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宿荒野外功境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星辰纪元2探圣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且不说方白羽沉迷练功不言不语,就说佟湘玉听得了白展堂的话,她却不以为然地继续掰馒头,心中暗道:

    这臭猫入了公门多年,经历甚多,怎地还如此天真?

    她的神情并不加掩饰,什么意思全部写在了脸上,白展堂自然知道她心中所想,只是现在的她,又如何能懂呢?

    也许日后,她便能渐渐明白过来。

    几人人一时无语。

    佟湘玉三口两口啃完馒头,将斗篷在地上铺好,合衣躺下。

    白展堂又www.senlinffm.com给火堆添了些柴火,方靠着树闭目养神。

    万籁寂静,除了火堆中不时爆出噼里啪啦的声响,偶尔还能听见几声秋蝉的呜叫。何处秋风至,萧萧送蝉鸣。

    虽是初秋,夜里的凉意却已经显而易见了,由脚底直钻进来,如丝如絮,如棉如帛般地渗入体内。

    不知过了多久,佟湘玉缩了缩肩膀,轻声道:

    “白大人、方兄弟你们睡着了吗?”

    “没有”

    白展堂刚浅浅入睡,便听见她在唤自己,只好又睁开眼睛。

    方白羽因为练功,一直感知极其敏锐,他立刻感觉到了佟湘玉的害怕情绪。

    “怎么了?”

    “你们听见蝉叫了吗?”

    “听见了。”

    佟湘玉的声音dzgrdjt.com又小又低,倒像是在做贼一般:

    “那你们听没听说过,蝉其实是冤魂化成的,它们叫,是在喊冤呢。”

    “没有。”

    “”

    方白羽

    被她这么一说,白展堂倒是也隐隐觉得蝉的叫声透着几分邪气。

    “白大人你杀过人吗?”

    隔了半晌,她又小声地问道。

    “杀过。”

    “那你怕不怕鬼?”

    “死在我剑下之人,无一人冤枉,我不怕你杀过人?”

    “没有。”

    “呵呵那你怕什么?”

    “我怕那些鬼认错人”

    她轻轻道,回答得极其认真。这话实在可乐,白展堂不由得无声地笑。

    怕见尸体,怕鬼,蜷缩在火堆旁的她分明还是个孩子。

    他俯身捡了几块小石头,待蝉再叫时,扬出手中的石头,“噗噗”两声,周围顿时归于寂静。

    “时辰不早了,大家睡吧。”

    他温和道。

    经过佟湘玉这么一闹,方白羽却再也静不下心来,他说道:

    “白大哥、佟姑娘,你们睡吧,我去周围警戒一番,免得夜里像那唐三一般被人绑了,还不知道”

    他这般说着,便提剑起身离开了营地。

    “你这个徒弟也太用功了吧,不仅一路上刻苦钻研内功原理,这大晚上的还去www.whsxsh.com练剑,他可是有什么仇家要报么?”

    “并与仇家,他这个人我也看不透”

    “”

