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 妖族斗转阵

    ">

    确实,阿妖口中所说的地下室,真正是大得一眼望不到尽头。

    师暄暄大略看了看,便猜测这应该是整条街巷的地下空间。

    顶部是古老山洞的标配,挂着巨大的圆形环灯。空间呈长条状,一眼看不到远处的尽头,两边墙面上青砖已满布青苔。墙边有一些架子,架上搁着不知哪朝哪代的摆饰,琳蓢满目。

    地面很干净偶尔几处闪着不明光线,师暄暄蹲下身仔细一看“铜的?”

    “对,铜的。”阿妖走在前面答道。

    “阿妖”师暄暄走到阿妖跟前“带我来这儿不会是你需要一个游客吧。”

    阿妖看着师暄暄,认真地点了点头。

    “这是我们妖族的避难所,像这样的地方我们共有九处,这是其中之一。”

    “千百年来我们在世间行走总是被排挤,说实话,这世界又不是他们人类独有的。但是没办法,双拳难敌四手。虽然我们妖族人各自都有一些技能,但事实上这些技能也只够傍身混口饭吃而已。我们造了这样的避难所,目的就是让在受到追杀或者活不下去的族人能有一个安身之所。”

    边说着两人继续往前走去。师暄暄不明白阿妖为什么跟自己说这些“带我来你们的避难所,是打算让我来参观一下你们的杰作?还是以后万一我有需要也可以进来躲一躲?门口的机关术如果没看漏,是狐族的迷离阵护着的吧!”

    阿妖抿了抿唇,叹了口气“这我可是大价钱从狐族那边搞来的,对灵力也有阻隔作用。”

    这也是师暄暄、黑影来来去去那么多次,都没发现地宫的原因所在。

    不过师暄暄还是觉得很奇怪,虽说铜算不上什么贵金属,但用来铺面,也真是有点奢侈的。

    “不过,这个避难所现在已经不收容任何妖族中人了。而是,另有重用!”说着阿妖加快了脚步。

    走到洞顶垂挂着一只巨大吊灯的位置,阿妖停住脚步,转身对师暄暄露出一个怪异的笑容,比划了一个手势,示意她走到一旁去。

    师暄暄正缓步后退,便见阿妖双臂高擎,整个人瞬间便被一团赤色火光笼罩住。

    火光由阿妖身轻轻跃起,继而落到铜地上,阿妖单膝跪地双掌按于地面,密密的符文随着无数深红色的光流动于铜面上,向四周蔓延。

    几息的功夫,铜地之上缓慢升起一个巨大的符纹图案。

    师暄暄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只隐隐觉得那偌大的符纹图案像极了某种古老的阵法,或远古图腾一类的。

    红光勾勒出的符纹图案之中,许许多多奇怪的光点,明暗程度不一,有些极其黯淡,有些则明亮非常。密集,颜色各不一致。

    “这是?”师暄暄下意识地又往后退了几步。

    “别怕,此乃我妖族至宝——斗转阵。”阿妖站起身,微微抬着下巴解答道。

    “这阵法只有在铜体的包裹中才能不被发现。”

    师暄暄从一时的惊骇中平静下来,叹道“你居然,有妖族的斗转阵…”

    “不是我,是我们。”阿妖话音落下的同时,一旁的黑暗中走出一个身影。

    身形魁伟,一身黑衣的男子,摘下兜帽的一刹师暄暄看到了那张令她恐惧的脸。

    “黑,黑影…”

    阿妖没好气地喝了一声“猿伯,别吓坏了贵客。”

    话音落,黑影居然露出一个调皮的笑脸,全身开始抖动。

    随之,某种附着在‘黑影’身上的某种物质像流沙似地被抖落,黑影变成了另一个形象。

    师暄暄盯着已完成变化过程的男子,有些恼怒。

    “我的伙伴,猿伯。”阿妖轻抚师暄暄僵硬的后背介绍道。

    男子微笑着伸出一只手,掌心朝上半蹲在两人身前。妖族人的行礼姿势。

    “对不起吓到您了。我叫蠡海猿伯。”男子抱歉地说道。

    见是阿妖族人,师暄暄那一丝不悦很快消去。

    阿妖盯着师暄暄,诚恳地说道“我知道以你与鹤老的学识,肯定对斗转阵有一些了解。不过,暄暄,这不过是我族聊以自保的阵法而已。”

    师暄暄之所以在看到斗转阵时感到惊愕,原因是连鹤老都不知道这阵法到底去了哪里。

    而这遗失的阵法居然会在阿妖手中?!

    不是她看轻阿妖,确实不论灵力还是年纪,阿妖都不可能有驾驭斗转阵的能力。

    因为据鹤老铜书的记载,斗转阵是妖族传承的根本。远古以前,妖族就是靠斗阵转养护妖灵孕育下一代的。

    “我们的先祖说,万年前一场浩劫,世间各处灾祸连连,我们妖族也受牵连几近灭族。斗转阵就是在那块浩劫中不知所踪的。”

    阿妖眯着起说起族中往事,神色凄惶。

    “没了传承阵法,我们只得自行繁衍下一代。但是我们跟人类不同,自然孕育会耗费尽妖族人的原神,所以我族人大多没有母亲。所以,如今我们妖族人丁凋落。”

    师暄暄从来没见过阿妖这样的一本正经,这样的,伤感。

    她认识的阿妖,有点神秘有点贪财有点混不吝,在子夜的事上,还有圆月夜的连锁事件中,阿妖展现出的更多是仗义。

    总之,这个妖族女子或许没那么简单,但确实算得上是一个不错的朋友。

    而此时的阿妖,又再一次刷新了师暄暄的认知。

    “暄暄,这就是我的底牌。也是我必须为之筹谋的原由,我不会、也推不掉这份责任。”伤感稍瞬即逝,阿妖一脸严肃地看向师暄暄,语气坚定地说道。

    师暄暄两道柳眉紧拧,深心里被阿妖的气势与担当所感染。

    但,她想的更多的是,阿妖此时向自己托底其后必有什么了不得的因由。

    她突然想起阿妖曾说过‘我们来做个交易’这样的话,当时她并没多想,基于信任也好,急于想要解开心结也罢,总之,她早就已经坐上阿妖的这条船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