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女主虐渣手册 第一百五十四章 大佬的交流他不懂 (合并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重生女主虐渣手册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底下二层,装修精致奢侈的房间,光线柔和。

    宽大的真皮沙发上坐着一个男人,微微低着头。

    他穿着纯黑休闲服,即便坐在沙发上也显得很高。十分精致的眉眼不显半点女气,只是处处弧度恰到好处好看的要人命。薄唇抿着,肤色很白,面上冷漠,一双琉璃一般的浅色双眼,眼神有着细微的波动。

    他看着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心思难以揣度。

    他对面站着的青年恭敬询问:“主子,我现在去对擂吗”

    秋城梧抬手将手机翻过来,盖住屏幕,抬起眼眸,淡淡道:“不用。”语气里听不出任何情绪波动。

    男人低头,应是。

    秋城梧将手机推过去,手机顺着茶几滑到对面,堪堪在边缘停下。冷冷清清的声音道:“收回去吧。”

    男人不询问原因,身手利落的将自己的手机收起。

    他揣摩不出主子的意思,索性不去揣摩。

    秋城梧将手机推回去后,站起身,淡淡吩咐道:“去取你的面具,给我。”

    男人,或者说沉舟猛地一愣,不可思议道:“主子您要亲自”

    话没说完,秋城梧淡淡瞥来一眼,让他瞬间闭嘴。他后退两步,弯腰道:“是,属下立刻去。”说完后迅速离开,去取他的面具。

    秋棠在一旁的沙发上坐着,摸摸下巴,饶有兴趣的打量他堂哥。

    实在太难得了,这么个冰块,会对女人感兴趣。

    他忍不住建议道:“哥,要不我去我记得上次秋霄跟她打,好像是因为没出全力把她惹火了是吧你难不成还打算用全力吗欺负小孩子”

    秋城梧眸光淡淡,凌然出尘的样子,仿若不是凡人。闻言,也只不过抬了抬眼皮,轻轻看秋棠一眼而已。

    秋棠不介意。秋城梧自小就是这么个破样子,想他多从嘴里吐出几句话还不如跟他打上一架来的容易,哦,不对,是被打。对手太变态。

    他习惯了的自说自话,嘴里巴拉巴拉没个完。

    “哥,要我说,你直接去告诉那小姑娘不就行了。你要是想要女人,都不用放话,你只要稍微露出一点点笑脸,多的是女人前仆后继啊更别说一个小姑娘了。”

    “第三军校都能劳动你大驾了,就为了人家拍部剧,你可别告诉我你对她没意思。”

    “你这头做好事背后默默无闻无私奉献,人家还不知道你这号人存在,这也太憋屈了吧”

    他眼珠子一转,想到了什么,突然坐直身体,目光灼灼的盯着秋城梧,一脸不可置信:“哥,你告诉我,你不会是真怂吧怕那小姑娘”

    他一想想,都觉得这太幻灭了

    他从小崇拜到大的堂兄,是个妻怂

    怎么可能

    秋棠是聒噪惯了,话多。

    秋城梧瞥一眼,淡淡道:“闭嘴。”

