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 不是滋味(为离人心上居万赏加更)

    ">

    扶苏轻轻放开怀里的人儿,凑在她耳边悄声道“睡衣汗湿了,换一件再睡,别又感冒了。”

    扶苏起身走出门,看都没看乔子夜一眼就朝自己的房间走去。门自动轻轻合上,乔子夜探着脑袋也没看清桑夏穿没穿衣服,满脑子的淫秽想法忙掉转头朝扶苏追了过去…

    清晨第一缕阳光洒落在润庐山头的时候,蒙毅已经扎着围裙在厨房里准备丰盛的早餐了。

    小米红枣粥的香味飘起时,桑夏精神为之一震,蹦下楼一把从背后抱住蒙毅“叔,早。”

    “乖,快去洗脸,洗完来喝粥,熬了一个时辰嘞。还有你爱吃的葱花卷儿。”看着丫头的小脸恢复了点红润,蒙毅呵呵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缝。

    乔子夜总能在吃东西的时候准时到场,无论他有多困。

    他确实很困,在缠磨、拷问了扶苏两个小时无果后,悻悻然地回屋睡觉。

    昨夜没什么胃口,大家也没吃什么。这会儿确实都饿了,餐厅里响起一阵咂巴咀嚼声…

    手机声响起,扶苏低头看了眼后说“子夜,吃完了吗?师暄暄不放心林染开车,你送她们去公司。”

    “为什么?”问完话,乔子夜就后悔了。白痴吗?蒙毅不会开车,扶苏这个马路杀手有可能会弄个比昨晚更恐怖的现场出来。

    “不是还要去交警队吗,我没空。”

    “对了,你再去把素儿接过来。我有事找她。”扶苏完全当没听见,继续纷咐道。

    “啊?!”乔子夜一下子碉堡了。

    愣了一下,讷讷说道“我不去,你让她自己过来不就成了。”

    “已经联系过了”扶苏指了指搁在茶几上手机“素儿现在情况特殊,你去一趟吧。”

    情况特殊?!!“她,怎么了?”乔子夜小心翼翼地问道。

    “总之不太好。晚些下班你再去接她们,赶紧换衣服去。”扶苏嫌弃地睨了眼乔子夜。

    子夜默不作声地扒拉着碗里的粥,嘴机械地嚼着。

    ‘不太好?!什么意思?怎么就不太好了?’他突然想起上次去素儿家时,她的脸色和精神状态确实不太好。可扶苏说的不太好是什么意思啊?

    一路上,乔子夜绷着个脸闷声不吭的只顾开车。桑夏和林染两人只觉得车厢内气压有点低,全程无言地抵达‘苏慕’。

    “子夜哥今天很奇怪啊?”边走着,林染止不住好奇跟桑夏八卦道。原本林染不是这样子的,大概也是跟白与飞处久了,近那个什么的。反正画风已失控跑偏了。

    “是有点奇怪。”桑夏点点头,刷完考勤卡,扭头就看到正往公司大门狂奔的骆宾“不过还是骆宾更奇怪啊,都认识这么久了,还非要自己去挤地铁。”

    “哈哈,他啊,这叫避嫌…”

    两个女孩说说笑笑便上了楼。林染下意识地回头朝骆宾看了一眼,然后就看到了不该看的一幕。

    骆宾站在公司门口接过一个女孩递过来的食品袋,两人貌似聊得还挺愉快。

    林染确定那个女孩并不是‘苏慕’的职员,心下一怔,皱了皱眉……

    一路拥堵,乔子夜觉得自己从来不曾这么不耐烦过。

    他没有心情体会那些路怒症者的感受,只觉得心情莫名其妙的压抑,还有点烦躁。

    单手握着方向盘点开手机,屏幕上的界面显示着【自以为是女王病深度患者】。

    最终,也还是没发送只字片语。

    ‘出门没翻黄历啊…’乔子夜站在监控中心密密的显示屏前,内心一群羊驼来来去去的狂奔。不满值即将过载。终于轮着乔子夜的时候,那群羊驼已经疲惫而死了。

    “昨晚大雾,我们摄像头清淅度也有限,能拍到就这些。”穿着制服的女子简短说明道“黎队刚才也来调监控看过了,放心吧,对方主责。”

    ‘谁问你主责的事了?’乔子夜才不关心事故归责问题,他要的是整个事故发生过程的录像,而不是现在眼前看到的一团白雾。

    一脸懵地瞪着电脑屏幕上,几乎可以和澡堂蒸汽媲美的雾气,子夜觉得扶苏最终决定不来凑热闹的选择是正确的。

    不然,那家伙现在要么已经钻到电脑里去了,不知道会闹出什么雷人的事来。

    “就算起雾也不可能只拍到这样的吧?你们不是有很多监控摄像头嘛,别的呢?”

    “可能是那一下子雾突然变得更大了吧。嗯”制服女子边说边点头,认可了自己的这个假设“其它的就更看不清了,这个已经是最清楚的了。”

    “…麻烦了,谢谢。”乔子夜道了声谢,扭头往外走。

    这下好了,在众人面前拍胸脯自信满满的保证,还抓紧时机嘲笑扶苏对现代文明的无知。打脸了…

    乔子夜很无奈地离开监控中心,用更快的速度飞驰到白素璃住所楼下。

    站在门口,手指离门铃一毫米的距离。

    乔子夜额头抵着手臂顶在门上,深深吸了口气,然后长长地吐出。

    车开太快了!上楼太快了!走太快了!一定是这些原因导致的。脑门上那根动脉血管随着莫名剧烈加速的心跳,一鼓一鼓地跳动着,好像随时要bào zhà。

    “叮咚”大概是手滑,那根该死的手指按响了铃声。

    乔子夜吓了一跳,手忙脚乱站好,并试图摆一个看起来不太蠢的造型。

    “子夜”与平日里的声音不同,他感到一丝异样,抬眼看向声音的主人。

    白素璃穿着厚重的棉衣,脸色苍白嘴唇上没有一丝血气,眼里一惯傲然的光芒也不见了。

    “走吧。”白素璃没有任何表情,他木讷地跟在她身后进了电梯,去地下室,上车,发动…

    路上,她闭着眼侧头靠着,他的大脑一片混乱又一片空白。

    ‘你究竟都干了些什么?!最早发现素儿不对劲的人是你,最应该发现素儿不太好的人是你,看看你都干了些什么?shǎ bī…’

    一路上,子夜默默地咒骂着自己。

    路口亮着红灯,就这当儿,乔子夜不自觉地侧头看了眼正闭目养神的白素璃。

    此时的她,干净得像个孩子。骄傲的、直率又倔强的女孩。

    她从来不像扶苏那样感叹命运的安排、不像蒙毅那样愤怒,也没有师暄暄的儿女情长、更不比阿妖的世故精明。

    同样是职责者,白素璃从来都没有质疑过什么。她从来没有私事要处理,任劳任怨地夜夜出巡梦境、维持虚幻与现实之间的平衡。

    她的存在,就是一件工具。大家对她的存在也并没有付出多少关注,一直以来,她都是游离于润庐的‘边缘人物’。

    想到这,乔子夜突然觉得心底里很不是滋味…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