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千二百二十章 彻底破局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武逆焚天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暗中观察的左风,主要的精力都放在了那名鬼道强者的身上,不过他也会留意战场上的变化。

    虽然他已经提醒过幻空,然而毕竟是有心算计,并且还是那来自于古荒两大势力的强者,左风出于本能的还是会感到担心。

    然而当幻空等人开始行动以后,左风那一颗悬着的心,便终于放了下来。发动偷袭的鬼魈阁和夺天山强者,看不出其中的端倪,主要是他们根本不知道这队伍中有幻空这位存在。

    左风不仅知道幻空在暗中指挥,加上两人之间存在的默契,他很快就看出了,不管斯蛮拓和甄幽,又或者是暴雪的行动,看似仓促应对,实际上却是有着更深一层的目的。

    事情的发展也正如左风预料的那样,鬼魈阁被率先逼退,信心满满带着压抑的怒火,冲杀上来的鬼魇,也成为了在场最为狼狈的人。

    甚至用狼狈都不足以形容,现在鬼魇本身的处境,其实已经非常的危险。要不是傀重和其他鬼魈阁强者,看出了情况不妙纷纷出手,鬼魇甚至无法做到全身而退。

    在进入冰山之前,鬼魇使用数次秘法,其中他还献祭过自身的精血。这种手段对自身的伤害极大,消耗更是恐怖异常。

    这之后鬼魇不仅仅要接受与暴雪的合作,甚至还要在面对傀重的时候,尽量克制自己的情绪。

    他当然不可能什么都不做,而是小心调整着自身状态的同时,并努力的恢复着。本来他想着这次对暴雪出手,一方面能够重新占据主动,一方面挽回颜面,同时还能够在随后打压一下傀重。

    结果如意算盘没有成功,自己反而为了活命,不得不再次疯狂催动秘法,这导致了他之前恢复的实力和修为,在短短不到两息的时间,就彻底付诸东流了。

    傀重其实也能够猜到,鬼魇的一些小心思,所以他才没有在对方有危险的第一时间,就出手解救。而是选择了冷眼旁观,先观察形势的发展如何,到最后看出来这场战斗,并不会让局面发生根本转变,他这才下定决心出手帮鬼魇一把。

    如果暴雪等人能够顺利占据上风,甚至彻底压制幻枭、幻枫和鬼魇,那他便必须重新考虑站队的问题,而不是继续维持平衡了。

    也不怪傀重会有这样的想法,暴雪出手太过惊人了,或者说幻空的指挥太有针对性。 幻枫和幻枭不仅没有运用出任何强大的手段,反而一连串的行动,更像是将自己交到暴雪手中,让对方以最舒服的方式暴揍。

    只不过幻枭和幻枫,错就错在不该太过贪心,如果没有想要发动偷袭,如果没有动用特别的手段,只用最为简单的战斗方式去压制,至少可以保证暴雪讨不到任何便宜,而且战斗拖的越久,对于幻枭他们越有利。

    幻空的强大,在于他不仅仅能够猜到,幻枭他们会用什么手段,更是因为对两人性格的了解,连战斗时的细节变化,都能够准确的猜到。

    一时之间幻枭和幻枫,也不得不使用秘法,不顾自身的损耗,甚至于是不惜让自己受到一部分内伤,也还是咬着牙摆脱了战斗。

    如此一来鬼魈阁和夺天山,信心满满的发动攻击,几乎是在两三息之间,便草草的结束了战斗,或者说是丢盔弃甲的放弃了战斗。

    幻空非常适时的给出新的指令,此时这队伍中的人,在没有谁对幻空有半点怀疑。不管是斯蛮拓和甄幽,又或者是暴雪,到现在还有点跟做梦一般,还没有搞清楚状况,战斗就已经彻底结束了。

    他们刚刚的确是按照幻空的指示在行动,可那也只是一种下意识的行为,最终结果会如何他们也不知道。

    如今面对这样“惊人”的结果,他们一个个不仅仅是心悦诚服,而是已经对幻空打从内心之中在崇拜了。

    因此幻空让众人收手的时候,大家没有任何犹豫,当机立断的后撤。既没有乘胜追击,更没有贪便宜,对那些修为低的人出手以削弱对手的实力。

    就连暴雪一时间也没有反应过来,只是一种直觉上,他认为幻空的决定似乎有更深一层的用意。

    总之幻空在指挥大家的时候,没有任何人犹豫和迟疑,几乎是整齐划一的同时后撤,战场上瞬间就变得平静下来。

    面对这样的变化,鬼魇和幻枭两人,一边各自调息恢复着,一边偷偷的观察着对方的反应和变化。

    从外表上看起来,他们两人似乎并没有什么事,最多也就是看上去有些虚弱。可实际上他们的情况并不好,甚至可以说有些糟糕。

    鬼魇属于牵动了旧伤,再加上运用秘法,此时的身体处于一种相对虚弱的状态。幻枭的情况大致相同,他虽然没有什么直接伤害,可是暴雪刚刚的攻击,却是处处针对他武技和功法上的弱点。

