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生病了

    ">

    【昨天上架,小邪是个蠢白,是真的什么什么都不懂。要不是大家的耐心帮助,小邪可能早就迷失方向了。感谢九成新,一直以来尽心尽力的帮助,感谢肥嘟嘟右卫门的白银盟,小邪一定会对得起这份厚礼。感谢离人,鼓足勇气问大神要章推。感谢公子绾,认真仔细的看书,一点一点的指正,昨天大半夜还给惊喜......还有投给神明第一张月票的龙女姐姐,还有西兰花、杨珺、晓晓、大kk、快跑、野网、光头强、皇帝、七糖、双双........你们的温度,我感觉到了。谢谢!】

    {ps:哥,你跟我说‘放心吧,不会跟那些黑子吵的’,结果转头就跑去开火了。虽然有点生气,但我知道那是因为你在乎。哥,谢谢!}

    日上三竿,冬日里即便有阳光也不见得有多温暖。

    后院,蒙毅开口便直奔主题,阿妖万万没想到自己在给桑夏施沉睡迷咒时,多加了的那一丝灵力瞒过了扶苏却被蒙毅这个大老粗给发现了,愣在原地琢磨着该如何回答。

    “如果说我只是八卦好奇,你信吗?”

    “你八卦我信,但你好奇什么?”

    “蒙大哥你太耿直了,真的。”阿妖右手捂脸,一种无言以对的感觉油然而生。

    七窍玲珑最怕对上这种简单粗暴,她无奈翻了个白眼“好奇她梦里究竟有什么呗。”

    “那你探查到什么了?”蒙毅没有半分客套问道。

    神情语气很直白地透露着‘你要是不说实话我就对你不客气’的霸气。

    “我可什么都没探着”阿妖无奈地摊手说道“真的,我真的什么都没探着。我的灵力除了催眠之外就没有了,那女孩的梦境有一道屏障挡着,本打算探进去的一丝灵力被挡住了,根本就进不去。”

    “真的?”蒙毅狐疑地盯着阿妖。

    后院两人气氛紧张,而前院的两人则沉默得有些尴尬。

    梅傲风坐在木椅上望着远处湖光山色,两眼放空。

    “以后有什么打算?”久久之后,素儿开口问道。

    梅傲风叹了一气“不知道。”

    又是一阵无言的沉默,之后,梅傲风站起身对素儿抱了一拳“我决定先回孤峰山去。若雨离开通灵界,那个叶谪仙此时已自顾不暇,她一定需要我在身边的。再怎么说,我这千年的灵力总够她撑上一阵子。”

    素儿并不懂,只觉得这话语令她心中泛起酸涩之味。只是她不懂得如何用语言形容这样的感觉。

    虽说当年都是因为他若雨才会变成如今这副样子,但其实更多的是梅傲风想证明自己也可以倾尽所有为她续命。

    赎当年的罪也好,痴念执著也罢,反正是梅傲风的命也!

    素儿不好说什么,点点头目送他下山。

    “蒙毅、素儿…来人啊…”

    茫然的蒙毅、沉思的素儿,还有被欺负得没脾气的阿妖,被突如其来的一阵嚎给惊到了。

    三人赶紧跑回屋,一入客厅,面面相觑,三脸懵逼。

    “发生什么事了?”

    “不知道。”

    “我也想问呢。”

    跑上楼,就看到扶苏坐在桑夏床头皱着眉一脸愁容。

    “怎么了?”异口同三声。

    “桑夏生病了。快去抓药,蒙毅,快去。”扶苏语气透着明显的焦急还有些慌张。

    “啊?!!哦哦”蒙毅惊了会儿立马转头欲往外走。

    素儿量了量桑夏额间的温度“怎么这么烫啊,这是发烧了。多久了?”

    “啊?!”扶苏被问得茫然,皱着眉头想了想摇摇头“昨晚还好好的”

    “你不会用灵力帮她降下来吗?”阿妖一脸懵。

    “用得着你说?先前烫得能蒸馒头,现在已经降下不少了。”扶苏郁闷地看了看自己的手,又焦灼地盯着沉睡中的桑夏。

    扶苏的灵力充沛得可以辅满几座城,且修复效果极强。但这只对身具灵力的灵力者有用,另外因为帝柏的属性,对多数植物也有回春之效。

    而桑夏是个普通人!

