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神器无根性

    扶苏心头正琢磨着得好好问问桑夏时,小丫头已经走到身边了。

    抬起他的胳膊,捊上毛衣的袖子看了又看。

    “咦,为什么没有呢?”

    “没有什么?”这丫头的好奇心大概全用了自己身上了。

    “小飞爸爸的手上不是有那种蝌蚪一样的符号嘛,为什么你没有呢?”眨巴眨巴大眼睛。

    “当然没有。我又不是他们秘族人,怎么会有秘符。”任由着桑夏摆弄着一动不动完全没脾气。

    “哦,所以反正你就是没有咯。”

    “嗯,没有呀,怎么啦?”

    “没有啦,人家就是好奇嘛。”

    果然是这样,好奇心都在他一个人身上用完了。

    “把那颗石头给我看看。”

    扶苏摊开手掌,桑夏从外套口袋中取出那颗‘葡萄’。

    紫棠色,这种不多见的颜色,在石头中尤其。

    原来并不是玉石润泽光滑而显得剔透,实质上它就是半透明的,透过石头隐约还能看到手掌中的纹路。

    椭圆的轮廓下有一些平坦的切面,切边早已被磨得光滑无比,看上去更像是那种多面体。

    玉石中有一些絮状纹,这并不少见,许多类似的色石、玉石中常带有这样的絮状物。

    只是这玉石中的絮却有些与众不同,似乎正在流动。

    扶苏以为自己眼花了,眯起眼细看玉石时,却发觉那其中的絮状物流动得更快了,再一看又是静止不动仍是原来的形态。

    他摇摇头,觉得有些怪异。不自觉地眨了眨眼。

    便就在这眨眼之间,突然,一个画面也不知是浮现在眼前还是只闪现于脑海中。

    画面中许多人跪在地上,但并不是润庐客厅的地面,而是那种泛着深红色光泽的‘彤地’。

    彤地?!扶苏感觉脑袋有些沉重,双眼模糊得很。

    彤地,咸阳宫的彤地?!

    那地上跪着许多人,他听到有人说话“陛下,此物乃神器也,得之献与陛下,着方士使之炼药,必成!”

    父亲!

    他看到端坐于上的始皇父亲衣袖一挥,笑声大作。

    来不及细看,那模糊的画面便愈来愈模糊,霎时便迷蒙得再也看不清了。

    只觉得后脑勺被谁拍了一记,扶苏回过头却见桑夏一脸茫然地看着自己。

    “怎么了?”桑夏双眉拧起紧张地问道,双手正捉在他的臂上。

    是谁?!!扶苏上下左右打量了客厅一遍,除了桑夏没有旁人。

    发生了什么?怎么会这样?

    桑夏伸手向他额头摸去,扶苏顺势捉住小手,轻声安慰道“没事,我没事,刚才可能是走神了。”

    “哦。”桑夏仍有些担忧地盯着他。

    “你在家洗漱一下,我去趟明堂,很快就回来。困了就先睡,放心。”

    “先睡什么先睡,说好了不睡的。小桑夏,到子夜哥哥这里来。”乔子夜走进客厅,手上抱着自己的外套。

    浑不吝的二货八成是听了墙根,这个猥琐至极的家伙。

    扶苏此时没心思收拾他,只不满地瞥了这个蛇精病一眼,拍拍桑夏的手,站起身便消失了。

    “你说这人,大半夜的跑哪儿去,小桑夏,你也不管管,嘿嘿。”

    “闭嘴,正要找你算账呢!”前后脚进屋的蒙毅坏笑着朝乔子夜走去。

    不一会儿,润庐客厅中惨叫声和银铃般的笑声此起彼伏,像一曲交响乐,简直不要太好听。

    ……

    “坐吧”南院屋内,元慎坐于窗畔正沏茶“来得巧,喝茶。”

    窗畔前摆着两张古木椅中间列着一矮桌算是茶几,窗子靠着后山,映着被风摇动的枯枝,影影绰绰。

    屋内不大,三两步扶苏便近到元慎跟前,就着另一张椅子坐了下来。

    “小飞去那青年房里了。”

    “嗯,你知道我会来。”

    “猜测罢了。”

    “还猜到了什么?”

    “你可真有意思。”

    说这句话说是有原由的,白与元慎一来润庐便仔细地观察着所有人。

    除了疑似有亡者界微弱的能量痕迹外,最令元慎不解的是,扶苏居然会与那个不起眼的普通人类女孩产生情愫。

    这二位,怎么看怎么挨不着边啊。

    若是让珏翎知道自己败给了一个寻常女子,啧啧,那场面实在不敢想象啊!