    秋棠惺惺的摸摸鼻子,嘴上拉了拉链,示意自己闭嘴。但架不住心里好奇。

    说起来,那个小姑娘除了上次在总部碰过面,还脸都没看见,他知道的都是从网上看来,或者手下查到的消息,真正现实里却是从没见过的。

    还挺好奇。

    看照片是长的贼漂亮一小姑娘,颜值这一点上,倒是跟他堂哥很般配。

    沉舟很快取回面具,恭恭敬敬双手递给秋城梧。

    秋城梧接过,将花纹有些狰狞的暗红色面具戴上,只剩下巴尖跟琉璃色的一双眼露在外面。

    秋棠兴致勃勃的站起身跟着秋城梧,打算去见识见识那位让她堂哥一见倾心的小姑娘。

    排擂成功后,对擂消息是回公布在每一位昏昼成员的手机上的,像是游戏里的世界公告。

    由此,得知一名顶尖的银牌竟然要跟不久前刚刚晋升为铜牌第一的“将澜”对擂,总部的昏昼成员都纷纷沸腾起来。

    有暗笑“将澜”自不量力,也有心惊与“将澜”的异军突起,更有无数的人,是揣测“将澜”到底是什么身份。

    但无一意外的,便是每个人都想得以观战,见见这两个都是大佬级别的人对上,将是怎样的场景。

    是以消息公布不足五分钟,排擂的擂场观众席上,已经密密匝匝的坐满了人,大部分都带着面具,也有些满不在乎的不遮不掩露出真面。

    大约十分钟过后,他们等着的人出现了。

    一男一女,都是身形高挑,还穿着同色系的衣服,很是有趣。

    陆南站上擂场,盯着从对面通道里走出来的人,眼睛浅浅眯起。尤其是看见对方那双少见的,呈现出琉璃一样色泽的瞳孔,以及冷淡而矜贵的气质。

    陆南不太会去主动记住每个见过的人,就算过目不忘也不是这么用的。

    但这个人,太特殊了。

    是上次她离开昏昼时见到过的,那个肖似宋卿城的男人。

    连血牌都要居于身后的人,会是个银牌

    不是沉舟,只能是个骗子了。

    她勾着唇角,心情十分之好。

    如果她猜的不错,这个人比起上次跟他一起的那位血牌,只强不弱。

    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调换了她的对手,现在她都可以不追究打完了再说。

    看一眼倒计时器,最后一秒红色的数字跳跃归零时,陆南猛然动了,鲜少的占据主动攻击地位。她速度极快,根本不是上次跟秋霄对擂时的水平。

    她的身手在逐渐恢复,对此她有个大概预估,但她自己也不是十分准确。眼下,在不动用那些生死搏杀时所用手段的前提下,她正好可以试试自己全力出手,实力到底恢复了几成。

    观众席上的人只见一道极快的身影像箭矢般弹出,眨眼便到巨大擂台的中央。而她的对手“沉舟”,抬起一只手平摊向上,注视着她的到来,气势宛若刀锋,丝丝危险渗出,叫人不敢接近触碰。

    陆南到达秋城梧面前,也不过是片刻的事。她看见了对方平摊伸出的右手,在到达他身前的一瞬,右手探出大力扼住那只手,手腕带出一道弧度,竟然接着冲劲带着对方的手以一个极其扭曲的弧度向他的方向推去,打算一举折断对方的手臂。

    秋城梧眼睛里闪着光,顺着陆南翻折的弧度调整身体以带动手腕恢复正常弧度,避免折断,同时左手抬起,在转身同时肘击向陆南的腹部,速度极快而动作精准,瞬间化解陆南的攻击,还让陆南陷入被动的局面。

    陆南眼中的兴味越来越浓,正常很久的双眼里,隐隐约约又开始泛起红色,只不过是很淡的色泽,在漆黑的眼瞳里并不明显。

    她在秋城梧做出反应的瞬间已经抬膝,原本攻击的是他的后腰,此刻正好挡下一击。

    两人的姿势一瞬间有些诡异,观众席上的人看来,仿佛是一瞬间将澜就将“沉舟”抱入怀中。

    同坐观众席目睹这一幕的秋棠迷之沉默。

    两人已经连续出手数次,说起来复杂,实则也不过发生在几秒之间。

    一击不成,触之即分。

    陆南松开右手,没打算自己把自己拽脱臼。

    秋城梧也在冲力下离开几步距离。

    然后下一瞬间,两人再度对上,拳脚间速度快的带上光影,空气被破开的声音沉闷的不断在耳边响起,几分钟间两人已经过上无数招。

    秋棠原本还在想他堂哥的心机,看到这里也渐渐认真起来。

    秋城梧没下狠手,但也没留手,绝对是认真对待。在这样的攻击下,就算是他上去跟秋城梧打,现在也已经接近极限了,然而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觉得那个小姑娘似乎是越打越凶,越打越厉害。

