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 省亲四人组

    ">

    素儿坐在沙发上吃饱了整个身子愈发暖和,看着厨房里打下手的乔子夜一脸沮丧样,莫名就觉得好笑。好笑之外,似乎还有点儿奇怪的可爱。

    可爱?!!素儿顿时有种想要捶胸的感觉。

    这家伙哪儿来的可爱?这是怎么了?最近看到他,虽然还和以前一样忍不住地互怼想抽他几下,但却就总觉得莫名的舒坦。

    难道,她堂堂一个夜游者,竟沦落成暴力狂了不成?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啊?!

    素儿脑袋瓜子乱成麻,蒙毅和子夜则收拾停当洗了樱桃坐在餐桌旁,边吃边聊着些有的没的。

    楼梯传来脚步声,厅中三人看着缓缓走来的扶苏和桑夏,突然静了下来。

    180+的扶苏和160刚冒出头的桑夏,光看身高还真有点不太协调。一个清冷温润一个明亮跳跃,就像元慎的观感一样,这两位怎么看怎么不挨着。但奇怪的给人一种极相衬的视觉效果,怎么看都觉得很舒服。

    登不登对有时真不是外形气质能决定的,看着舒服或许才是关键。

    大概是感受到了被注视,桑夏低头看了看,茫然道“我穿这个衣服不好看吗?很奇怪吗?”

    扶苏微笑着打量了一番后认真地点点头“好看。你穿什么都好看。”

    “不穿更好看。”

    话一出,说话的人立马双手捂住自己的嘴,该死,怎么就管不住这张嘴呢。心底直咒骂自己‘乔子夜你要死了,真的要死了’。

    再一看,素儿那双仿佛两道x光射线的眼睛直直地盯着自己,乔子夜感觉透心凉。

    笑得极难看地朝已经一脸冰霜的扶苏辨解道“我,我是说,不穿这外套也好看。外套,我说的是外套…”

    桑夏一脸红通通地傻在原地,蒙毅见扶苏脸上的冰霜硬得快要成壳状了,赶紧解围道“你们赶紧出发吧,还得给老乡买年礼呢,买东西看清单别落了啥。”

    “知道了,叔,你也别忘了我们约好的哦。”成功被转移注意力,桑夏边说着边勾了勾了小尾指,蒙毅干笑了声,挥手“赶紧出发吧。”

    选了个离高速最近的大超市,采购完就可以直接出城上高速。乔子夜提前让公司职员开了一辆白色suV过来,一行四人轻装简行来到山脚上了车。

    继第一次陪桑夏逛夜市之后,扶苏再一次领略了所谓女生逛街的节奏。

    与他想象中略有不同。这丫头简直就像个搬运工,不到半小时购物车已经满载了。结帐时乔子夜那边忙着点算付帐,扶苏则好奇地偷偷瞄着两个女孩紧紧攥在怀里的神秘物。

    一路上,桑夏想着当初离开查家村随扶苏来到杭城时的情形。仍是子夜开的车,仍是这条不曾有变的路。看着道路两旁不停后退的指示牌,一幕一幕如倒退的电影画面浮于脑中。

    靠在后背上,桑夏想起母亲,想起刚认识扶苏时那道绚丽的彩虹,想起初到润庐时他给的温暖,想起蒙毅、想起这半年来的点点滴滴……

    副驾上的扶苏,在后视镜里看着桑夏。

    看她沉思的神情,他已经大约猜到此时她心中所想。

    他的心中又何尝不是感触良多呢!谁能想到,当初在茶山时遇到的女孩会成为他再也不能放开的那个人。

    时间像张滤网,世间大多偶遇只是擦身而过,而那些穿过茫茫人海、经过滤网后留存下来的,不正在我们生命中重要的所在么!

