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4章 蜷缩在他怀里

    霍桑看着她,只是皱了皱眉,然后就说道,“对不起,是我误解了你。”

    “如果道歉只是这么一句道歉的话,所有人都可以随便犯错了。”

    可安青丝想要的显然不是这么一句道歉。

    她想要的更多。

    霍桑看着她,让小护士先出去。

    小护士瞬间松了口气,立刻走了出去。

    安青丝看着霍桑那张逐渐恢复到五五六六的脸,想到自己还焦黑的脸,心头的怨气现在是很浓的,“我现在还没有想好,等我以后想好了,我会告诉你的。”

    她声音有些清冷,自有一种孤傲的感觉在。

    霍桑没有将她和她的话放在心上,所以,对于她说的要她道歉的话,也就听过就过,她点头,“如果你真的没有拿那枚戒指的话,我会如你所愿。”

    最后一句话,她深深地看着安青丝。

    她眼底里的意思很明显,即便刚才那小护士没有在安青丝身上搜出什么戒指来,但是,她还是怀疑安青丝偷拿了那枚戒指。

    安青丝眼底里都是恼怒,但她理直气壮,“希望嫂嫂到时候说到做到!”

    “我和小星星要陪着阿佑在房间里吃饭,你就别跟着来了,不方便下去的话,就在房间里吃吧。”

    霍桑要转身出去前,忽然又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说完之后,她的语气还顿了顿,然后,在后面加了两个字,“妹妹。”

    这两个妹妹,当然对应的是安青丝叫她嫂嫂的事。

    安青丝听了这话,愣住了,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霍桑已经走出去了。

    顿时她心里窝着的气差点没把她逼疯了。

    她想和霍桑一起吃饭,纯粹就是想堵她心,结果没想到,她竟然张嘴就喊她为妹妹!

    妹妹!谁是她妹妹!

    她的年纪还比她大一点好么!

    安青丝恨得牙痒痒,手抓紧了自己的轮椅。

    门被关上后,安青丝咬着牙,转身推着轮椅到了卫生间,然后,她张嘴,从舌头下面将那枚戒指拿了出来。

    是,那枚戒指,就是她拿的,之前知道霍桑要搜她的时候,她就趁着谁也没注意,假装擦嘴的时候将戒指塞到嘴巴里了。

    然后又故意不让人检查她的残肢,就是让霍桑认为她一定将戒指藏在残肢纱布里的。

    谁都不会想得到,那枚戒指,一直是藏在她的嘴巴里,就在她舌头下面。

    安青丝手里把玩着那枚戒指,眼神阴冷。

    戒面是小星星的形状,意思太昭然若现了,根本不用多想,就能猜到邢臣佑是什么心思。

    这样的一枚戒指,怎么能是给她的!

    要是早几年的话,要是她没有从上京离开去国外的话,阿佑准备的戒指,应该是给她的。

    如果他们有孩子,那么,那个孩子也应该是她和阿佑生的,而不是霍桑!

    所以,霍桑不仅是抢走了她的爱人,还抢走了她的孩子!

    安青丝捏紧了手里的那枚钻戒,恨恨地想到,镜子里折射出来的都是她淬着毒汁一样的眼神。

    但很快,她听到门口有动静,眼神立刻恢复了平静,甚至还有些委屈可怜。

    她迅速打开了平时自己保养用的一个保湿乳液里,将那枚戒指放了进去,然后又搅了搅,直到那枚戒指被乳液全部遮盖住,什么都看不见。

    安青丝做完这一切,推着轮椅回到了房间里,“请进。”

    保镖低着头端着菜进来,也没有抬头看安青丝的脸色。

    安青丝想到霍桑最后临走前说的趾高气扬的话,咬了咬唇,硬是强忍着将这股气给吞了下去。

    霍桑从安青丝的房间出来,让人又搜查了一下安青丝去过的地方。

    当然,蓝心湖的保镖,她是足够信任的,南少琛派来照看邢臣佑的医生,她也是信任的。

    能被南少琛派来检查邢臣佑的医生,必定是在业内厉害出色的医生,那样的医生不屑于做这样的事情。

    她怀疑的人,只有安青丝而已。

    “你是说大少做手术的时候一直是攥着那枚戒指的?”

    雷克听了霍桑的话后很是吃惊,他怎么想都没想到这样一件事,“我不知道这件事。”

    霍桑心里有点难过,想起那枚戒指,就想起那个男人对自己的心。

    他从来没有对自己说过的感情,那些深埋在心底里却不可忽略的感情,她从前为什么要像个傻子一样拒绝去感受呢?

    “只要那枚戒指还在蓝心湖,总会找到的。”霍桑给小星星夹了一个虾仁,语气很冷静。

    雷克点头。

    的确,如果是安青丝偷拿的,她没机会离开蓝心湖的。

    “我先出去了。”雷克看了一眼霍桑和小星星,还有床上的邢臣佑,低声说道,然后走了出去。

    霍桑和小星星在床边放了个小几,小几上放着碗筷,邢臣佑的方向也放了碗筷。

    虽然他紧闭着眼睛,还在昏迷着,但是,他们都当他已经醒来了,都当他正陪着他们一起吃饭。

    霍桑看着小星星时不时给邢臣佑夹菜,忍不住心想,要是以前他们之间也是这样的关系就好了。

    小星星会很开心吧。

    他们也会过的更快乐一点吧。

    好在,一切都还不算晚。

    霍桑打起了精神,满面笑容地陪着小星星一起这样给邢臣佑夹菜。

    吃过饭,霍桑已经精神饱满了,她下了楼直接去了书房,雷克已经在等着她了。

    两个人熬夜处理公司文件,以及提早熟悉明天和陆霖坤见面要谈的合作流程,条件等。

    虽然陆霖坤与她私人关系很好,但公归公,私归私。

    一直到十二点多,雷克才离开蓝心湖。

    霍桑拖着疲惫的身体先上楼看过小星星,然后才往她和邢臣佑的房间走,路过安青丝的房间时,她留意到,她的房间里竟然还亮着灯。

    不由得,她的步子顿了顿,然后她发现,安青丝房间的灯瞬间就灭了。

    这是凑巧么?

    霍桑皱紧了眉头,深深地朝她卧室的方向看了一眼,这才回到房间,反手锁上了门。

    洗过澡,霍桑散着头发,小心钻上了床,抱住了那个现在安安静静的没有之前强势气息的男人,蜷缩在他怀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