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一章 老人与少年(上)

    惊变!一切来的很突然。

    就在人们提心吊胆,生怕黑瘦少年下一秒就从衣袋里掏出什么利器来的时候,一个眉清目秀的女孩突然用力抓住了少年的胳膊。

    他两手插兜,完全没有防备,突地一下被拿住手臂,本能地想挥开,却发现女孩的力气超乎寻常的大。

    黑瘦少年不可置信地盯着眼前的少女,一咬牙再用力,还是挥不开。

    尼玛,见鬼了不成?孔武有力女汉子?!

    黑瘦少年不可思议地觉得失去了对双臂的控制,硬生生被女孩将两手从兜里抽出举了起来。

    一旁一脸冷漠的高个男子,朝另一个唇角始终挂着丝轻蔑笑意的男人示了个意,那人伸手就开始搜起了身。

    我特么,还带配合的……

    由不得少年反抗,只见乔子夜一只又一只地从他的各个衣服口袋里掏出手机。

    之前最早发现自己丢了手机的男子,一眼就找到了自己套着钢铁侠手机壳的手机。

    一把接了过去,检查了一下确认完好无损,然后不好意思地冲子夜笑了笑“谢谢啊,谢谢。”

    “还有谁丢了手机的?”乔子夜高声喊,人群开始骚动起来。

    一个中年妇女急急冲过来“我我,是我丢了的。”

    瞧这一副兴高采烈的劲儿,不知道的还以中了什么百万大奖。

    乔子夜也不傻,让她当着面解锁手机后才让认领走了。

    又有一个大妈、再来一个中年大叔,最后还剩下一只。

    “还有一只手机是谁的?”乔子夜干脆将最后那只手机举起来,挥了挥,提高分贝喊道。

    黑瘦少年有点蒙了,自己明明只偷了三只手机呀?哪来的第四只呀?神了啊。这特么还带栽赃的?!!!

    “我的,我的,是我的。”一个佝偻的身影,艰难地穿过人群,慢吞吞走了过来。

    乔子夜正没好气地想说‘能不能快点儿’,便见来人是位老者,便将到嘴边的话又吞了回去。

    “咦,老爷爷,是你呀。”桑夏仍举着少年的手,见到走来的老人笑着说道。

    同时说这句话的,还有林染。

    黑瘦少年看着这个可怕的孔武少女,一阵的无语,心说大姐你特么这是要开唠啊?东西都给找着了,你还举着我两手算几个意思?示威呢还是展现自己牛逼,臭不要脸啊。

    确实,一个女孩将一个少年的双手举高高,这画面怎么看都觉得奇怪。

    扶苏见场面已尘埃落定,走过去轻轻拍了拍桑夏的肩。

    她一把松开手后被扶苏挡到身后,黑瘦少年的双手一得到解脱,转身就想跑,被扶苏一把按住肩头,不得动弹。

    这时,超市的保安揣着滚圆的肚子一路小跑过来。

    “又是你小子,我说你就不能换个地方啦,一定要在我这闹事啊?我好欺负是伐啦,我说你这个人怎么屡教不改的啦,啊,走走走,派出所蹲着去。真是不见黄河心不死,不见棺材泪不流啊…”

    一听保安的说话,这少年就是个惯犯,还是常驻超市周边的‘熟犯’。胖保安一把拎起黑瘦少年的衣领,一路啰嗦个不停将他揪离了人们的视线范围。

    “老爷爷手机要放好哦,以后别被人偷走了。”

    桑夏下意识地认为这个老人家应该是生活条件不怎么好。一来穿着很朴素,外套上全是毛球,一双布鞋磨的也都是毛边。二来打碎鸡蛋时,心疼得眼泪都快要掉下来了。

    再加上从少年身上搜出来的这只破旧的国产手机。这年头就算最底层如海伊提那样干着力气活的,都很少有人用这种大部头且还没有触摸屏的款式了。

    所以,肯定是个穷老爷爷了。

    “谢谢啊,姑娘,你真是好人。”老人将手机塞入口袋,手上还提着一只购物篮子。

    也不知道桑夏的脑回路是个什么构造,一把抓过老人的购物篮,小跑到元慎大叔那边。

    老头一脸茫然,林染在一旁笑笑说道“没多少东西,我们帮您一起付了。”

    刚好元慎那边正在扫货,收银员看了眼四五车东西,吐了口气抿了抿嘴继续扫着。

    这大概是这位收银小姐姐工作史上的最高记录了,一气扫完后,面无表情地报数“三千四百零六块七毛,现金>

    元慎装作没听见,淡定地掏出手机往外走。

    桑夏和林染两人早就围着那个白发老头,走到出口外边的奶茶铺旁,又是买奶茶又是送关心送祝福的,逗得老头在那呵呵直笑。

    阿妖“小飞陪我买条烟去。”

    白与飞“嗳,好嘞。”

    扶苏和素儿对视一眼,呵呵,两人也往外走去。

    收银小姐姐看着这群人中留下的最后一位“有会员卡吗?”

    乔子夜麻木地摇了摇头“没有…”

    这一天,过的太残烈了。

    这些人,太凶残了。这世道,太险恶了。这人心,太难测了。

    乔子夜将装好袋的货品放进购物车里,然后又麻木地一辆一辆推到外面。

    他觉得手里推的不是年货,是他的血汗。

    看着正乐呵呵吸着奶茶的阿妖,他整个人都不太好了。

    合着,喊我一块儿去超市,你是算计好了要坑我一道是吧。

    坑就坑吧,还拖家带口的坑啊。

    拖家带口你就带了,你带个浸我也认了,反正那货吃不吃东西都不一定的事儿。可你带上白与父子算怎么回事?嗳,对了,还有林染呢?

    麻木过后有点气急败坏,指着正和桑夏一唱一合的林染“我去,你好歹是个大公司老板啊。逛个超市买个年货,这点钱也让我付?”

    林染认真脸“呵呵,暄姐说了,要会过日子。”

    呵呵。呵呵你姐呵呵,你是会过日子了,我就不用过日子了是吧。

    乔子夜的心哗啦啦的淌开了血。算一下,给了海伊提五十万,请怀石料理五千多块,蒙毅那家伙现在已经化思念为食量了。

    失恋的人不能跟他计较,真的不能计较,你跟他算钱他能跟你算命信不信。

    然后是超市三千四百零六块七毛毛毛毛……

    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不对没有稻草要三千多的,这简直就是金做的稻草,草草草……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威信公号:HHXS665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