    灵力可以缓解普通人的病症,却没办法治愈根除。不然子夜哪里用得着轮回再轮回,直接扶苏用‘金手指’赐他永生不就完了?

    普通人的能量构成与灵力者是大有不同的,因此灵力无法留存在普通人体内,因此也达不到多少修复效果。

    “撒手,我说你这人干嘛呢啊?”蒙毅正急着往外赶被阿妖攥住,扭头就瞪起眼。

    阿妖一脸委屈“我也是好意啊。不就是发烧嘛,吃颗退烧片就好了,急什么嘛。”

    “退…烧片?在哪里?”扶苏问。

    “我去取,马上回来。”说罢,阿妖化作一缕红雾掠出润庐。

    素儿好气又好笑的摇了摇头,给这二位上了一堂简短的科普课。

    在扶苏离开世间休眠的几百年里,人类世界突飞猛进的不仅有科技,还有医学。

    而蒙毅呢,一个没有记忆与感情的阴差,要的就是人命。药,呵呵…他哪里会懂。

    “这么神奇?!”扶苏听完不禁疑惑问道。

    “水。”阿妖不一会儿就回来了,跟素儿两人配合着给桑夏喂了药。

    “等着吧,再睡会儿就退烧了。退完烧就该醒了。”阿妖将药片塞给扶苏“如果下午还有余热就再吃一片,多喝水,别到外头吹风。”

    “哦,哦,哦”扶苏点头如捣蒜。

    感觉到扶苏和蒙毅两人正用看名医的眼神看自己,阿妖浑身不自在起来,赶紧起身逃也似地走了。

    屋外有风,扶苏关上窗,蒙毅下楼准备午饭去了。

    素儿想了想问道“扶苏,你认识桑夏的朋友或者亲人吗?”

    “?”扶苏略感奇怪反问道“何来此一问?”

    “她的梦境为何联接亡者界?这个问题我怎么想也想不明白。你先前的假设,经过这次验证,显然是不成立的。”

    “我知道。”扶苏点点头“你一入梦境,我就知道必然与上次一样。”

    “不”素儿摇头“与上次不一样!”

    “在那五道门之上,我又发现了另一道隐蔽的所在。其中也不是亡者界,就是一片空白,还有一个声音。”

    “声音?”

    “对,一个小女孩的声音。但只有声音没见到人,我想会不会是她的朋友或亲人。”

    “她已经没有亲人了。你不用怀疑她的来历。二十年前,桑夏出生的那一晚,我刚刚回到世间。途经一处村庄,发现了恶灵的气息,过去查看时刚好遇上正在渡魂的蒙毅。”

    “那时,他还是阴差。我于心不忍将桑夏母亲的亡魂暂时送回让她能生下孩子,因此才与蒙毅动了手,误打误撞之下,他解除封禁还了原魂。”

    “我也是前段时间,替子夜去皖南办事才遇上桑夏的。她母亲的亡魂跟随了她二十年,所以,她的身份错不了。”

    “扶苏,我不是怀疑她的来历。只是作为一个凡人,她的梦境中竟会是那样的一个空间,实在太说不通了!”

    “我明白,只是连我和元慎都探查不出她身上有任何异样。”

    事出有异必为妖。当然,指的不是阿妖。

    此时躺在床上双目紧闭的桑夏,就像一个巨大的问号、一团迷雾,令扶苏与素儿怎么想也想不明白。

    沉默了片刻后,素儿又再说道“那个声音自称六月,似乎是在等一个名叫神蓢的人。我正想再问些什么,就被一股无名力量给推出来的。”

    “推?”扶苏抬头盯着素儿,心觉不可思议。

    “当时只觉眼前一黑,一股强大的力量从背后推来,我一睁眼就已经回到屋里了。”

    “六月?神蓢?”扶苏双眼眯起“居然有能将你推出梦境的存在?”

    夜游者的职责就是镇守梦境,被推出梦境这种事情数百年间从未曾发生过。

    “按你的判断,那个声音是六月的话,那么,神蓢是谁?”扶苏眉头紧拧讷讷沉思道。

    很显然,这个名字必然与桑夏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也许,这个名为神蓢的人会是解开她身上这些难以解释事件的关键所在。

    是谁?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