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章 带上卡

    ">

    距离润庐颇近的一条斜坡小径,凤凰山麓的店铺大多都打烊歇业了。只余一间还亮着灯的花店。

    陈朦包完最后一束玫瑰后,起身脱下围裙挂到挂钩上。蒙毅并没像乔子夜想的那样做了‘隐身侠’,而是在花店里当起了义工。

    将残枝败叶打扫一净后拍拍手,走到门边关灯,陈朦将门反锁后,两人便默默然走进了寒气逼人的冬夜里。

    冰雪之后斜坡路滑,陈朦小心翼翼地走着。蒙毅跟在一旁,想伸手去扶又攥摸着拳头不敢行动。一个本就不是多话的粗犷大男子,一个是稳重内敛的温柔小妇人,谁也没有多说一句话,一路便这样沉默着前行。

    拐弯抹角到了筒子楼下,幽暗的路灯下陈朦撩起一旁散落的发丝拢去耳后,带着几分感激几分羞意轻声说“我到了。”

    “嗯,天冷,赶紧上楼吧。”蒙毅的眼神里含着罕有的温柔,一阵冷风吹过急急催她回屋。

    “谢谢你来帮忙,这么冷的天你还得回去,要不…”陈朦踌躇着,吞吞吐吐话没说完便被打断“你快上楼吧,平儿一个人在家你也不放心。快回去吧,明,明天我一整天都没事儿…”

    还想说些什么,却不知从何说起,陈朦浅浅地点了点头没来及再多说些感谢的话语,男人朝他挥了挥手转身走出楼道。

    她望着那宽阔的背影,心中涟漪微起。

    这么些年,她不是没想过再找一个可以令她停下喘口气的港湾。但她一个带着幼子的寡妇又不是貌美如花也没有财富家底,自然并不受青睐。

    现实如此,容不了她去幻想。但就算是这样的境地,她也没有低下头颅随随便便任人挑选。

    朋友介绍了一个货车主给她,然后当人家用不甚满意的神情说要不凑合一起过过日子罢,她头也没回地离开了。儿子幼儿园同班小孩的父亲,离了婚家境倒是殷实,三番四次来花店相邀,都被拒了。

    难道她傻吗?不,她只是清醒。

    她的理想?其实简单不过,沉稳、实在,知冷暖、懂尊重,疼爱平儿。但这份简单,在这纷纷俗世之中又何其金贵啊!

    断了这想法之后,她便再难生出与人亲近的心思了。所有精力全用在花店和儿子身上,再无其它。直到,这个不多话的男人出现。

    接触的并不多,但他总是无声无息地出现在每个她需要帮助的时刻。两个人说话不多,只偶尔家常聊几句,但就是这样,却给足了她一种前所未有的安定。

    这份安定,或许,就是她一直求而不得的心之所向。

    那个能令她有这份感觉的身影消失在转角后,她也转身一步一步走上楼。

    蒙毅走到筒子楼外的暗处,四处看了看确定没有行人经过便隐了身形飘飞进楼内。

    陈朦进了屋卸下包与厚重的外套,从保温炉里取出饭菜简单吃了几口。之后便是一阵清洗的声音,当陈朦裹着浴巾走出洗手间时蒙毅赶紧转过身不敢再看。

    悄无声息地灯黑了,暗里夜久久之后传来她均匀的呼吸声。

    做个好梦。安宁!蒙毅默默地道别之后,一路急行,飘回润庐。

    出乎意料,大半夜的,润庐却还灯火明亮。

    蒙毅心想着不会有什么大事发生了吧,隐隐有些担忧。来到二楼却发现原来大家都在忙着收拾行囊,为明天的出行做准备。

    “叔,回来啦。”小丫头一双大眼睛眨巴眨巴笑意盈盈。

    拉着蒙毅进了自己房里“叔,你看,这是我们明天要去的地方。近吧。”

    桑夏伸出一只手,弯起小拇指“叔一定要带老板来哦,拉勾。”

    …………

    清晨,比平时上班时间还要早,桑夏已经哼着曲子高兴地在厨房里忙活起来了。

    煮粥,红枣枸杞炖开了小火焖着;揉面,等发酵后摊几个饼子;锅里还炒着菜,桌子上已经摆开了几碟酱菜;一切井井有条,美好的不像话。

    想着马上能见到查家村的叔婶爷爷奶奶和小伙伴,桑夏脸上绽开了一朵花。

    待到粥香四溢、面团在油里滋滋发响时,润庐整个便在这冬日难得的阳光下彻底醒来。

    “嗬”乔子夜一头长卷发像堆杂草般蓬乱,趿着拖鞋满嘴呵欠走下楼来“这香的,直接给我香醒了。”

    “子夜哥哥”将煎好的第一只饼盛进碟中,桑夏活脱脱一个欢乐小厨娘的模样“看,你最喜欢的糖饼子。”

    “哟,真乖,没白疼你啊。”乔子夜浑然不知身后何时多了一个人,站在桌前伸手刮了下桑夏的鼻子打趣道。

    一转头对上扶苏冷冷的眼神,瞬间整个人就清醒了。可不,冷冷的冰雨在脸上胡乱拍,谁还能迷糊?

    “说说,你怎么疼桑夏了?”冰雨本人冷声问道。

    乔子夜嘿嘿一笑“怎么,就行你疼就不行我们疼了?我们小桑夏的电脑谁买的?衣服包包谁买的?谁风里来雨里去管接管送的?你就别说是你指派的了,你就是不说话我也会照顾好我们桑夏小宝贝的是不是…”

    昨夜被倒吊了许久,扶苏才慢悠悠地过来将他从天花板上解放下来。正想再叨咕几句解解郁气,一抬眼分分钟脸色就变了。

    素儿正穿戴整齐地走下楼进了客厅,想当然刚才一番话铁定是一字不落听齐了。乔子夜整个人都感觉不太好了。

    最晚下楼的蒙毅刚好拯救了某个在心里将自己割舌一百次的人,虽然话也不太好听“得了,少吹牛。我不在是谁欺负丫头的?!子夜啊,你可莫要胡吣瞎咧咧了。难得让你做顿饭,可没把老哥我给薅死过去。”

    “嗯嗯,都是我错都是我不好。”乔子夜全无斗志了,难得嘴上吵架输人又输阵,悻悻然退出客厅这个战场溜上楼洗漱去了。

    早餐一片欢声笑语,大家纷纷表示桑夏的厨艺大有精进,尤其是糖饼简直令人食欲大增,最后碟空锅清,乔子夜识趣地帮着蒙毅一块收拾起来。

    拍拍桑夏的脑袋示意她上楼,扶苏转头对厨房里喊道“子夜,一会儿去趟商场。”

    “好嘞。”欢快地答应,心想着总算有求于我的时候了吧。

    得意没到一秒,立马就听到另一句最不想听到的话“带上卡。”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