    她似乎又低低咕咕了一句什么,裹了裹衣服,把头埋进睡袍里,方沉沉睡去。

    方白羽低头沉思着,走向树林深处。

    天地之间,莫不有数,而万变不离其宗,数由一始,亦从一终,这是天道规律。

    而剑法,也是这样的道理,从一个招式演化出若干个招式,又化繁为简,由多个招式融合为一个招式。

    从有招式,变成无招式,可这无招式,却又无不有招式,这便是无招胜有招。

    按照独孤九剑的原理来说,两人对招,最重要的就是料敌先机。

    也就是说从对手的出手前摇,种种预兆,就料到对手的招式路线。从而攻击对手的漏洞。

    这武功要炼成,说的简单,其实却是极难。

    独孤求败能创造出《独孤九剑》盖是因为,他一生挑战过无数人,见识过无数的功夫。

    对手只要一出手,他一眼就能看出这一招将会是什么招式。风清扬也是一生里战斗无数经验丰富。

    至于那令狐冲,之所以能炼成独孤九剑,除了他天赋高超,很大一部分原因,便是因为他在思过崖的洞穴中见到的那道剑壁。

    不仅刻着五岳的剑法,还刻着魔教各大高手的破解招式。

    他学了这剑壁上的武功,加上风清扬的指点,又有田伯光喂招,这才算是学会了独孤九剑。

    《独孤九剑》,无招胜有招,其实也是需要各种招式的。只是一招一式拆解的极碎,每一招每一试都信守拈来,不以剑术固有套路出招,辅助以料敌先机的原理而创造的剑法。

    剑道一途有很多路子,方白羽给自己定了一个小目标,就是先多学剑法,多累积对招的经验,等量变到了一定的程度,再去创那独孤九剑。

    其实这个路子,最是适合于他的,盖因他的眼睛有些非凡的能力。

    其实他有很多次想要研究清楚自己眼睛的事情,可是他发现,好像这个世界还没有出现过有什么人拥有瞳术的情况。

    他也没有瞎琢磨,而是更加务实的练功。这眼睛虽然不凡,可是也不过是起到辅助作用而已,他不敢松懈自己武艺的修炼。

    再说他练那《以心功》,虽是连第一层都未炼成,可是随着精神力的增加,他的精神越来越好,思维越来越清晰敏捷,瞌睡似乎也越来越少了。

    像今夜这般,和两个人睡在一起,他当真是有些不习惯。所以找了个借口,便到了树林里练剑来了。

    他从白展堂那里学来了一门《夏雨剑》的剑法,虽然眼睛将其拷贝了过来,他立刻便学会了,只是,终究是只得其形,不解其义。

    白展堂给他说过,内功难练盖因有深浅,外功虽然炼成偏简单,可要练到极深处,困难程度也丝毫不亚于内功。

    外功作为输出的直接手段,也是分为几个层次,分别是——

    功法小成,炉火纯青,登堂入室,一代宗师,终极奥义,这五个层次。

    这夏雨剑的造诣不过是功法小成而已,莫说是宗师境界,悟出剑意,他连炉火纯青都尚且摸不到门槛。

    说道不同境界的的分别,功法小成就不说了,炉火纯青境界,一招一式收发自如。登堂入室,信手拈来,甚至摘花飞叶,都可使出招式。至于宗师境界,则比较玄乎了,这个层次就是讲意不讲形了。而最终的奥义阶,那是只存在于理论中的东西。

    不过两三个时辰,几缕曙光透过树木的缝隙落下,火堆早已熄灭,余了一丝袅袅青炯,混在清晨的薄雾里,四下飘散开来,方白羽终于是再次回到了营地中。

    白展堂倦倦地睁开眼,刚想起身,腰背上传来一阵剧痛,逼得他不得不又坐了回去。

    他无声地咬咬牙,这是老毛病了,陈年的旧伤,每日起时都会酸痛。

    若是到了寒冬,更是僵硬如铁,必得用热毛巾,敷上一炷香工夫,方能活络开来。

    此时才只是初秋,大概是因为宿在郊外,夜深露重,寒气入体,所以痛得愈发厉害了。

    他伸手到腰间揉了一会儿,方才扶着树慢慢站起,抬眼正看到佟湘玉不知何时已经醒来,乌溜溜的眼珠子正盯着他瞧

    “你腰上的是旧伤吧。”

    佟湘玉倦倦地打了个呵欠,坐起身来,伸展下身子,同情道:

    “现在你还忍得住,等老的时候就难过了。”

    她说的确是实话,不过也实在不太中听了些。

    白展堂只是苦笑,也不吭声。

    “我知道有种药酒不错,你不妨试试?”

    她凝眉想了想,

    “不知道江宁、姑苏有没有得卖”

    佟湘玉喃喃自语说道。

    “只是一点老毛病,不用湘玉姑娘这般费事。”

    白展堂推辞道。

    伤在腰背,自己推拿不便,他又生性不喜劳烦他人,故而只是在得空的时候到医馆中请大夫推拿一番。

    佟湘玉耸耸肩,不再多言,收拾好东西,三人上路。

    如此又赶了两日,黄昏时到了一座江边小镇,姑苏却是不远了,天色已晚,找不到渡江的船家,几人只好就在此处落下脚。

    小镇不大,独有一家客栈,白展堂几人几日里都未吃过热饭,这下子倒是可以好好地休整一番了。

    佟湘玉兴致勃勃地点菜时,方白羽环顾着四周环境。

    大概是因为地处江边渡口,这家小客栈虽然颇为简陋,可生意居然不错。

    大堂里头三三两两坐了好几桌客人,口音各异,显是来自各地。

    “有鲈鱼么?要一斤多的,一斤以下的我可不付银子。”

    佟湘玉已经盯着墙上的菜牌看了半日,又问了半日,还是没决定吃什么。

    “真对不住您,小店没有鲈鱼,后院还养着条花鲢,红烧清蒸鱼头做汤都使得,客官您不妨尝尝?”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