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章 不敢靠近和不敢追

    知道吕梁在苏州后,师暄暄干脆直接让他去准备好了一间客房,随后悄悄入住其中。  w?w?w?.??

    吕梁每天到点按时送吃送喝,师暄暄也不避讳他,反正先前在湖心居已经露了点儿底给吕梁。在那之后,他并未有半分出卖她隐秘的迹象。

    事实证明,吕梁确是个忠心之人,一天二十四小时在线,随时等候老板用着他时召唤。俨然一副心腹亲信姿态。

    师暄暄指定入住的酒店,就在骆家小院街巷外的路口。不是什么豪华高档五星级,这一点吕梁有点儿好奇,倒也没问出口。

    心忖老板愿意让他知道的事儿他可以知道,不愿意他也无心探听。做足一个心腹该做的就行了。

    之所以选这么近的距离,是因为师暄暄自身灵力感应范围有限,锁在骆宾身上的灵力随时都能让她知道他的动向。

    跟踪狂?当然不是。其实骆宾刚离开明堂的第一天,她倒也没有太着急,只是阿妖提醒她毕竟苏州远在百里之外,真要是黑影那边趁着过年过节的时候下手,山头众人想救都怕赶不上趟。

    所以,她急了。连夜遁影追了过来。

    她的身份在这会儿就有点累赘了。虽说退居二线,可只要她师暄暄有点风吹草动,秒秒钟还是会被顶上热搜。

    所幸,早早有了吕梁这个表忠心的老伙计,不然一时半会儿她还真不好处理住宿问题。毕竟是年节,酒店空房间并不多。

    五天以来,师暄暄也不干别的事,除了跟着骆宾,其实时间大多是坐在窗边,看看书听听曲子。

    骆宾的生活圈子很小,典型的宅男。五天里买了两次菜,白天基本都窝在家里、晚上去酒吧驻唱,凌晨两点左右回家,次日睡到正午。

    每天骆宾出门前,她都会戴上帽子墨镜口罩,全副武装在街巷口等他,然后一路跟着他到酒吧。

    酒吧也很近,穿过两条马路拐个弯就到。

    一路上基本都是那种典型的江南窄巷,她不远不近地跟着,骆宾走在前面时常碰到熟人打个招呼或者停下闲聊两句。

    第三天师暄暄见到了染儿给她看的一张照片里的女孩。原来染儿说的那个常常去‘苏慕’公司楼下给骆宾送午餐的女生,是与他同住一条巷子的邻家小妹。

    师暄暄当下心里隐隐地有些不是滋味。

    骆宾,她是一定会护着的。这是原则。不过这段时间她也想得通透了,此时的骆宾不是彼时的阮郁,这一生还他一个清静,让他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吧!

    在黑影等人未被找出来之前,她得保住他。如果说在他有生之年这件事还解决不了,那她就保他这一世无虞。

    这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如果盘冥洞中人选择蛰伏呢?如果阿妖料错了呢?

    师暄暄有自己的心思,并不可能将心中所想全都说出。这不是自私,不说是因为这只是她自己一厢情愿的猜测,不说也是为了不让他人多担忧一分。

    至于骆宾此生最终会情归何处、拥有怎样的人生,师暄暄不想去考虑。

    因为自己念念不忘,强行唤回他的记忆,这又何尝不是一种绑架呢?

    因为前世种种强迫他爱上自己,这样的爱,她师暄暄不稀罕。

    但心里再傲气,在看到骆宾站在家门前给那女生亲昵地戴上手套时,师暄暄的心还是揪了一下。

    不是滋味,很不是滋味。

    但不管心里怎么翻江倒海、隐痛郁闷吧,跟还得跟着的。超出一定距离,她也没把握能穿过人群瞬间找到他。

    毕竟她不是元慎、扶苏,没有那么强大的感知力。

    若黑影躲藏在人群里隐匿出手,那真是哭都来不及。

    就这样,像个影子似地,大明星师暄暄,为了个男人乔装打扮成个逃犯似地,足足了跟了五天。

    五天以来,骆宾也不是毫无察觉。

    这个平日只专注音乐醉心创作的呆子,竟是好几次回头往身后狐疑张望。然而,熙熙攘攘的人群里他并未发现师暄暄的存在。

    骆宾其实这几天一直都睡不好。也不知怎么了,在明堂时睡的那叫一个香。

    每天有灵感时写歌、没灵感时听歌,到点睡觉,一觉就是大天亮。

    吃的也香,大老板的手艺不仅仅是好,还有种令他十分熟悉的亲切感。

    他私下里称了称,足足胖了十来斤。虽说不是靠颜值混饭吃的,但谁还不想做个帅气才子了。

    所以骆宾有点儿忧愁,照这样在明堂住下去,再过半年准得变成个小胖子。

    结果,回了家倒好,吃也吃不下、睡也睡不好。整夜整夜的做梦,梦里都是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不是冰冷的湖水就是大雪纷飞的长夜,再不然就听到个声音在呼唤,他也听不清,声音很遥远像是那种古早黑胶唱片里发出的,模糊还带着噪音。

    不仅如此,他甚至觉得自己是不是出现幻觉了。总感觉身边有人在跟着他,可又没头没脑的,怎么会有人跟踪自己呢?一定是最近写歌太专注,出现幻觉了。

    可是这种感觉一天比一天强烈,有时候在院子里浇花就总觉得,好像有双眼睛在什么地方看着他;

    走在街上时常觉得有股熟悉的味道在附近,说不清道不明的,像是某个人身上独有的味道。

    有一次故意停停走走,猛一回头,也没什么特别的发现。

    这是怎么了呢?魔怔了?中邪了?还是,还是说因为他想念某人了?

    他倒不是觉得是那个人在自己身边。怎么想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离开明堂,除了怕打扰林染和小飞难得的假期之外,更重要的一点,其实是因为他害怕。

    平日里早出早归,到明堂就躲进屋里,就是怕遇到她啊。

    怕她看出自己‘猥琐’的思慕,怕自己一不小心暴露了心迹。眼神是藏不住的,这一点谁都知道。

    她是谁?她可是万千男人心中的女神。还是个成功的商人,集财富美貌于一身的女人。

    自己呢,一介草根…

    骆宾也不敢跟任何人说起这事,而且他从小到大也没有特别铁竿的兄弟。

    玩音乐的那帮哥们只适合在一块儿喝点小酒,切磋琴艺什么的,要说到生活感情那基本都是笑谈。

    驻唱的走场的大多这个月在这儿下个月就换了地方,哪儿有钱赚往哪扎,这就是这个圈子的现状,也就注定了大家很难处出特别硬的关系。

    说起来小飞真是他为数不多的好友,可更是不能跟小飞说呀!告诉他,自己这个丝对师暄暄那样的女神动了心。小飞是不会笑话没错,可是那张大嘴巴扭头就会跑去跟林染讲。

    到时候自己就彻底完蛋了。丝爱女神,女神虽说看上去温柔和善,可是面上不好说什么不代表人家心里不嫌弃呀。

    面对她,他是真的一点信心都没有。

    就这样,苏州古城区的街巷里,师暄暄远远地在后面跟着,骆宾慢慢地在前面走着。

    一个想要守他一世安好不去打扰,心之向往又不敢靠近;

    一个内心惶惶连思念都怕亵渎了她,全无信心不敢追。

    各自揣着心思,走在热闹喜庆的大年夜里,夜空中绽起焰火......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威信公号:HHXS665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