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 地宫

    ">

    叶空归吾,整个飞羽洛溪最独特的存在。

    他不是幻灵族人,但却被幻灵族人唤作老祖宗。

    而就是这样一个幻灵族至尊级的老大人,当年却差点将飞羽洛溪给毁了。

    当时如果不是托了扶苏在场,恐怕珏翎、元慎,整个幻灵族人都已经湮没在那次事件中了。

    “你不知道的事情就别瞎琢磨了,这是我们幻灵族内的事。和人类世界无关,和你也无关。”元慎无情地打断了扶苏的思绪。

    “离开世间几百年,重新回来后我真的不希望这个世界在我眼前变得更不好。”扶苏冷峻地说道。

    “扶苏,你在找的那个黑影,还有赵高,是否与盘冥法阵有关系?”

    扶苏拧眉点点头,元慎继续说“破离石可入时间结界,那结界里封存了亿万年的亡魂。那么,当年撺掇贺兰盗走破离石的人是何目的还不够明显吗?盘冥法阵噬魂数量越多,幽光凝练进阶其灵力就更为强大。最终这些事的得益者是谁?”

    “这些你肯定都想到了,不过那位神秘人究竟有何目的?这人与你那好兄弟、大仇人之间又是什么样的关第?这些问题,如果归吾真的带贺兰回来,不都可解了么。”

    解惑未果,却也不算一无所获。但扶苏心头还是蒙上了一层厚厚的忧虑,回到润庐时,抬眼就看到蒙毅还坐在楼顶露台上吹冷风。

    “还没找到?”拍拍蒙毅的肩,本来思路就不怎么通达的扶苏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

    “怕是找不到了,可能真的被盘冥洞给…”蒙毅喝了口早已冰冷的茶水。

    顿了顿,继续说道“最近有不少阴差被扔到灭息界吹冷风去了,9527可能也逃不掉。”

    “就是你最近常见面的那个阴差啊,你们关系很好吗?阴差不是都没有感情的吗?”扶苏心觉奇怪。

    “是啊,所以才奇怪。最近9527总是嘀咕他生前犯的错事,还老念叨说我对他如何如何好,这个情份会记着等等。而且不仅仅是他一个,见过其它几个阴差,都有这样的变化。”

    “有感情了是件好事啊。”扶苏不明就理。

    “不,你不知道,阴差没有记忆也没有感情。但是最近这些阴差好像都开始越来越不像阴差了,越来越像…越来越像人了…”

    蒙毅的神态,好似他喝的不是一杯白水而是解忧的酒,扶苏默默地送出一抹微光,瞬间杯中缓缓升起热气。

    两人沉默地坐着,各自心头都堵着解不开的乱麻。

    茶水易冷,愁绪反复,不眠夜……

    清晨醒来闻到咖啡香。

    对茶水无感的桑夏却出奇喜欢咖啡,这是她来到杭城之后才发现的。

    有些人爱吃不爱动,而有的人喜欢什么就潜心学习并力求精通。桑夏显然是后一种。

    对于这种勤劳爱钻研的好习惯,乔子夜表示在线支持,一醒来就能喝上清香四溢的咖啡,简直舒爽。

    站在山顶山下的好景致一览无余,远处西子湖畔晨练的人们渐渐散去,马路上三三两两的车辆轻驰而过。

    城市在日光下鲜活起来。

    林染和白与飞坐在那棵歪脖子树上,两只手挨得很近。

    静坐了会儿,林染才发现院里好像少了某双眼神的注视“咦,伯父今天怎么还没起来?”

    “哦,他昨天出去一趟回来后就怪怪的,好像在担心什么。我从小就怕他,也不敢多问。”白与飞老实答道。

    “走吧,吃完早饭我得去公司了。等会儿给伯父把早餐放微波炉里,醒了打热就能吃。”

    师暄暄如果不是长得那样一个绝美的模样,大概真会给人一种保姆的即视感。

    早早起床,点火熬粥蒸了林染最喜欢的红糖馒头,还做了好几样可口小菜。

    阿妖目光呆滞,像个木偶似地扒拉着碗筷。骆宾在明堂的存在感几乎约等于零,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练就的速度,五秒解决了早餐后道了声谢匆匆下山去了。

    如果他回头,必然能看到一双眼睛正在目送他离开的背影,可惜他没有。

    抓了抓一头蓬发,阿妖眯着一双媚眼瞟了瞟身旁看上去古井无波的保姆暄,摇摇头捏起一只包子送进口中。

    林染也匆匆吃完,挎起电脑包也出了门。

    “啧啧啧,有福”阿妖手撑着歪着的脑袋“还是你有福。”

    师暄暄没搭理她,手下不停整理着餐桌。

    “我去趟‘你心所’,猿伯回来了。”

    黑影气息突变,暴起伤了阿妖后,她就让猿伯带着手下族人避居一处山谷。

    “为何还去‘你心所’?不会不安全吗?黑影要找你那里可是轻车熟路啊。”师暄暄不解。

    阿妖勾着唇假假笑着看向她“没听说过最危险的地方就最安全吗?”

    师暄暄看着阿妖的神情觉得肯定没这么简单,狐疑地点点头。

    “看,你去了‘你心所’这么多次也从来没察觉到。怎么样,跟我去一趟?去了你就知道了。”

    直到桑夏整顿完毕走出润庐时,扶苏和蒙毅两人才迟迟醒来,客厅沙发上躺着正在神游太虚的乔子夜。

    餐桌上粥菜若干,扶苏边吃着边抱着手机开始远程黏控,如今他已经是个能熟练操作手机的现代男人了。

    桑夏与林染正在往公司去的路上,手机不停响起信息声,桑夏是又羞又尴尬。

    …………

    相比开车,当然是随风遁影的速度更快。

    不到十分钟,两个人影来到远离润庐的一处街角。

    曾热闹无比的‘你心所’早已人去楼空,师暄暄的鞋跟在屋内响起‘磕得磕得’的回声。

    室内阴凉,师暄暄双手chā jìn大衣口袋中,抬眼四望察看。

    走在师暄暄前面的阿妖停下脚步,笑着说道“猿伯都查过了,附近周边一带都没有黑影等人的气息,放心吧。”

    阿妖走进吧台,打开操作间门,灯应声亮起“跟我来。”

    师暄暄左右看了看,犹疑了秒秒钟后走了过去。

    操作间约有几十平的样子,摆着一应厨具,阿妖走到中间的冰柜旁打开其中一个柜门,按下柜中一个不起眼的按钮之后,一堵挂满了刀具的墙悄无声息向两旁移动。

    师暄暄已经很久没见到这么古老的机关了,而且这机关好像并不是表面看上去那么普通的。

    “当初之所以买下这栋楼,就是因为它有一个地下室。”阿妖诡秘一笑“而且,不小。”

    跟随阿妖走进墙后秘道,经过狭窄的楼梯继续前行。

    伸手不见五指的黢黑,陡然亮起一抹红光,从师暄暄眼前窜出,跳跃似地向前蹦去。所到之处均留下一抹红光,像一束束火把,瞬间照亮了整个空间。

    师暄暄瞪着大双眼,心惊不已。

    这哪里是什么地下室,简直是座地宫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