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陪章 余生你且陪我度过

    师尊又死哪儿去了正文卷第一百二十章余生你且陪我度过“你确实算得上明君,凡人界有你守护,是他们的福气。”帝清欢清晰的看到上官皓然的头顶,那浓郁的龙气。

    帝王之尊皆是天道宠儿,有龙气加身,可像上官皓然这般如此浓郁的龙气,看样子都快化龙升天的龙气,却是闻所未闻。

    “您夸赞了。”上官皓然不亢不卑道。

    “走吧。”帝清欢率先往外走去。

    宫女替二人打着灯笼,临走时看着那堆积的奏折微微诧异,要知道,奏折不处理完,陛下可是从不离开的。

    夜晚的小路上,带着露水的清寒,帝清欢不由得瑟缩一下,虽是春季,可半夜还是有些冷。

    看到这一幕,上官皓然的眼神微微闪烁一下,随后加快步伐往乾清宫走去。

    抵达房门口前,帝清欢突然停住脚步。

    “这些年来,跟踪我的人是你派的”

    上官皓然脸色一白,不敢否认,紧抿的嘴唇微微颤抖,沉声道“是。”

    “今日在酒楼,你也是早就算好了”

    “是。”

    虽然承认了,可理由却什么都没有说。

    帝清欢微微蹙眉,瞥了一眼,便转身进门了。

    上官皓然站在阶梯下,看着紧闭的房门,屋内的灯光亮起,可见人影在屋内走动,不一会儿功夫,便见那身姿卓越的女子已经消失在内室中。

    静静在院子中站了许久,黑夜中看不清什么神色,不知何时才离去。

    次日清晨,帝清欢早早的醒来,不过却慵懒的赖在床上不肯起床,把玩着手中的五色小剑,垂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而已经下朝的上官皓然等在门口,负手而立。

    “还未起”

    “回陛下,小姐已经醒了,但为起床。”宫女小心翼翼的回道。

    虽然这个陛下并不轻易动怒,也性子温和,可那种不怒而威的气势,更加让人不敢小觑。

    上官皓然皱紧眉头,看着已近正午的天色,沉声道“可用了早膳”

    “未曾。”宫女摇头。

    “送些点心去。”

    “是。”

    门咯吱一声被推开,被打扰思绪的帝清欢抬头看向粉衣宫女。

    “小姐,御膳房准备了上好的点心,陛下命奴婢给您”

    话还没有说完,触及那冷冽的目光,宫女瑟缩一下,那漫天而来的厉芒让她后面的话便止在嘴中。

    “出去。”

    宫女半点不敢反驳,这就这样傻傻的出去了,久久反应不过来,再看到那明黄色的身影后,才从惊恐中清醒。

    “没吃”

    看着原封不动被带回来的糕点,上官皓然的脸色微沉。

    宫女稳住心底的恐惧,笑脸相迎惨白惨白的“小,小姐让奴婢出来。”

    “退下吧。”上官皓然扶手。

    宫女慌乱的行礼,如临大赦一般,快速退下去了。

    听到敲门声,帝清欢不耐的蹙眉。

    “不是叫你退下吗”

    “是我。”沉稳的声音传来。

    帝清欢一愣,起身随意披了一件衣服,坐在外室的榻上,才慢吞吞道“进来。”

    当门推开,帝清欢刚欲问何事时,便看到那修长的手上端着的一碟糕点,与那尊贵的身份极其不符。

    “为了这个”

    “小姐还未用早膳,狐瑶曾交代过,你是需要一日三餐的。”上官皓然沉声道,儒雅如玉的脸庞很是平静。

    帝清欢微微怔住了,久久回不过神,捻起一团糕点放进口中,果然与想象般的那般甜,甜得那痛苦的心都开始泛甜。

    “为何”

    “”上官皓然双拳紧握,却一不发。

    帝清欢抬头,清冽如冰的眼眸直视那双淡然平静下隐藏无数汹涌的眸子,加重声音道“为何”

    上官皓然刚欲开口,却被帝清欢打断。

    “罢了,你还是别说了,说了,我也不想听。”

    怪异的话,却让上官皓然脸色一白。室内突然安静下来,一点声音都没有,诡异而难堪。

    终究,还是上官皓然先开口道“先吃饭吧,别饿坏了。”

    闻,一脸淡漠的帝清欢微微复杂,眼底满是挣扎,许久,才似是下定决心道“你现在多少岁了”

    “三十有二。”上官皓然回道。

    “还有几十年,甚好甚好。”帝清欢笑得开心“上官皓然,余生你且陪我度过吧。”

    突如其来的话吓得上官皓然突然站起来,手中的糕点突然落在地上摔得粉碎,一双沉寂的眸子因惊讶而睁大,蓬发出强烈的情感,一向沉稳的他竟是激动的颤抖。

    “你,你说什么”

    “我说,余生几十年,我也无人陪,你且陪我度过。”帝清欢歪着头,眉眼含笑,可那笑意深处却全是苦涩。

    “上官皓然,你的回答是什么”

    那双秋水明眸中虽诚挚满满,可却不含一丝情意。

    上官皓然当然知道,他从小在世俗中长大,七情六欲,他见得多了。自然知道面前的这个女子并不爱他。

    可他却出乎意料之外的同意了,明知道娶她,会给皇朝带来多大的隐患危机,明知道她已为人妇

    “好。”

    帝清欢听闻这句话,嘴角的笑意加浓,轻笑道“你不会后悔的,陪我数年,你会获得足够的回报,只要你想要的,我都可以满足你。”

    纵使不在乎这些,可他还是同意了“好。”

    “陪我吃饭吧,我也饿了。”娇软的声音撒娇。

    变化太快让上官皓然不知所措的站在那里,一双手都不知道放哪儿的好,不敢置信的看着那娇媚可爱的人儿。

    “皓然”

    “好。”上官皓然看着那含笑的眸子,耳尖微红“我去叫人送膳食过来。”

    帝清欢看着仓皇离去的背影,嘴角的笑意渐渐淡了,望着窗外的风景,神情恍惚。

    秦淮,我与你的夫妻关系没了,此生,上官皓然将陪我度过晚年,当此间事了,我与你将再无割扯了。如果你知道这个,你会开心么

    对不起,纠缠了你的前世今生这么多年,如今,我真的放过你了,也放过我自己。

    一滴眼泪从眼角滑落,滴答,躲在地上,溅起无数浪花。

    帝清欢蜷缩在榻上,用手将自己环抱,仿佛能够温暖些。

    帝清欢啊帝清欢,别想了,一个人不也挺好吗反正不成功便成仁,不是死于天地间,便是永存天地。都是孤单一人,也只能一人。

    便请你早日习惯吧

    “小姐,到外面用膳吧,我已经让人准备好了。”

    帝清欢抬头便看到那耳红面赤的脸庞,那不知所措的稚嫩模样,虽已三十出头,可此时却如同初出茅庐的小子,面对心爱之人那般的不安。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