼梯把手上掐着指头,桑夏斜仰头四十五度看向扶苏,正迎上他的目光。

    “你给我闭嘴!”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神经病一样的队友,扶苏深刻地体会到了这句话的精髓。

    只是离开了那么一小会儿,乔子夜这个长舌男居然就已经把自己给卖了个干净。

    再看桑夏一脸狐疑的神情,扶苏觉得必须反击才行“阿妖喜欢的不是你吗!想想当年她是怎么叫你‘沧浪兄’的啊。”

    扶苏学着当年沈清欢的娇媚语气‘沧浪兄’三个字拖着长长的尾音,差点没把乔子夜给恶心死。

    反击是反击了,可是显然极其的无力,且收效约等于零。

    在乔子夜发出猪一样的笑声后,扶苏终于忍无可忍地扑了过去,润庐客厅登时吵闹一片……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