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父亲!

    “我?!”

    “与我有什么关联?这石头究竟是何物?”

    “之所以说它与你有所关联,是因为它原本是属于你父亲的。”

    “…父,父亲?!……”扶苏的手蓦地一震,眉头陡然拧起不可置信地盯着元慎。

    后者继续说道“这颗玉石呢,是我父亲自亡者世界带回来的。”

    “前面与你说了,他老人家是我族上任阴间考察使。每年圆月夜他便会去往亡界者任一结界例查。”

    “那年他老人家去到的便是‘生门’。便是在那处遇到了你父亲。”

    “当时你父刚从洗灵河走出来,我父亲见他手中还握了物件便与让他交出手握之物……”

    ………

    隔了两千多年的岁月,第一次听到了关于自己父亲的消息。

    刹那之间,扶苏只觉得自己像被裹挟着无数个日夜的剑刃刺中了。

    他困难地抬起眼皮如蝴蝶扇动翅膀的慢动作那样,缓慢而沉重。

    看着元慎,却像看到了父亲模糊的影子。

    对于天下人来说,那是始皇帝,但对于他而言,那更是父亲。

    无数日夜里,他也曾思考过那个问题。如果,当时真是父亲让他去死,他是否会憎恨这样的父亲。

    答案,是否定的!

    自想到这个问题,到千年之后的今日,他仍不曾对父亲抱有别的念头。

    他永远尊敬、并仰望着身为千古一帝的始皇父亲。

    就算如今的扶苏已经明白,灵魂转换轮回之后又是一个崭新生命的道理。

    但之于他而言,生命只有这一次,父亲,也只有那一个!

    心头郁堵一阵气闷,扶苏扬手,雕花窗吱呀应声而开。

    凌晨时分的凉风,不请自来。

    屋顶上的瓦片原本融在夜空中看不出颜色来,此时天边渐露青灰,便将黛色显了出来。

    瓦是黑的,风是凉的,茶是热的。

    凉风吹过刚刚沏出的茶汤,隔着水雾朦胧的热气,扶苏清了清略有些发苦的嗓子

    看来是绕不开石头了,刚解决完破离石的疑惑,又来一枚‘葡萄’石。

    “你是说,这颗玉石是我父亲在轮回之前还握在手中的?”

    父亲,到底有多重要,您在死后都还握在手中?!!

    极力令自己静下心神来,回忆那于脑海中一闪而过的面画。

    那个跪在彤地说话的人,还有父亲当时喜悦的神情……

    前后反复探查数次,确认是普通玉石无误。

    但是,扶苏心里很清楚,父亲从来不做任何一件无意义的事情!

    所以这玉石有何用处?令父亲将之看得如此之重,洗了灵还执念要带着它入轮回转生!

    “没错。这我绝不可能记错的。因为对于此事,我爹说的也就这么多。”

    元慎啜了口茶水,表示自己知道就这么些,再多就爱莫能助了。

    哪里是说的不多,事实是,元慎自己当时在老爹讲起这件事情之时压根就没上心,听了有一句没一句的。

    再加上时间久了还忘了若干,所以剩下的信息也就这些了。

    但也不能怪他,这些事情原就是听听则过的。自家老爹本来就是话唠,说完这个说那个,谁能记得住这许多。

    话说,老爹话唠这个血统倒是被小飞这笨小子给继承了,唉,真是夭寿啊。

    清晨,冬日的第一道曙光拉开了破晓的序幕。

    风,攀过窗格蹿进屋中带着一丝初冬特有的萧瑟味道。

    可是再清凉透彻的风也吹不明那模糊的影象,扶苏摇摇头,脸色铁青地向后靠在了椅背上,拧紧双眉两肩垂落,扭过头盯着元慎看。

    “你对我说实话,为何独独带这颗玉石来?你若想将它交给我,大可不必绕弯。”

    元慎从椅子上站起来,晃了晃腰,就像那些上了年纪晨练的大叔一样,看都不看他一眼。

    “扶苏啊扶苏,这么颗小石子儿谁会记得?!我老爹那是游遍世间亡者界,见了多少世事轮回啊。”

    “他老人家每次回飞羽洛溪说的故事多了去了,我若不是因为认识你,压根不可能记起这件事。还不是因为珏翎…”

    元慎老爹当年说起在亡者界偶遇人类世界一代君王亡魂的故事时,年幼的珏翎也在场。

    因缘际会,多年之后,珏翎认识了扶苏且无可救药地爱上了他。

    获知扶苏的身世情况后,珏翎想起了那个久远前的故事,以及故事里的小玉石。

    于是,拖着元慎和丹,三人翻遍了老爹的遗物,这才找到这颗不起眼的小东西。

    正满心欢喜打算把刚寻到的‘葡萄’交还到扶苏手中时,没想到他却先一步通过秘境那处墟空,跑了!

