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八章 又见背叛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谍海王者有声小说,要看小说在线收听!
    平安回到了天津之后,李云生吩咐许冰,通知所有人都小心一些,暂时不要进行任何行动,并秘密关注日本人的人动静。

    至于暗杀桥本欲南之事,李云生决定不在上报,虽然暗杀了一个少将旅团长不算小事,可也不算多大的事,而且这次的主要目的也是为了给松岛惠子找个靠山,日后可以利用这个女人组建一个情报网。

    不过李云生没有想到的是,也正是因为此事,让日本人疑惑了起来。

    在刺杀事件发生后,田中未介马上联络了身在华中地区的矮挫圆二郎,通报了这次事件,并请求矮挫圆二郎启用军统局的暗线调查此事。

    当矮挫圆二郎收到消息时,自然有些恼怒,不过东乡英模的地位太高,而华北地区又是特高课的大本营,他必须要收拾这个烂摊子,所以启用了暗线秘密调查此事。

    可由于李云生没有把此事上报,军统局总部根本没收到任何消息,所以日本人的暗线自然不知情,只是传递了一些华北区的人员信息。

    面对着这个结果,田中未介十分苦恼,立刻找来川岛金武,叹气的说道“川岛君,事情未必是军统的人做的,我们的内线传来消息,在最近一段时间内,军统在天津的人员,只做了一件事,就是炸毁天津火车站,然后就潜伏了起来。”

    听到这个答案,川岛金武也很意外,皱眉的说道“将军阁下,事情要不是军统做的,那可就麻烦了,这可以说明,在天津地区,还有另外一股强大的反日武装,而且这只人马的力量非常强大。”

    田中未介叫不准的问道“你说会不会是地下党做的此事,毕竟他们的力量也不小。”

    川岛金武摇了摇头,低声说道“将军阁下,在前段时间,我秘密抓捕到了一个地下党,此人受不了酷刑,已经投靠了我们。

    事后我让此人继续潜伏在地下党中,他那一条线上的人,我也没有抓捕,就是为了放长线钓大鱼。

    在刺杀案发生之前,这个暗线发来消息,说在天津的地下党,已经秘密购买了一个维修厂,并且时不时的改装一些卡车,好像是有什么行动。”

    田中未介严肃的问道“有这种事,你觉得这些地下党在干什么。”

    川岛金武十分自信的说道“还能做什么,他们一定是想要走私一些违禁品,毕竟在山西的八路军,日子可是很不好过。”

    田中未介疑惑的说道“就算他们改装了汽车,可我们的检查站也不是虚设的,岂能让他们轻易过关。”

    川岛金武冷静的说道“将军阁下,我觉得这些地下党,肯定在本地的驻军中有暗线,只有这样,他们才能把东西运出去。”

    田中未介点了点头,然后开口问道“那你有什么想法。”

    川岛金武冷冷的说道“先让这些地下党折腾,反正他们这是第一次走私,数量肯定不会很大,我们可以利用这一点,找出这个内鬼。

    等他们的成功运输了一次,胆子肯定会更大一些,这样用到的人员会更多,到时候我们好好计划一下,就可以把天津的地下党一网打尽。”

    田中未介点了点头,恨恨的说道“这些地下党,总算露出了马脚,这次一定要把他们消灭。”

    两个人又说了几句,田中未介继续问道“川岛君,地下党那里,我们倒是有一些线索,可是军统这边,也要想想办法,根据传来的消息,自从天津站被我们消灭之后,军统局新组建了华北区,全权领导那些反日份子和我们作对,而这个华北区的负责人,还是军统局的头号大将,叫做李云生,对于这个人,想必你也有一些了解吧。”

    川岛金武叹了口气,略带不安的说道“将军阁下,对于这个人,特高课有着专门的记录,我怎么可能不知道,而且自从战争爆发之后,此人策划了几次重大行动,给大日本帝国造成了巨大损失,若非此人行踪不定,我们早就派人暗杀他了。”

    田中未介感慨的说道“是啊,没想到这个人来到了华北,还做了我们的对手,真是一件头疼的事。”

    川岛金武皱眉的说道“将军阁下,你说这次外相阁下遇刺,会不会是这个李云生策划的,毕竟此人的手段高明,手中的人马也不少。”

