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被封禁的记忆(四)

    ">

    “扶苏,一切都是我犯下的罪。”

    原本应该安份死于牢中的人,却引发了一场bào luàn。

    那些狱卒与刀客们大部分都死了,流窜而出的逃狱者也多半死于那场雨中。

    但这还不是最残酷的!逃狱乃重罪,罪可当诛。这给了赵高最好的理由,斩草要除根。他当然不会给蒙氏一族有死灰复燃的机会。

    血流成河,蒙氏兄弟家族众人惨死于屠刀之下。

    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千古以来,这亦是罪。

    想到这些,蒙毅壮硕的身姿颤了颤。解封的记忆如浮出海面的冰山,一点一点展露出来。

    “扶苏!原,原来,我是去过渡者部的。”

    扶苏一怔,继而拍了拍蒙毅的肩“别急,慢慢想。”

    蒙毅的脑海中浮现出一片山林,随后是一个乌泱泱挤满了各色‘人’等的奇怪空间。【彩蛋:时间结界】

    “我以为那里是世间的某座奇山,阴差带着我遁山而过,来到一个结界壁垒。后来我才知道那里叫‘罪者牢’,牢里有很多亡魂。阴差说到了那儿的都是犯了罪的,不能即刻往生,得等待裁决。还说如果我被判罚到亡者结界受罚,也许就永远也回不来了。”

    “熬不过来就再也没有来生…没有来生,我怎么找到安宁?”

    “所以,我决定要逃出去,去找安宁,找你,找大哥,还有嫣儿…”

    为人时为守忠孝有顾虑,当了鬼他蒙毅还有什么可怕的。

    在‘罪者牢’里,每天都有亡魂被拘走,据说都给发配到五大结界去做‘苦力’了。

    所谓苦力,其实就是填在五大结界中,为结界提供能量。罪轻的时间到了放出来洗灵转世,罪重的基本都被耗尽完能量后飞灰烟灭,彻底消失。

    蒙毅决定就算要飞灰也要由自己来结束,于是,他撞向了拘禁自己的结界之牢…

    他当然没有成功,而是伤痕累累地被扔进了一个空荡的地方,没有天也没有地,只是一片苍白。

    那个白茫茫的空间里响起一个声音,威严而苍茫,分辨不出是真实的还是只存于意识中。

    声音给了他一道选择题:入时间结界受凝结孤独之苦五千年,或,封禁他最宝贵的那段记忆成为阴差来赎罪。

    神明最仁慈,也最残忍。

    路是他自己选的,所以哪怕从阴差的职责中破禁还原魂,还是没能得回那段最重要的记忆。

    如今,遗落的记忆回归脑海。

    扶苏从沙发上站起身走到蒙毅跟前,看着他那布满了血丝通红的双眼,抬手拍拍他的肩。

    有些伤痛,再亲近的人都无法感同身受。

    看着蒙毅手中冒着红光的细长bǐ shǒu,扶苏吸了口气,唤了声“蒙毅”。

    蒙毅抬头对上扶苏的目光,扶苏沉声说道“往事种种,都过去了。该记的记着,该放下的放下。莫要与自己过不去,不然就中赵高的奸计。”【彩蛋:空间结界】

    “亭兰勾为何在赵高手中这事倒没会可稀奇的,只他两次刻意提醒,我只觉一定别有用意。”

    “按说,赵高这狗东西不应该躲着我们才对吗?他凭什么这么有恃无恐?哪里来的勇气?”静心下来的蒙毅也想到了这一点。

    扶苏想了想,说道“湖心居一战,他们匆匆退去,我想并不是惧退,那一战或许只是他们的试探。”

    “那晚回到润庐后,我便察觉到山头结界有被人试图突破留下的灵力痕迹。对方必然还埋有后手。”

    “今晚与赵高相遇是否巧合先且不论。但有一点可以断定,他们定然就在这座城中,甚至可能就在我们周边,只是设了我所无法堪破的结界。”

    说到这,两人眉头皱的更深了,因为这就是他们最担心不愿见到的。

    不管赵高等人的阴谋对象是桑夏还是乔子夜,都意味着这两人随时可能面临死亡。甚至比死亡更可怕的某种事情。

    一直安静坐于旁边的桑夏也听不大懂两人商议的事情,只在这沉默的空档浅声问了问“叔,扶苏,你们饿吗?”