    当年一时的错过也就算了,之后扶苏躲着珏翎、避着幻灵族人,这就等同于生生地将早该遇上的问题推迟了九百多年。

    可是,上次去飞羽洛溪珏翎却只字不提。这又是为什么呢?难道是她忘了吗?

    当然不是。元慎这家伙难道真有什么读心术?

    “当年她找这颗玉石也是想讨你欢心,后来冷静想想,她觉得前世的事情带给你的多半是痛苦。这么多年过去了,她之所以不说是因为不想再揭你心中的痛处,不愿看你沉溺旧事之中。”

    元慎哪里会什么读心,只不过打心底里为珏翎抱不平。

    闻言,扶苏心中对珏翎任性的印象有了改变。不过也就只是改变而己。

    “那为何你又将它带来了?带来又为何不直接交给我?”

    “这玩意扔一边九百多年原本大家都忘了。但那次你来了飞羽洛溪之后,珏翎又将它翻了出来,当时便发觉有异。”

    “我说实话,本是打算直接交给你。大概是小飞他娘收拾东西时一并夹了进去。我还以为一直在我衣服口袋里盛着呢。”

    整理好情绪的扶苏面无表情地用冷冷的目光从元慎面上扫过,后者扭过头理也不理。

    这还用想么,元慎定是打算借此捉弄自己的,没想却被桑夏截了胡。

    对了!为什么是桑夏?

    一个巧合或许真是巧合,多了就肯定说不通了。

    “可是,玉石既然是我父亲之物,为何我丝毫感应不到它的存在。又为何是桑夏将它找了出来?”

    “为何?这你也问我?公子,我只解我能解的惑。”

    那是你的女人,问我,我怎可能知道什么?

    狐疑地看着一脸戏谑的元慎,扶苏只觉得所有事情都不在自己掌控之中。

    这种感觉,极其不好!

    “这多年,这小石子儿一直都没什么变化。”元慎边回忆边说道。

    “你说,你没有感应这就很奇怪了啊?!!到底是什么原因催动它发生这样的变化呢?”

    “如果不是你的话,难道?那个姑娘?!!!嗯…”

    元慎自言自语地叨咕着,约摸是觉得自己说的极有道理,不住地点着头。

    扶苏站起身,睨了眼神探附体的某人,语气不悦道“早在你踏入润庐之时,便里里外外搜了个遍。你会不知道她就是个普通人?”

    说罢,掸了掸从窗外飘进来落在衣服上的落松针,准备转身闪人。

    元慎脑海中闪过那姑娘平凡无奇的模样,想想也确实不可能,不过是一时思路顺滑通畅连带着嘴快。

    罢了,反正留下来之后时间多的是,他有信心联手扶苏定能查个水落石出。

    寻回丢失的神器,顺便好好玩玩儿,重新认识认识这个与以往任何一个时期完全不同的人类世界。

    “扶苏,莫忘了你又欠我一个人情。”

    既然决定留下来,那就不能放过任何一个可以玩弄、压榨扶苏的机会。元慎算盘打得嘣响。

    “好,记着。哪天需要,说话便是。”扶苏完全没多想地应道。

    乔子夜八百年前就说过一句名言:债多不愁,虱多不痒。

    人会变月会圆。

    扶苏和元慎,两人对对方的印象都还停留在九百年前。

    打死元慎也想不到,当年的公子扶苏如今脸皮厚到都可以砌墙了。

    唰,一道金光闪过,扶苏立在了润庐二楼的露台上。

    城市渐渐醒来,不远处的湖光山色在初冬的清晨中显出姿容。

    成簇枯萎的荷叶趴在湖面上,水色倒映着初升的朝阳。

    在透亮的光线折射下,他看到葡萄玉石中的絮状物缓慢地游动着,那姿态宛若滴入水中的墨,婉蜒优美。

    感觉到其中渗出一缕薄得几乎无法捕捉的雾气,围着自己的周身萦绕盘旋,不出片刻便消散无踪。

    继而又有另一缕同样的雾气,再次从玉石中渗出、萦绕、消失。

    如此,往复,似是无穷尽一般。

    那雾气太薄,气息也太弱了。

    但他却感到了一种形以言状的熟悉与安心。

    这气息,是父亲!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