    田中未介想了想,十分自信的说道“绝不会是军统干的,毕竟这次刺杀事件,导致桥本君身亡,这对军统的人来说,可是一件不小的功劳,要是他们做的此事,一定会上报军统局总部。”

    川岛金武点了点头,表示赞同之意,毕竟他跟很多中国特工打过交道,按照大部分军统特工的作风,哪怕立下点微薄功劳,都会上报要求嘉奖,从来不会做无名英雄,于是开口说道“将军阁下说的有理,可在天津的反日武装中,除了这两方人马力量强大,其余的都是不成气候之辈,属下的确想不出,还有谁能做到此事。”

    田中未介平静的说道“川岛君,根据现场的情况判断,这次刺杀事件,凶手只有三四个人,那么也许会有另外一种情况,就是这一伙人是独行侠,所以我们才没有他们的消息。”

    田中未介的话一说完,川岛金武马上说道“将军阁下,要是这样的话,事情可就难办了,我们想要破获此案,难度会大了不少。”

    田中未介冷冷的说道“现在只能继续调查内部,哪怕这伙人是独行侠,可没有准确的情报,他们也无法策划这次刺杀,所以只有找到内鬼,才能破获此案。”

    川岛金武无奈的说道“将军阁下,我已经对驻军军官进行了调查,尤其是桥本欲南将军的几个心腹,调查的非常仔细,可是却一无所获,根本没有得到有用的线索。”

    听到这个答案,田中未介的表情冰冷,思考了几分钟,意有所指的说道“必须要找出一个内鬼,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给外相阁下一个交代。”

    川岛金武一愣,没想到田中未介会这么说,然后谨慎的问道“将军阁下,就算找出了内鬼,可是刺杀案的凶手,我们也无法抓获啊。”

    田中未介随意的说道“凶手可以慢慢抓,而且这些人可能是独行侠,实在不行的话,随便的找几个反日分子凑数,只要我们干的干净点,别留下把柄就行。”

    说完之后,田中未介就饱含深意的看着川岛金武,眼神中充满着审视的意味。

    川岛金武马上了解田中未介的意思,略带无奈的说道“将军阁下,属下明白了,一定将此事办好。”

    田中未介满意的点了点头,笑着说道“川岛君,此事不会出任何意外,你放心的做吧。”

    田中未介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受到了很大的压力,现在不仅是华北方面军在关注着此案,连日本内阁和军部,也同样在关注此事,可现在却没有任何线索,短时间内也无法破活此案,为了他的前途,就想了这个办法。

    川岛金武自然明白田中未介的用意,所以才有些苦涩之意,毕竟这么做的话,一旦出了问题,作为调查此案的负责人,肯定会由他来承担责任,可他的地位不高,根本无法推脱,只好无奈的接受这个安排,这也是日本军队的传统,好事都是上级的,责任都是手下人来承担,所以日本军队屡屡出现下克上之事。

    两个人又议论了一会,田中未介再次开口“此事过后,我们的主要对手,还是军统和地下党,地下党现在已经有了线索,可军统的人要如何应对,怎么才能把他们找出来。”

    川岛金武连忙答到“将军阁下,华北区的负责人是李云生,此人非常狡诈,的确难以对付,不过自从火车站爆炸案后,军统的人就销声匿迹,在没有任何动作,想必是在躲风头。

    所以属下认为,先把精力放在地下党身上,等消灭了这些地下党之后,再说军统的事。

    而且最近一段时间,天津出了不少乱子,我们急需要做出一些成绩,与其把精力放在毫无线索的军统身上,不如先对付地下党,这样把握也大一些。”

    田中未介想了想,觉得这么做非常合适,毕竟他现在的压力不小,的确需要做出一点成绩,就严肃的开口“那好,我们就把精力放在地下党身上,不过事情不能拖得时间太长,等刺杀案过后,就要采取行动,趁着外相阁下在天津之时,我们把成绩做出来,免得有人说些闲话。”

    川岛金武马上说道“嗨,属下遵命,一定尽快收网。”

    其实在川岛金武的心中,并不想太快动手,毕竟放长线钓大鱼的道理,日本人也明白,可是现在的情况不好,不仅田中未介的压力很大,整个特高课的压力都不小,所以没有反对。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