    他甚至忍不住觉得最开始时的过招,她只不过是在热身。

    否则,实在难以解释眼前的状况。

    人可能在几分钟间就让自己身手提升几乎一个等级吗

    诚然,与人对战是能提高自身身手的,能现学现卖的天才也不少。

    但现在展现在他眼前的,并非现学现卖,而是实打实的自我风格。

    何况到了到了他们这样的身手,跟人对手时能取得的进步其实已经没有那样大,更多的是对自身的一个凝练而已。

    实在是匪夷所思

    他对陆南感到惊奇时,擂场上两人已经又过了许多招。

    陆南额头上冒出了细密的汗水,但遮盖在面具下,谁也看不见。

    她的一双眼,现在瞳孔已经彻底变成了暗红色,浓郁中透着一股妖异,像是暗色血液汇聚在其中,里面带着灼热的温度。

    秋城梧琉璃色的眼眸里淡漠已经完全消失,紧紧盯着陆南,向来没有太多情绪的心间,竟然生出了一种类似愉悦的感觉,还有之前便体验过一次,而现在越发浓烈的熟悉感。

    他像是对这个女孩很熟悉。

    这样的感觉,对于在一切事情上都淡漠的他来说,十分新奇。

    一个晃神,他被陆南抓住了手臂,砸在地上,另一只手刚好被压在背后动弹不得,脖子被扼住。

    陆南低着头盯着他,与他那双眼睛对视,抓着他脖子的手松了松力道,但没有拿开的意思,轻轻压在他喉咙上,问道:“你不是沉舟,是谁为什么不是沉舟过来”她语调危险,但双眼里的温度,不难看出她心情还不错。

    秋城梧也心情很好。冷冷清清的淡色双眼浅浅弯着眼尾,开口回答陆南的话,声音出乎意料的不是冷冷淡淡,带着些喉咙被压迫后嘶哑:“我叫秋城梧。我们,上次见过。”

    陆南看着他微微弯着的眼尾,脑海里不受控制的又闪现出一名青年望向她的样子,也是这样一双淡色微弯的眼睛。

    宋卿城。秋城梧。

    这两人,真的很像。

    包括那股子冷淡而又矜贵的气质,都仿佛是一个模子里出来的。

    她松开手,站起身后对仍旧躺在地上的男人伸出一只手。秋城梧愣怔一下,抓住那只手,站起身。

    陆南收回手,揣进兜里。架也打了,转身准备离开。

    “等等。”秋城梧出声,发现嗓音已经嘶哑,轻轻咳嗽了一声,道:“做个朋友怎么样”

    观众席上的众人,在看见将澜一把将“沉舟”掐着脖子摁在地上时,就已经震惊到大脑快当机。

    那可是沉舟是银牌中最顶尖的最接近血牌的存在

    而整个昏昼,成为血牌的又有几个

    似乎没超过五位吧

    也就是说,将澜现在打败的,是整个昏昼里能进入前十的人

    从一个小铜牌,半年内到了最接近血牌的存在,这简直就是黑马中的黑马

    而观众席上的秋棠,听见秋城梧一句话,嘴角抽搐。

    虽然难得话多了一点,但是不是说的话有点不太对

    更重要的是,秋城梧说完这样一句话后,陆南回头看他几秒后,还点头答应了。

    行吧,两个大佬的交流,他不懂。

    胡乱秃噜一把头发,他站起身离开观众席,跟了上去。

    周家安安静静一片。

    佣人轻手轻脚的,连大气都不敢喘。

    周平阴沉着脸坐在客厅,手机只有女声不断重复的回答:“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请”

    洪慧君轻轻笑一声,声音里带着轻慢不屑:“大哥,那个野丫头根本就没打算回来,逗着你玩吧你把她当亲闺女,她可不一定把你当爹呢。”

    周家二叔也回来了,闻言低声责备道:“行了。大哥正在气头上,你多说些什么”

    洪慧君轻嗤一声,翻个白眼,道:“我说什么不是实话吗总不能看着大哥为了丫头糟心吧要我说,反正也是接她回来嫁人的,哪用做这些无用功不是身边养大的孩子始终是野的养不熟,再怎么为她操心也没用,还指望她到时候能记挂这咱们周家吗你瞧瞧她,每天抛头露面,让网上的一群人说三道四,行为不检不知自爱。到现在,不也还是叫陆南吗改姓都不愿意,你还能指着她为周家做点什么不如放手别管,等她十八岁一到,直接带回来把婚定下。那边不是说陆南现在还小吗十八岁总不小了吧只要订了婚,她就是夫家的人,林家到时候自然会有人教她。”

    ------题外话------

    依旧两章合并。说好加更的,e严重预估错误我到家的时间没事,咱明天加哈。哈哈哈捂脸尬笑

    天津https:.tetb.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