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4章 宁谦

    温西聪看他的表情不像撒谎,这才松了口气。

    胡涂与宁谦之间的事,这些年,因为她一直避讳,她虽也没多问,但,如果她没猜错,从大学时,他们应该就在一起了,这么多年的坚持,若不是真的相爱,也没法解释了。

    可,那样的关系,正常的伦理道德观念下,她无法想想,俩人的未来,要经历什么。

    想到这,莫名的有些悲伤,问世间情是何物,所谓一物降一物,逃不掉,避不开。

    沉默了片刻后,她才开口道:“薜凯,昨晚的事,我们都是成年人,过了,就忘了吧,你放心,我不会放心上的。”

    她相信缘份这东西是存在的,所以,她不想强求,有缘,自然什么都会水到渠成,没缘,强扭的瓜绝不会甜,所以,随便吧!

    她若是会用这样的事来牵住他,那kiki的身世,绝对比这更来得有保障。

    推门下车,她快速走向电梯处。

    “温西聪,你给我站住!”突如其来的低吼,吓了温西聪一跳,她扭头看过去,便对上了男人阴霾的俊脸,及那双骇人的深眸,她很不争气的腿软了一下。

    不可否认的,薜凯生气的样子,她看着,还是有些怯的。

    接着,又想到了,自己似乎没理由这样怕她,想想,便又挺了挺胸,朝他道:“薜总,还有事吗?”

    “晚上,我来接你!”

    温西聪的脚步,陡然滞下,如灌了铅似的,再迈不出去一步,她缓缓回身,讷讷的回他,“不用!”

    不用你因为昨晚的那点事,就心生愧疚。

    不用你安慰情人似的,事后弥补她。

    她,从不需要这样的愧疚与弥补。

    直到回到办公室,坐在椅子上,温西聪的头都还是昏的。

    一下子与薜凯之间闹成了这样,是她始料未及的。

    她以为薜凯只是说说而已,做做样子,所以,并没有把他的话放在心上。

    调整了一下心情,她也没了心思再去吃饭,干脆就换了衣服,直接进了实验室。

    一直忙到下午四点才从里面出来,出来后,上面又说,有个加急的药剂分析要写,这样一折腾,就到了晚上快9点。

    当薜凯的身影出现在研发部时,她和所有人一样,都有些震惊。

    最近公司忙,加班都是常态。

    大家在发楞片刻后,便忙起来了,又是倒水,又是搬椅子的,那美女助理更夸张,俯身哈在薜凯面前,只差没直接投怀送抱的了。

    倒是薜凯在接受所有的殷勤后,却极随意的看着温西聪说道:“西聪,我们可以走了吗?”

    然后,“唰”的一下,所有的眼光,都聚焦在温西聪身上,接着,便是不可思议到一副了然的模样。

    给他们看得有些心惊,温西聪咽了咽口水,抓起桌上的包,点头,“我们走吧!”

    “你怎么和我们公司的人都那么熟悉呀?”出了公司,温西聪终是忍不住地出声问道。

    薜凯看了她一眼,沉吟了片刻,眼神闪烁着,出声道:“有业务往来。”

    “哦!”

    接着,一路沉默。

    到家

    薜凯径直去了楼上,他的生活习惯是,到家没有特殊情况,一定会先洗澡。

    温西聪也跟着上了楼,看了看kiki睡着了。

    因为中午晚上都没吃,肚子饿的不行,洗了手,迟疑了片刻,转身下楼,去了厨房。

    因为寄人篱下,她多少有些拘束,虽说薜氏夫妇,对她一向大方。

    可是,她还是觉得自己不能太随便。

    到了餐厅里,她左右看了看,想想,便将剩下的冷饭冷菜倒在一起,放在微波炉里热。

    接着,便又从包里拿出一本书放在餐桌上,这才坐了下来。

    白炽灯的光,悉数倾洒下来,薜凯站在玄关处,看着那光与影的重叠中,神色淡然无比的女人,呼吸有些紧窒,似是被人勒住了喉咙一般的难受。

    加上国外那年,和她一起生活也有一年多,这是他第一次这么认真的打量这个女人。

    印象中,她一直是那种可以让人随时忽略的人,在一起住的那段时间,她也是如此,非常安静。

    安静到,经常,他会将她忘了。

    “你在做什么?”

    温西聪的视线自书本上移开,抬眸看着几步之隔的薜凯,愣了下,将书反扑在餐桌上,起身,有些尴尬,

    她指了指身后,“我……我肚子有点饿,我看,还有余下的饭菜,我就热了一点吃。”

    说完,她有些紧张的看着薜凯,“我是第一次!”

    不知道怎么的,这句话说出后,温西聪的眼睛突然间酸涩的难受,眼角似有什么东西要溢出来。

    这时,微波炉正好加热到时了,温西聪有些狼狈的扭身,自微波炉中取出饭菜,放在桌上。

    她的反应,每一个细微的表情,悉数落入了薜凯的深眸中,他看着她手里的盘子,他微挑了下眉。

    视线定格在那一碗乱七八糟混在一起的饭菜上面,深吸一口气,心里有一股子莫名的气流在上下窜动着,极难受。

    修长的身影移动,他大步走向她。

    伸手,他将她手中装着饭菜的青花瓷盘一下子抽了出来,“砰”的一声,随手扔在了桌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