    这一轮攻击,不仅打的幻枭动用秘法,本身消耗极为严重,同时对于他的信心也造成了不小的打击。

    即便是从外表上看,幻枭并无什么异状,幻空却能够从其眼神中看出,幻枭这一次被打击的有些严重。

    在那一瞬间,幻空眼底有着一抹复杂,不过也仅仅只是一瞬间而已,他的眼神和表情就已经恢复如常,他不想让任何人从自己身上看出问题来,哪怕是左风。

    毕竟是同一个宗门,而幻枭也是晚辈中的晚辈,按道理来说幻空就算是要给对方一点教训,也不会选择刚刚那种方法。

    因为惩戒和教训,都是为了对方日后的进一步成长。可是这种打击,却是会造成无法逆转的伤害,幻枭的心境问题,如果日后无法克服,可能终身都无望踏入神念期。

    可是幻空终究还是这么做了,因为不管是幻枭,又或者是幻枫,都让他感到太过失望了。

    甚至追溯起来,从夺天山弟子,在玄武帝都公然对左风和琥珀下手的时候开始,幻空便已经非常失望了。

    多年来不管是他,还是在背后执掌宗门的母亲幻生,对门下弟子的训导一时一刻都不曾松懈。他最不愿意见到的,也是父亲当年离开前再三警告过的,不要让夺天山这堪称坤玄大陆第一宗门的存在,成为整个坤玄大陆的祸源。

    当年还年轻的幻空,对于这种说法不仅根本听不进去,甚至他还会暗暗的感到好笑,觉得父亲这完全就是在杞人忧天。

    却不曾想自己苦心修炼多年后,再次现身于宗门之内的时候,发现整个宗门的气质,不知何时都悄然发生了变化。

    这些年到底都发生了什么,幻空也不得而知,他看到的就是如今的结果。看到的是当年那青涩稚嫩,却又满怀期盼,心中充满阳光的幻枭,变成了如今这副阴险狡诈,行事狠毒不计后果的模样。

    幻空也曾心软过,更为此犹豫彷徨过,而这段时间也正是他自己落难,机缘巧合下被左风从空间乱流中救出,之后一直保持了一段时间,没有任何修为可以运用,基本上就是普通人的日子。

    意外的特殊经历,反而让幻空能够,用更加平和的态度去沉淀和反思,同时让他慢慢的决定,自己以后要怎样面对夺天山,或者说夺天山今后的路要怎样去走。

    这一次面对幻枭等人,其实也是幻空他真实的表露出,自己的态度和想法。幻枭的打击很大,可是如果幻枭能够想的通,并且能够重新站起来,那么幻空和夺天山都会重新接纳他。

    如果幻枭还是执着于本身的想法,那么幻空也就不会客气的将其抛弃,所以幻空看似狠心,却依然给幻枭留了机会。

    至于眼前的问题,其实除了两边偷袭来的太过仓促之外,根本就没有对幻空造成什么困扰。

    他的安排也不是仅仅只为了化解一次攻击而已,这一点从鬼魇与幻枭的反应,明眼人已经看出来了。

    之所以幻枭和鬼魇两人,是“偷偷”的观察对方,其实就是心中对对方有所怀疑。自己明明吃了大亏,险之又险的逃了出来,对方却没什么事,换了谁都会怀疑,自己恐怕是被人玩了。

    他们哪里知道,自己怀疑的人,其实一个引发了旧伤,一个损耗的非常严重,甚至短时间内,根本发挥不出全盛的战力。

    从偷袭失败开始,他们两人就注定了无法正常交流,甚至本能的关闭了交流的那扇“门”,他们完全沉浸在,自己被对方算计的想法当中。

    “嘿嘿,……好,真好!”鬼魇努力的压制着伤势,却是故意用一种中气十足的方式爆发出笑声,然后阴阳怪气的开口。他越是怀疑鬼魇,就越是不能让对方看出自己身上有伤。

    幻枭眼神微微眯起,确定鬼魇的状态后,他同样笑着点了点头,附和着道:“不错,不错……”

    两人相互凝视了片刻,随即同时发出了一声怒“哼”,然后便齐齐收回了目光。

    暴雪他们就算是一开始不明白,到了现在也自然想清楚了其中的原因,心中对于幻空的佩服更是无以复加。

    原本他们还暗暗的提防着,两伙人会在调整后卷土重来,现在看起来这份担心是多余的了。

    鬼魈阁和夺天山,现在不仅无法联手行动,反而还会时时防着对方,联手暴雪他们对自己下手。

    混乱的局面,以这种方式又重新恢复了平衡。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