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八章 踩过界

    近年关,喜庆之气像攒足了一个的劲头拼命地在四处冒起。

    选择在节假日里办喜事,按古老的话来说这叫喜上加喜。而在现代,更多则是因为人们只有在这个时候才有充足的时间。

    寻常日子结个婚办个酒席还有许多人赶不上趟抽不出身的,但在节假日这样的问题就不存在了。该随的份子钱谁都不能少,该喝的酒席一场不落。

    几人欢喜几人愁,这就是当局者自己的事儿了。

    城中一处又一处绽起烟花,平日里令行禁止的条例也在这样喜庆的日子里略略放宽了一些。

    蒙毅惆怅地站在露台上看着天空中缤纷五彩的绚烂,心里很不是滋味。

    黄山温泉那晚,烟火照亮小半片天空,当时陈朦开心得和平儿蹦蹦跳跳,一改往日成熟稳重气质,就像个少女般童心可爱。

    唉,如今想来也只能是回忆了。

    一天过去了,手机死寂得像关了机。

    这一天里,他基本上是抱着手机渡过的。但是,什么声响也没有。

    想着隐去身形去花店走一趟,可转念又觉得此时这样做就真的有点猥琐了。

    她需要时间冷静考虑,这就是成熟的人面对感情问题时的成熟表现。

    她没有头脑一热瞬间接受,也没有一道子封死断然拒绝。她需要时间,他便应该给足她时间。哪怕一分一秒之于他来说都是煎熬,他也要忍,这是起码的尊重。

    晚餐结束,桑夏将饭菜又热了热,第N次上楼喊蒙叔吃饭去了。

    乔子夜打着饱嗝坐到壁炉旁,拿起他心爱的火钳做他最喜欢做的事,拔柴火。天知道这种癖好是怎么来的,反正他就是爱死了看那些燃烧着的柴火,偶尔间爆裂开的噼啪声在他听来都是极美妙的声音。

    “子夜,对于那人所犯之事现今律法是何条款?”扶苏坐在壁炉旁的榻榻米茶坐上,把玩着茶盏问道。

    “阿妖倒是说对了一点,自首确实对那家伙将来的量刑有帮助。如果他提出减刑的诉求,法官那边应该是会考量这一层的。”

    “不过,具体是怎么样的我也不是很了解。没两天就大年三十了,这时候怕是有些不合适,等过完年了给谈律师打个电话问问。”

    “嗯,那便不急。待年节过后再办吧。”扶苏手指敲了敲茶海,心中似是想到了什么转身去了二楼,没一会儿下到楼来,递给子夜一张名片。

    “这件事,你不妨先支会她一声,也许她那边会有更好的处理办法。既然她现在身处警务要职,这件小事情也许她去办比我们任何人都妥当。”

    乔子夜接过名片一看,领会地笑了笑,掏出手机拔通了号码。

    相隔几座城,几百公里之外,特案组法医解剖室。

    杨十七面无表情地看着尸检台上,像被野兽啃食后、分辨不清肢体的烂肉,嫌恶地嘟囔了句“都尼玛什么吃相”。

    结果刚说完,肚子就发出一声擂动,杨十七招招手“先吃饭,都快饿成烧饼了。吃完了,金柯你再回来接着查吧。”

    这时,手机响了,看了眼陌生的号码,杨十七快速吩咐道“司吾,你去老沈那儿订一桌,记得给我点卤三味啊,一定要有大肠的。”

    一旁的青年眉毛瞬间就吊了起来,看了眼手表抓耳挠腮地回道“老大,这个点可能没有卤大肠了吧。”

    “没有?那就把你的大肠切下来卤盘新鲜的。”

    名叫司吾的青年转头看了眼身旁一个异常高大的汉子,汉子一耸肩没理会他,跟着杨十七离开了法医金柯的尸检室。

    司吾想着再问问老大还有啥想吃的,结果,杨十七那边已经接起电话了“你好,哪位?”

