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一章 叫爸爸!

    落日西辞,晚霞孤飞。

    午后的暖意一旦褪去,空气里就只剩下冷冰冰了。

    晚餐没有特意的安排,乔子夜实在是开车开累了,所以刚到酒店就向酒店定了餐。

    虽说平时大家也没特别拿他当回事儿,但这不代表真的毫不尊重他。

    人与人之间的相处模式大抵都是互相搓磨出来的,没有人一开始就喜欢谁讨厌谁,只有相处了解之后才会发现,哦,这个人很好,这个人很聪明,这个人不好相处等等的。

    而子夜给人最深的印象就是,这个人,很‘贱’。

    贱也没什么不好。虽说平时满嘴胡咧咧没个正形,有事没事就爱到处取笑揶揄人。但谁骂他都不往心里去,哪怕真揍他,隔一天就像没事人一样,照样勾肩搂背一副相亲相爱模样。

    不记仇,对谁都发自真心的关心。虽说嘴上不饶人,但无论谁有点头痛脑热心情不悦什么的,第一个站出来跑前跑后张罗的总是他。

    这一点,连蒙毅也是深有体会。

    记忆复苏那段时间里,他天天跟自己较劲,自我折磨得满脸胡碴两个熊猫眼还不肯睡。

    扶苏都拿他没招,结果还是乔子夜死皮赖脸拖着他去猛灌了几瓶酒后,成功将他放倒,这才算睡了个好觉。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还真是。醉后想想确实自寻烦恼,之后也就慢慢通了。

    但你说他贱吧,他又是个特别可靠的人。

    大家经常互怼、打闹,有时候他也经常失了分寸把人惹急眼。但只要确实是重要的事,他没有一件是办砸或者没办妥的。

    所以,经常是骂归骂、打归打,该听他的还听他。他说往东,大家绝不往西。

    这种神奇的相处模式,外人怕是永远都看不懂。

    反正初次见面,陈朦就懵了。

    经常性地,子夜叭啦叭啦说一堆,连个接茬的人都没有。结果,晚餐时间,一群人听着乔子夜对次日的安排,全都默不作声的只有点头的份儿。

    看上去很有领导者风范啊!

    虽然有点懵,但陈朦也没心思去想这些有的没有。

    人家是不是个牛人,跟自己没半毛钱关系。也不对,看了蒙毅一眼,她又想到如果这个牛人跟蒙毅是好哥们,那以后必然是有很多交集的,怎么的自己也得多尊重人几分。

    …陈朦心里一咯噔,有些自嘲地一笑,笑自己的自卑,笑自己的奢望。

    虽然蒙毅目前对她可以说是好到无以复加,可将来呢?

    男人的心啊,哪是那么容易抓住的。

    自己是什么条件自己晓得,出来旅游以为就只有桑夏和她男朋友,也没想太多安心地带上了平儿。没成想,还有两位没见过且明显跟蒙毅关系不浅的陌生人。

    桑夏小两口就不说了,另俩人回去之后会不会笑话蒙毅约个女的出来玩还拖家带口?

    陈朦是个普通女人,履历普通生活普通,要说哪儿不普通也就是比一般人苦难多一点,麻烦事多一点。

    这正是她的短板,也因为这些,虽然心中自有傲气但还是输给了世俗眼光。

    有多骄傲就有多自卑,这不矛盾还是成正比的。所以,温柔地看着一旁自顾自乖巧地吃着饭的平儿,满眼爱意也满眼无奈。

    “怎么了?”钢铁再直也有被化为绕指柔的一天,就看这块钢遇不遇得上对的人。

    显然蒙毅遇到了,换作以前,他哪儿能注意到女子的小心思,现的他已经令所有人刮目了。

    原本正和子夜商量着明天几点出发,一转头就看到陈朦一副恍神的样子,立马神经就绷了起来。

    陈朦抬头看了他一眼,尴尬地笑了笑“没事儿。”

    蒙毅真的变了。只这一眼,他似乎已经感受到了她的心意。

    然后,这个傻汉子突然满脸堆笑地将平儿脸颊上沾着的一颗饭粒取下,和声悦气嗓门清亮地说了声“平儿,叫爸爸!”

    …$…#%&…*@#$^*…众人绝倒。

    扶苏傻了,乔子夜夹着一片回锅肉的筷子掉了,正喝着水的素儿被呛得差点背过气去。只有桑夏最正常,也不是,仔细看那双大眼睛里已经有雾气盈框了。

    陈朦,呆呆地坐着一动不动,张着嘴、两眼发直。

    她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了?

    她该怎么办?接下去该说什么话?蒙毅你个大傻子,要我如何是好?

    一瞬间,所有问题喷涌而出,再一瞬间,所有问题纠缠在一块,像十七八支勺子搅着她满脑袋的浆糊。

    怎么办?说点啥?说啥也不是啊…

    反正,她除了这样呆着好像什么也做不了。

    平儿,平儿吓到了吧…恢复了一丝丝理智,陈朦僵硬地扭动脖子看向身旁的儿子。

    “爸爸”充满了欢喜的一声。

    众人再次绝倒。

    扶苏又又又傻了,厉害了兄弟,居然懂得曲线救国原理了。也对,擒贼先擒王,拿住了平儿,做娘的还跑得了?噫,这句话貌似有点不合适,反正意思就是这个意思了。

    扶苏再看向自己那前世里的妹妹。一模一样的一张脸,怎么性子就这般不同。

    安宁冷静沉稳,大气有余温柔不足。帝王家的儿女,情再长也是能藏起来的。可这陈朦如何看都只是个普普通通的世俗妇人了。

    不是说世俗妇人不好,只不过这样烟火气的妹妹,真能接受得了蒙毅算不上是个人的这个事实吗?

    男人的思维方向可能有点类同,虽然乔子夜是个另类,但关于曲线救国这一点他也想到了。

    不过怎么琢磨也没用,素儿天生天养哪儿来的亲人,唯一算得上亲人的也就是扶苏。所以这一招,他乔子夜用不了。

    咳到一半停下来,素儿定了定气,一脸看好戏地向后靠在椅背上盯着这‘一家三口’。

    真是一出好戏啊!看来以后润庐真正要热闹起来了。不过这个小鬼头倒是越看越喜欢,又萌又古怪精灵,太对自己胃口了啊。

    扶苏弯弯肠子转了一圈,看了眼桑夏。

    一下子气到发笑,这丫头是怎么了?如何就哭了呢?水汪汪的大眼睛,两行滚落的泪珠还挂在下巴上。

    扶苏抽了张纸温柔地替擦去桑夏脸上的泪迹。不过,此时此刻,这点份量的狗粮完全都不够看的。

    才没人在意扶苏的小动作,只专心吃着眼前的大瓜......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威信公号:HHXS665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