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进阶的盘冥洞(为肥嘟嘟右卫门白银大盟加更)

    ">

    “想什么呢?”扶苏从二楼飘落,见蒙毅呆站望着远方许久,却什么也听不到。

    “在想自己是不是太胆小了。”蒙毅两眼空洞,望着远方像看着什么又似眼中空无一物。

    林鸟惊飞,而他又何尝不是呢。小心翼翼的谨慎到了连元慎都要去提防的程度,蒙毅突然发现自己变了。

    或者说,他从来都不是一个勇敢的人。

    当年的他,不也怕拂逆了始皇么。就算心里明明觉得那些丹药不对劲,却不敢谏言半句。因为他很清楚啊,那是要掉脑袋的。

    扶苏沉默地与他并排站着,眺望远处湖光山色,久久之后“莫要去想那些。”

    “可我难推此责。”

    “蒙毅,解禁还原神二十年。这二十年,你可有一刻停歇过?为我、为大哥,为两千多年前的恩恩怨怨,天涯何处不曾踏过。你做的已足够,莫要被前世所累。”

    “我不够勇敢,将勤补掘,只能如此。”

    “我们兄弟俩,有多少年没像今天这样说话了?”

    曾经的往事,没必要总挂嘴上说,两人都懂。不说是因为不想时时去碰伤疤。

    “扶苏…”

    “蒙毅,去把安宁带回来吧。”

    …………

    “若再错过此生,你还能再遇到她吗?”扶苏转头看着蒙毅,缓缓说道“人,总归都是会死的。等到那一天,你再要寻她,就来不及了。”

    蒙毅沉默地低下头,没有说话。

    “我也害怕,桑夏会生病,这让我明白,有一天她也会死的。”

    “我知道你迟早会意识到这个问题。”蒙毅并不是没有思考过,只是他不能说。

    有些事情,只能个人自己去想。因缘之事,之于他们而言,其实,可望而不可及。

    乔子夜索性就‘闭关锁国’,表面上当起了大情圣,实则根本不敢动念起心。

    离别,太重了。对于他们而言,生命那么长,有的是时间。可当生命中最重要的那个人出现后,时间就变得很微妙了。

    一边是你侬我侬的日常,一边是心煎肺熬的将来。

    “是啊。迟早!”扶苏背着手,眼中倒并无多少落寞。

    “洗灵河,还是得找到它。”蒙毅定了定神,语气坚定地说道。

    “可是,找到又有什么用?我们也进不去。”

    “可以想办法,有的是时间…”蒙毅说出这句话时,扶苏浅浅一笑看向他,摇了摇头。

    “不,我们没有时间了。如果是以前,我们还有大把时间,可如今,还有多少呢?五十年?六十年?你要用这时间去寻一个可能永远都进不去的地方,还是好好地与安宁活在一处?”

    “蒙毅,你能保证将来我们一定能找到办法进入洗灵河吗?”

    蒙毅沉默,他也只能沉默。因为他回答不了这个问题。谁也回答不了。

    “你从水下古城带回来的盘冥幽光,我已经将它的灵力属性琢磨透了。之所以还是找不到盘冥洞的痕迹,我想,必然是那法阵又改变了形态。或者说,它又成长了。”

    蒙毅两道浓眉蓦地上扬“成长?你是说盘冥洞在壮大?!”

    扶苏点点头。事实,这段时间里,他也并没有大家看上去的那么闲。

    花了不少时间将盘冥幽光的灵力研究彻底后,他却发现,就近多处都有幽光的气息。

    于是,他一个个核查过了,均无果。

    这就只能说明盘冥洞又改变了灵力形态,就像之前那样,从红光‘进化’成了蓝光。

    这不仅仅只是颜色上的区别,而是灵力结构产生了巨大的变化。

    这也就代表着那位盘冥洞中人,极可能已经凝练出了更高阶的灵力。

    湖心居一战,扶苏就判断那人可能与自己不相伯仲,那么如果对方又精进了,若再对阵,自己就必然会落于下风。

    所以,扶苏也不是没考虑过是否该回一趟林地。

    毕竟…

    “啊!”蒙毅一声惊呼,瞬间把扶苏飘到林地的思绪给拉了回来。

    蒙毅一边拍拳一边说“我知道了。我知道原因了。”

    扶苏没说话,只扭头盯着他看。

    “上次我跟你说过,遇到了个相熟的阴差。他说最近有很多亡魂丢失事件,这在以前是很少有的。可最近这个月尤其频繁。扶苏,我想定是那盘冥洞搞的鬼。”

    扶苏双眉一拧,想了想不禁点头“若只是近两个月频频丢失亡魂,那想来便是了。”

    “圆月夜小飞从时间结界里带走了破离石,这样一来,他们想要亡魂就没有那么轻松了。所以…”

    “所以什么?”蒙毅巴巴地等着扶苏接下去的说话。

    “所以,你就去把安宁带回来吧!”扶苏语重心长地说道。

    蒙毅………

    “商量事儿呢,你咋又扯些别的…”蒙毅不自在叨咕了一句。

    扶苏看着他,笑笑道“憨货。你啊…大哥势必是要寻回来的,盘冥洞即便再改变形态,我也还有办法能找到其痕迹。赵高,既然他敢两次挑畔于你,那我们更是饶他不得。所以,我们与那盘冥洞的北大人恐避不了一战。是生,是死,是灰飞,一切则看天意了。”

    “所以,蒙毅,你还要蹉跎到几时?”

    “把安宁带回来?!!”蒙毅怔怔地念叨着。

    扶苏的一番话,他从来没有想过。他不敢想,不愿意想。深心里,他害怕。怕她想起来,怕她知道自己曾因为他而殒命。

    扶苏轻轻推了蒙毅一下,说道“去吧,去吧。我在家陪着桑夏。有事,电话。”

    憨货愣了一下,突然点点头,转身下山,步履轻盈得像个十七八的少年。

    “叔要去哪?”裹着块厚实的红色羊绒披巾,桑夏从屋里走出来。

    “刚好一些就乱跑,说了不许出来,不听话。”

    喏。吐着舌头翻了个俏皮的白眼,被扶苏拥着推回客厅“知道了啦,知道了啦。叔去哪儿呀?”

    “你猜。”

    “要是我猜对了,晚上能不能陪我出去走一走。”扯着扶苏的手,小脑袋抵在他厚实的胸前来回蹭,很快扶苏就举白旗投降了。

    “好好好。但只能猜两次。”

    “叔是不是去找老板了。”

    “……你是不是偷听了,啊?”扶苏轻手捏着她的小肉脸问道。

    “哎呀,没有啦。”

    “那你怎么一猜就中。”

    “嘿嘿,叔那么喜欢老板。只有去找她的时候,叔走路才会那样一蹦一蹦的。”

    “……胡说,他哪次出去办事不都是那样的。”

    “不一样啦。哎呀,你们男生不懂的。这叫爱情肢体语言。”

    扶苏一脸茫然地盯着桑夏“你怎么知道这些?”

    “在书上看到的。哎呀,我猜对了哦,晚上陪我出去逛街哦。哈哈…”边说着人已经从怀里跑开,冲上楼去了。

    “爱情什么语言?是何奇书?”………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