    最是人间温柔意,一口热汤饭而己。桑夏质朴地认为所有的悲伤只要吃饱了就有力气对抗。

    一声轻语,将二人自沉思中唤醒。

    桑夏身上那种平凡到尘埃里的纯净,还有那无论何时何地都能安静等待的隐忍,令扶苏心头腾升出无边的暖意。

    “饿。”经历了一整夜的惊变,心神交战游走于崩溃边缘的蒙毅,被桑夏的温柔说话拉回到温暖的人间来。

    “嗯”桑夏心底松了口气“冰箱里还有手工面,我去炒一炒,很快就好。”

    桑夏起身走去厨房。客厅中,两人定定地看着那个小小的身影。

    不一会,厨房里便亮起了火光,并同时传来热闹的锅铲声。

    蒙毅眼上也有一团火光闪过,他晃了晃脑袋。

    “我,大哥?!我遇到过大哥!扶苏。”不断浮现的记忆冰山终于要展开它全部的真容。

    “如何?”扶苏双眼一亮。

    蒙毅摇头“我先去了上郡,没找到你们。随后往咸阳去的路上,遇到了大哥。我喊他,他却不认得我似的,跟着另一个人狂奔于漠野。”

    蒙毅的灵魂离体后,强烈的怒意与痛楚令他很快恢复了意识,四处寻找安宁的灵魂,却是毫无踪迹了。

    “扶苏,是那个人。与如今这个赵高一模一样,但他不是赵高。当时赵高还没死,我正要往咸阳去杀了这狗贼!”蒙毅后槽牙咬得咯吱作响,恨恨地说道。

    “还有,当时那人并非实体,只是灵体形态。”

    扶苏大脑飞速动转“湖心居一战,器灵鹤老说过对方二人三魂,且言明大哥身负双重灵力…”

    “灵力者能自行修出不灭肉身的廖廖可数,可大哥的躯体为何是完整的?”

    湖心居一战中,虽对阵时间极短,但扶苏能感应到当时的黑影蒙恬是真实身体。

    “恶灵更是做不到这一点…我想,极有可能是大哥死后不久便被人盗用了躯体,且亡魂还被对方控制了。”

    扶苏边想边分析着,蒙毅双拳紧攥认可地点头。

    “可那人为何舍弃自己的躯体而去夺舍他人呢?之后那具躯体又为何成了赵高的肉身呢?”

    “你当时就遇上了那人的灵体,说明他至少也是两千多年前的人。那他的肉身又是如何保存至今的?”

    “盘冥邪阵?莫非与盘冥洞有关?”

    扶苏说到这里,蒙毅突地双掌一击“应该就是那盘冥洞,我记得当时那人的灵体盈着奇怪的红光。跟我在水下古城捕捉到的盘冥幽光一模一样。”

    一道灵光自扶苏脑海中闪过“如此说来,大哥并非受赵高所控。而是那个真正的盘冥洞中人,也就是真正的北大人。赵高只不过是狐假虎威,这个北大人才是他真正倚仗之人!只不知是何种原因,赵高的亡魂占了北大人的肉身,而北大人则控着大哥。”

    “何必多此一举呢?”蒙毅不解。

    扶苏抬手摇头“不,定然不可能是无意义的。这恐怕还是与那盘冥洞有关联…”

    说话间,先前朝远处铺盖而去的帝柏灵力复归回扶苏体内,浅叹了口气,扶苏摇头道“赵高的气息遁去无踪了,那位北大人的手段看来真是非常高明。”

    蒙毅这才反应过来,扶苏先前释出那充沛如海潮的灵力是去做了什么。若是遇上赵高时能一击拿下该有多好?却也只能想想罢了,实力不允许,只得暗叹自己的无能。

    两人各自心底均有些沉重,却未再多说什么。

    沉默了稍许,阵阵香味飘来。餐桌上,两只海碗,堆着冒尖的笋干肉丝

    桑夏睁着红肿的双眼,弯起唇角柔声唤道“叔,扶苏,吃面啦”……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