    “咳,那个,您,您好。”乔子夜是知道杨十七身份的,实在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称谓称呼对方“我,我是那个,我叫乔子夜。呃,是,是扶苏的朋友。”

    对方明显在电话那边愣了一下,然后很迅速地反应过来“哦,有什么事儿吗?你吃饭了吗?”

    “.........”乔子夜有点迷,这什么跟什么就问我吃没吃饭,几个意思?

    疑惑答道“吃了,刚吃。”

    “哦,我还没吃呢,什么事,赶紧说。说完我吃饭去,饿的一批。”

    这,这么接地气的吗?阴差不都蒙大哥那样的吗?不对不对,人家级别高,人家是阴司长官。

    那就更不对了呀,阴司长官不该更冷峻严酷吗?

    管她什么鬼呢,正事儿要紧。乔子夜三两句把事情经过,大致说了说。

    电话那边陷入了沉默,然后就听到一阵脚步声,紧接着是远远的对话。

    “古通通呢?”杨十七的声音。

    “那边儿”一个男声。

    “古通通,你过来一下”

    “嗳”一个听上去很年轻、很有朝气的女声。

    然后电话好像是直接被扔了过去,“请问您有什么问题?”

    这特么是客服吗?乔子夜一脸蒙圈地看着扶苏,满脑门雾水。

    子夜很想问:你这儿是哪边的客服?渡者部的还是特案组的?

    再次复述刚才与杨十七的说话,朝气女孩麻利答道“哦,是这样啊,这种的情况可以参考刑法第六十七条……”

    名叫古通通的女孩,在电话那边大致将有可能遇到的法律问题说了说,末了再次问道“请问您还有什么问题吗?”

    啧啧,乔子夜吃味地咂巴咂巴嘴,这家伙真有一套啊,身边真是什么能人都有,这法律倒背如流的客服你敢信?!

    乔子夜正在客气地表示感谢时,电话又再回到杨十七手里,语气能呛死人地打断道“没事儿就挂了,我到地儿了啊,你们吃饱饭撑的管什么闲事儿?以后这种事情直接发个信息告诉我一声就行了,别自作主张去抓人。踩过界了啊。”

    啪。杨十七二话不说挂了线,乔子夜在这头被这一出一出搞得一愣一愣的。

    什么情况?说好的阴司司长呢?

    就算刚才电话里来来去去、说话回话的不是渡者部的人手吧,可这也太独特了吧,每个人光听声音都觉得异常优秀啊。

    你这特案组的气质还真是个谜啊!!

    “如何?”扶苏完全没去看子夜一副被雷劈了似的表情。

    “啊,哦,是这样,大概意思自首可视其情节在原有的量刑上做减法。然后还提到一节,如果海伊提那边做为死者家属接受赔偿与肇事方和解,那就在这儿也会有文章可做。”

    “总之,这里头有很多空子可以钻。而且,本来肇事逃逸这种事不算是蓄意谋杀,所以要想判他死刑可能性确实不大。”

    扶苏听完沉默地垂下眼睑,双手交叉手肘顶在两边膝盖上,久久没说一句话。

    其实,并非一定要治那人于死地。即使他心里清楚,这种恶人实则该死。

    但是有用吗?恶魔是杀不尽的。

    有善就有恶,就如同这世间的白天与黑夜一般。

    扶苏最大的抱负就是希望天下太平,人们安居乐业。

    听上去像一句空话,但这是真的。任何一位有头脑或者不昏庸的上位者,都会有这样的抱负。

    可这仅也只是他希望而已,他不是神做不到除恶务尽,他没有那样一颗兼具仁慈与残忍的心。

    在神明眼中,世间该死与不该死的人最终都得死。

    不该插手的事情,轮不到也用不着他插手。

    人们拿恶魔没办法的情况下,只能寄希望于地狱审判这种虚无飘渺的事上。

    但扶苏此时已经非常肯定一件事了,杨十七一个阴司司长行走于人类世界里,必然有她的原因。

    这个奇怪的女人,远不是看上去的那般随性。

    恐怕,那些落在她手里的恶灵,和那些生时逃过律法的有罪之魂,会‘有幸’见识到她的真面目……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威信公号:HHXS665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