    没有对白,车箱内仍是那轻柔的音乐声。一路无言,稳稳当当地下了高速。

    素儿迷糊地睁开眼,这是她第一次这么长时间地乘坐人类交通工具。还可以嘛,挺舒服的。伸了个懒腰,直起身,就被桑夏一把抓住“你看你看,快到查家村咯。”

    年节将至,城市里除了刚才那个大超市,其它地方还体会不到太浓郁的氛围,乡下就不一样了,热闹沸腾得不得了。

    村口堆着乌泱泱一群人,正喊着口号齐心合力地拉着什么。

    停下车,四人好奇走过去。桑夏一眼就看到个相熟的身影,过去拍了拍少年的背。小家伙转过头愣了一下,停顿数秒后“夏夏姐?!”

    “小七,哈哈,这在干嘛呢?”小七大概对桑夏的穿着打扮有些不适应,语带陌生地说“堆年楼啊。”

    “啊,今年这么早就开始了?”

    “族长说明年是无春年,早点堆年楼,省得新年村里多寡妇。”

    呃…桑夏也不太懂这些门门道道,笑呵呵拍拍少年的脑袋“姐姐给你们带了礼物,来。”

    一听有礼物,少年两眼放光,乖乖跟着桑夏来到车旁。

    “干嘛呢这是?”乔子夜看着几十个大汉正分作左右两排,拔河似地拉着两根巨粗的绳索,好奇问道。

    “堆年楼。就是图个喜气呗。以前都是正月里堆的,说是明年无春年什么的,所以提前给堆起来,唉呀我也不太懂。”桑夏边回答着,边在后备箱一堆红红火火的礼物山里扒拉起来。

    拎出两盒包装喜气的礼盒递给少年“赶紧拎回家去,别让土狗看见了。回头又要抢,快去吧。”

    少年道了声谢,一溜烟像只兔子似地蹦进村。素儿在一旁忍不住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居然还有人的名字叫土狗?!!哈哈哈…”

    “哈哈”被感染了,桑夏也没头没脑地笑了起来“不是啦,土狗叫什么名字我也不知道,外号啦,他年纪比我们大,从小就爱抢我们的零食玩具什么的,所以大家给他取了这个外号。哈哈…”

    扶苏一听眉头就皱起来了,不悦地嗡声问道“那人在哪里?”

    桑夏顿时收住笑,摆摆手“哎呀,都是小孩子不懂事。”

    她还真怕他会找土狗的麻烦,到时候土狗可能就会变成一只死狗了。猥琐地偷瞄了眼扶苏,心下一颤,我的天惹,想想都可怕。

    车开不进村子,四个人就只能手颈并用了。

    满满当当挂着、提着各色盒子,素儿看看扶苏,扶苏看看子夜,三个人忍不住就想笑。这哪儿还有帝柏公子、夜游者的神采,活脱脱就像土财主进村啊!!

    “七婶,谢谢你以前一直照顾我…”

    “六叔这是豆乳,你血糖高吃这个合适…”

    “三爷,老花镜戴起来看东西就清楚啦…”

    “阿枣,这是我在夜市给你买的镯子…”

    “九姨婆,棉拖鞋可暖和啦…”

    ………

    桑夏总算完成了心愿,当年吃百家饭的姑娘如今真像个‘小仙女’了,挨家挨户给曾经帮助过自己的人们送年礼。

    一圈走完,其余三人累得像只真正的土狗直喘气,就是扶苏都有些面色泛红。

    收到礼物的村民质朴得很,又是客气地招呼喝茶又是强留众人吃饭。总之,最后四个人反倒像是被赶出村子般,逃也似地奔上车。

    太热情了,实在太热情了,居然还有几位追到了村口不放弃不抛弃地喊着…

    乔子夜有种被人追杀的刺激感,惊魂未定转过头看着扶苏难得显露的狼狈样揶揄道“你这样的人物做这样世俗的事情,还真是难为了。”

    扶苏别过头一脸温柔地看向还在车外与人道别的桑夏,笑言“甘之如饴。”

    。m.7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