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打人了还想走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愿无来生有声小说,要看小说在线收听!
    “我没事!”轻轻推开孟瑶的手,又一杯下肚,“再来。http://www.bxwz9.org

    台上的歌手已经开始登台了,酒吧里的人也开始多了起来,熙熙攘攘的声音充斥着耳膜,明显江逸臣举杯的速度也放慢了,孟瑶没有在说话,只是直直的看着他,如果此时他不能放纵一回,那么情绪还不知道要深埋多久。

    “美女,你对着这样的酒鬼看做什么?他这酒你想喝的话我请你!”一个穿的很嘻哈,染着几缕蓝色还是什么颜色的男子端着一杯胡里花哨的鸡尾酒的男人走了过来,猥琐的笑容直勾勾的看着孟瑶。

    “滚。”江逸臣吼到。

    “哟,都喝成这样也不忘护着美女,只是你这都醉成这样,你护得了吗?”那男人笑眯眯的看着江逸臣,准备伸手去摸孟瑶那绝美的脸庞。

    “咔咔。”手指被掰断了的声音,没看清江逸臣怎么出手的,此刻那穿花衣服的男人的手指呈现出一种普通人难以做到的比90度更小的角度,右手的酒杯直接因为本能的要护住左手痛处掉落在地上,他右手抓着江逸臣的左手,使劲的想先甩开,但是江逸臣的力气更加重了几分,疼得他龇牙咧嘴。

    “快来人啊!”酒保也只是呆呆的看着,明显这坐着的比站着的贵气不知多少倍,这也只是普通事件,基本上经常都会发生。看着那花衣服在叫唤。

    “先生,他的手应该断了,你还是先松开来。”想了想,这等会要是有什么事情,他身为工作人员,这发生在眼皮底下,他也不能完全逃脱责怪。

    “你还是先松开吧,要不我们先回去!”孟瑶绕到江逸臣的身后,拉了拉他的衣袖。江逸臣看了她一眼,依言松开了手,那花衬衣顿时右手捂着自己左手手指。

    “想走,把我的手掰断了,这样就想走了,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看着不远处几个同样穿的花里胡哨的男子,流里流气的走过来。顿时气焰不知道嚣张到了极点。

    “……”江逸臣醉眼定定的看着他,没有说话,但是他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心里一阵恐慌,不过此时那几个人都走了过来,将他们团团围了起来。

    “那你说想怎样!”孟瑶觉得此时还是不要让江逸臣说话,他心情不好,如果真的动起手来,大概他们两边都讨不到便宜。

    “不想怎样,这医药费该你们陪吧,还有你得留下来陪我们喝酒,喝高兴了,自然就没事了。”他们六个人,江逸臣才一个人,尽管看上去身手不错,但是这酒也喝多了,而且身材看上去瘦弱,想必刚刚是自己太大意了。

    “滚。”江逸臣还是这一个字,不过这会笑的人更多了。“去把孙二愣子给我叫来。”江逸臣低低的说了一句,那酒保听了愣了那么几秒,赶紧推了一把身边的人,立刻那人就跑到一边。

    “孙二愣子,这名不错啊,那条道上混的,怎么取这名!”一个站在江逸臣身后的男人把玩这手上的酒杯,笑得几乎要跪地了。

    “啪”一声巨响,一个服务生拿着托盘照着他的后背猛击,打得他一个踉跄,差点钻进江逸臣坐的高脚凳的底下。

    “你他m是一个臭服务生,找死吗?”孟瑶好像有些明白什么回事,但是这些年轻人显然不清楚,此刻有一人扶起刚才那人,再有两人面对着那服务生,心生疑虑,这夜色酒吧想来只要不是极其严重的流血伤人事件,一般服务生不会动手的,要知道这里随便一个服务生都是会功夫的,所以到这里来的人,一般玩笑开了也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所以很多人喜欢到这里来找刺激。

    “叫你嘴贱。滚,夜色不欢迎你们。”那人冷着脸,跟之前微笑得想春风般和煦有着天差地别。

    “凭什么,我进来是消费了的,你们夜色的规矩我们又没有犯那一条!”如果被夜色给赶了出去,那他们在这一片以后不用混了,要知道夜色是这里最负盛名的酒吧了,老板后台很硬,只要不违法,一般的小打小闹,警察都不带来管的,他们服务员都帮你安排得明明白白,服服帖帖的,但是如果被赶出去,那就是相当于被列入了黑名单,再也不能入内,那显然是十分没有面子的事情。

    “叫你滚你就滚,等会想走走不了就不要嚎。”强烈的不耐烦,这几个小年轻他们早就看着不顺眼,但是他们也真的只是随便调戏一下落单的美女,点一些最低端最花哨的鸡尾酒,满场瞎转悠,以为能骗一场艳遇,确实没有破坏老板定下来的规矩中的任何一条。只是如今这个贵公子坐在这里张开就叫老板最头疼的诨名,显然是比老板还有权势的人,这些眼瞎的还在这叫唤,等会老板来了,怕是都得扔出去,那场面惨不忍睹,他想想都恶寒。

    “我们偏不滚,这孙二愣子何方神圣我们还没见识到,这医药费还没拿,怎么能走呢!”那花衣服的男子手背折脱臼了,这会扶正了,也没有什么大碍,但是吃了这么大的亏,他们这么多人,自恃有几分道理,自然不肯这么轻易离开,这一走便永远不能再踏入。

    “是么,想见我确实比较困难。就凭你们几个投胎一万回也不够资格。”声音带着些玩笑的意味,声音也不冷,但是却不由自主的让人冷,那几个花衣服的男子看着被好多个服务员簇拥而来的一个一米七多一点的男子,笑笑的走过了,平淡的说着。

    “江少,您来了怎么也不说一声,里边的包厢想怎么玩都可以,何必跟这些人挤这样的地方?”无视那几个花衣服,带着笑意,冲身后的那几个服务生挥挥手。“这几个混混怎么热着您了,您看需要怎么处理?”

    “扔去出算了,给我拿两瓶酒,我带回去喝。”江逸臣看了看孟瑶,淡淡的说着。。

    “是,你们没听见江少说的么?给我扔出去,告诉这一条街的场子,见到这几个见一次打一回。”那人依旧笑笑的说着,仿佛再说驱赶几条流浪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