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谁说谎(三)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渣年记事有声小说,要看小说在线收听!
    于是,便叫来了千机卫沉声的吩咐了几句,千机卫便领命离开。https://www.xiannitxt.com

    而玉清朗在旁边轻声的说道。“你这是不是有些太不怜香惜玉了。好歹也是皇室血脉。也是娇贵的人儿呀。”

    “皇室血脉?”苏陌遗突然展开了眉头轻笑道。“皇室血脉,这天下的皇室。莫不是神族所封,叫他是就是,叫他不是便不是,有什么好珍贵的。”

    如此大逆不道之话也只有这位苏侯爷能说得出来了。

    昔日陈胜吴广举兵之时,高喊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而如今却倒是苏侯爷。看不起这封王拜相,看不起这皇图霸业。不知道是不是真将这皇位看作了自己囊中之物还是确确实实的鄙之不疑。

    玉清朗只能淡笑着回声,“我们苏侯爷是谁呀,这天底之下,精彩绝绝之人物,可首屈一指。”

    莫得要在这里拍马屁了。“该你做的事情可要仔细准备好了。”

    “是的,我这就下去准备你且等着看好吧。”玉清朗转身离去。剩下苏陌一座回了座椅之内。

    玉笔在手中转了几圈,啪叽一下掉在了地上,摔成了两半。自己稍微的低头一看,轻哼了一声,便会在多加理会。

    话说这皇宫之内,固伦公主哭哭啼啼地回到了皇后娘娘的寝殿。皇后娘娘一看自己心爱的女儿如此这般没有仪态的回来,便急声的问道,“去哪儿啦,怎么搞成这番模样。”

    就见固伦公主一下子跪在地上,后面跟着的是侍婢们也匆匆忙忙地跪在了地上,不停的磕头,就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而且面的固伦公主变又是哭又是喊的说道。“母后要为女儿做主啊,那清河公主真的是好生厉害。竟将女儿欺负成这样,将我们神木的皇室不放在眼里,母后,要为女儿做主啊”。

    原来是受了那清河的欺负,怪不得是受了这么大的委屈,“这女儿子小将养在自己的身边,自是堪比那天上的凤凰,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何曾这般的受过屈辱”

    于是怒极攻心,女儿也说不清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便问着身边的奴婢,“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些奴婢们更是一个比一个有着心机,只字不提将长羊山上的鹰鹂打下来,便说着因着清河公主身边的奴婢言语不敬,公主只想稍微地教育一下,却不料清河公主咄咄逼人。直接出手就将固伦公主打伤。还请皇后娘娘做主。

    可却不知此时在御书房之内,有人将事情远远比源源本本的回报与皇帝陛下。

    皇帝十分震惊的将手中的奏折放到了桌子上说到,“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陛下今日固伦公主前去探望苏侯爷在苏府五清河公主发生冲突。将清河公主脸上划伤深可见骨。怕你这一辈子也好不了了。”

    “因何发生冲突?”

    “固伦公主见常羊山的鹰鹂甚为好看,便叫侍从们将他从天上打了下来,截下了圣主给清河公主的家信。看看便也罢了,可是鹰鹂却被打死,圣主的家信被团作一团扔在了地上。”

    来人是苏侯爷府中的侍从。求见了陛下,将事情只语未添的字字属实的禀告给了皇帝陛下。

    并说因此苏侯也受到了惊吓。在府中发起了高烧。玉郎中正在为其诊治呢,不能前来请罪,还望陛下惩处,他一定悉数的接受。

    是的,如此身份尊贵的两个公主,在他府中发生了事情,一定是要一字一句的转告给陛下的,一定要让陛下明白此事真真与他无关。

    陛下听完之后,坐回来坐椅子上,深深的闭上了眼睛。好长时间才沉声的说道。“固伦近几日实在是有些出了格。不是说少要打定国侯的主意吗,少要打他的主意,为何朕说的偏偏不听。是不是朕平日里将她宠爱过甚。让她目无王法。你说是不是。”

    说着便因过度的生气喝斥起了旁边的老太监,老太监惶然地跪在了地上,不停的磕头,对着皇帝说到“还望,陛下息怒,还望陛下息怒,公主毕竟年纪还小,不甚懂事,还望陛下暂且饶过她一这一次,看在公主自小教养在皇后娘娘的身边,看在皇后娘娘的份上。还望陛下将此事大事化小啊”。

    “就是因为她自小教也在皇后的身边,所以不知轻重。什么叫大事化小,这个如何化得了小。我这十几年的心血,如果一招不慎,恐怕就要被她打翻。去把他们两个都给朕找来!”

    一脚踢开旁边跪着的老奴才。老太监慌忙的站起来往外走道“是,是,奴才,这就去,这就去”

    然后下手边跪着的定国侯府的侍从见此,也磕了一下头对着唐建元说道“陛下若没有什么事,奴才就告辞了。”

    “回去告诉苏侯此事与他无关,叫他安心养病。”

    “是,侍从转身离开”

    没过半炷香的时间,皇后娘娘与固伦公主就被带到了御书房内,此时固伦公主还未来得及整装梳洗,所以也是刚打完架般的模样。

    进了门便跪在了地上又哭又喊将事情同皇后娘娘说过的一样又再说了一遍。

    皇后娘娘也哭着跪在了地上,对着唐建元说道,“还请陛下做主,咱们的女儿如今吃了这么多的苦,还请陛下做主!”

    声声句句都

    让陛下做主。可是,却不料这位陛下越听越生气。

    什么时候正后宫的妇人竟敢如此的欺瞒于朕,连句实话也不肯说,还妄想着拿自己当挡箭牌。于是,桌子上的印台,便狠狠的摔了下去,其中未干的墨汁甚至溅了皇后一身。

    然后怒极地说道。“莫要欺朕不知事情原委。固伦你说,究竟为何与清河产生了争执,正在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皇帝这一声怒立刻叫皇后娘娘心生了凉意。此时背后冷汗涔涔。这才想起也只也只是女儿的一面之词,若这事是由他们引起,恐怕是今日不能善了。

    于是也只能瑟瑟发抖的等着固伦说出实情。可是,却不料这位固伦公主依旧固执的狠。

    跪在了地上,只说是清河的不是。字字句句不提常羊山的鹰鹂。“事到如今还不知悔改。”唐建元怒极反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