    “难道不是你更有意思?!”扶苏自然不知道元慎感叹的是自己的情事。

    “哈哈,公子可是来解惑的?”干笑两声,毫不掩饰的应付。

    “不知元慎兄是否愿意为扶苏答疑解惑?!”

    “不论是珏翎对你的情意,还是你对小飞的相助,只要你问,我知便答。”

    元慎心说我这大半夜的不睡,把儿子赶到别屋去就为等你过来,你还问这么白痴的问题。

    也不知道珏翎喜欢这家伙什么?!人傻,品味又,又那么…特别。

    真是,白瞎了那万年帝柏树魂啊。

    “扶苏若没猜错,那根本不是什么神明留下来的火种吧。”

    “元慎兄摆了这么个阵势,是否与取破离石有关?不过我想不通,你若需要我们的帮助尽可说明,何必大费周章。”

    哦,还不算太蠢。不过你也未免太自以为是咯。

    “前两个问题,稍后为你解惑。至于你说的帮助,我想我从头至尾没有需要你的帮助。”

    说话间,茶盏空了。元慎慢条斯理沏了起来。

    “哦,那是我多余出手了。”扶苏气定神闲等着。

    “也不能这么说”将沏好的热茶递了过去“来,喝茶。”

    “公子出手,元慎感激,盛情在此不表”本来也没想要谢,意思意思客气客气得了。

    “只不过即便是公子不在场,这不是还有其他人嘛,这点小忙,元慎的意思是不劳你出手。”

    见扶苏只点头不说话,元慎露出一个满意的微笑。

    没错。就是看扶苏不顺眼,就是成心要挫挫他的威风。

    无关乎大义,纯粹就是私人恩怨。

    与白与飞对父亲的印象不同,元慎其实是个有情有义的。对打小一块儿长大、情如亲妹的珏翎那是没话可说的仗义。

    几句话便让元慎在心理上占了优势,也没打算无聊透顶地继续一味打压扶苏。

    “那是地穷炉中的瑰火。”

    扶苏猜的没错,元慎说那火种是神明留下的,不过是故弄玄虚罢了。真不知道是什么恶趣味。

    “你上次来飞羽洛溪时,珏翎与你说丢了三件神器。”

    “只是她性子单纯,外加因为‘某些事情’而不思管辖,所以并不知道那些神器的具体功用,更不知道其实飞羽洛溪中的神器大多是需要互相配合方能催动的。”

    元慎说‘某些事情’四字时,扫了扶苏一眼。某人心里也是有数的,不过面上没有表现出一丝不自然。

    “地穷炉被盗,我们幻灵族之所以未有太过紧张,便是因为若无瑰火那地穷炉就不可能点燃,也达不到它应有的功用。”

    扶苏不住点头,心底慨叹,秘族不愧为秘族!

    “传说地穷炉是远古天地冰封时,神明为天下万物生灵留下的一线生机。只有靠近它才能获取热量存活下去。”

    “冰封时期过后,它与天荒灯一并入了亡者界。天荒灯成了指引亡魂一路前行的明灯,而地穷炉则帮助那些迷途的亡魂短暂停留积蓄能量继续前行。”

    “这样说来,这灯和炉怎么会与盘冥洞这样的邪恶之物…”扶苏疑问道。

    元慎抬起一手打断了扶苏的说话,尽职尽责地为他答疑解惑“天地自然造就一切万物,原是没有根性的。这你也该最是清楚。”

    “亡魂与人性相同,总有懒惰、沉迷于眼前的一类。而这一类亡魂在遇到地穷炉后便不肯离去了,贪得一时是一时,不愿进入轮回转世。”

    “但是亡魂本身极为脆弱,依伴于炉边盘旋时间久了竟被熔了魂。而这些被熔掉的亡魂最后化成了魂末。”

    听完元慎的一番细述,扶苏对天荒灯与地穷炉确实有了基本的了解,但脑海中的问号却越来越多了。

    元慎再强,也只是秘族中人。

    扶苏自问对天地间的秘族还算是了解颇多的,无论东方、西方还是陆地、海洋,均有接触。

    从没听说过哪个秘族与亡者界间存在关联,更别说亲密接触了。

    但此时元慎说的头头是道,听上去绝对不是瞎扯。

    那么,元慎是怎么知道这许多亡者界中事的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