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纪元 第两百二十三章 大战流枫恨雪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武神纪元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哧……”

    如光如影,闪现瞬移,眨眼之间,苏逸辞直接是横跨了大半个城台广场,携带着冷逸的凛风欺身抵达了流枫嚣的身边。

    一抹血色剑束惊艳天地,连同着那飞溅的鲜血,凌霜魔剑斜切而过,霎那间,于全场无数双缩紧的目光下,流枫嚣那持握着金色宽刀的手臂直接便脱离了肩膀,飞出数米。

    “哗!”

    极具震慑力的画面如梦似幻,几欲惊爆场外众人的眼球。

    苏天王府,慕容家族,明月楼等各路势力的来人脸色皆是齐变。

    落霜城的齐霄和流枫家族的枫陵君双方众人的表情直接是形成了一个强烈的对比。

    同样是震惊!

    但一方是双目圆睁,另一方则是眉头皱起。

    “这家伙……”落霜城那边的姜帆,盛起,乃至于齐忘书的眼中都流露着浓浓的难以置信。

    一剑断臂!

    而且还是在流枫嚣先手的情况之下。

    流枫嚣的实力,众人亲眼所见,对方绝对是非常接近玄域十秀的顶尖天才。

    甚至是“书秀”齐忘书出手,短时间内都不见得能够击败流枫嚣,毕竟之前击败齐修宇的时候,流枫嚣连刀都没有出。

    就是这样一位天赋超群的流枫家族天才,却遭苏逸辞一剑断臂,眼前的一幕,可谓是叫人意外不已。

    “哗!”

    铺散八方的血色剑流令地面浮现出一道道细微的剑纹裂痕,此刻的苏逸辞立于流枫嚣的右侧后方,双方就像是擦身而过的路人。

    然,此时的流枫嚣却是连回头看一眼这位“路人”的勇气都没有。

    “你,你究竟是何人?”流枫嚣口中颤抖的询问道。

    苏逸辞冷逸的双眸一凛,掌中魔剑挥动,黑色的名贵衣袍随风飘舞,一股势镇全场的睥睨王者霸气宣泄八方。

    “落霜城墨家出战者,苏逸辞,参见!”

    苏逸辞,参见!

    回旋的剑气宛若星辰弧环横扫,失去一臂的流枫嚣身躯猛地一颤,数道环形剑束于他的身上盛放绽开,连同着飙舞的鲜血,流枫嚣身上顿时惊现一道道狭长剑伤。

    “啊……”

    随着短暂而无力的惨叫,流枫嚣直接是双膝跪地,“砰……”的一声栽倒在了苏逸辞的身后,鲜血源源不断的溢出,生死不知。

    惊颤!

    四下俱颤!

    “苏逸辞?这名字有点耳熟!”场外有人低声道。

    “我也觉得有点熟悉!”

    “等等,想起来了,征召之地,前不久进行的王者夺位战。”

    “对,没错,他是新上位的天暗十七区王者!”

    ……

    “哗!”

    当身份被揭开,场外的众人内心可谓是风起云涌。

    尤其是苏天王府那边。

    苏晴,苏邱两人对视一眼,脸上满是浓浓的不敢相信。

    “他就是苏逸辞?”

    虽然之前在玉城苏家的时候,两人曾和苏逸辞爆发过冲突,但他们并没有认真记住过苏逸辞的名字。

    因为在苏天王府的眼中,小小的苏家,没有一丝一毫的地位可言。

    所以他们怎么都想不到,夺下天暗十七区王者之位者,乃是玉城苏家之人。

    “看来当初在玉城外面袭击你们两个的人,已经找到了……”站在苏狂长老身边的苏不凡喃喃低语道。

    两人有些惊疑的看着苏不凡。

    又有些怀疑的望向苏逸辞。

    “是他!”

    ……

    一剑过后,胜负立分!

    “逸辞哥哥也太帅了吧!”戚小怀睁着双明亮的大眼睛,如同看待偶像一般。

    杨贤城,冶川也是由衷的感到惊叹。

    与之商亦妃站在一起的墨舞衣眸中似有亮光在动,同时也有这几分说不出来的复杂。

    纵观流枫家族众人,脸色都是有些难看。

    就连枫陵君的眉宇间,亦是泛起了丝丝的霜寒,直觉告诉他,今日之事,或许存在变数。

    ……

    “该你了!”苏逸辞魔剑指向场外的流枫恨雪,无形的锋芒锐气,好似交织在凛风中的霜刃。

    流枫恨雪的脸色早已是布满了阴寒,其诡笑,道,“好一个天暗十七区的王者,你藏的够深!”

    说话之际,流枫恨雪直接是掠身闪入场中,甚至都没有等流枫家族的人将那不知死活的流枫嚣给抬下去。

    “噌!”流枫恨雪径直祭出袖剑朝着苏逸辞发起无比凌厉的突刺。

    “不是我藏的深,而是你们眼界浅……”

    苏逸辞仗剑而动,持握血色魔剑展开迎击。

    两者一经交手,顿时锋芒之气四溅八方,血色魔剑萦绕着诡异急骤的杀戮之风,银色袖剑闪烁着森寒刺骨的冰玄流影。

    霎那间,城台广场上赫然是剑影回旋,刃芒交错。

    “别太得意了,征召之地的王者在我流枫恨雪的面前,又岂能争辉?”

    流枫恨雪臂上袖剑寒光照雪,连同着强烈的气浪颤音,数十道虚幻的剑体随即从流枫恨雪的身后分散出去。

    接着,对方扬起袖剑,以正面突刺之势朝着前方的苏逸辞急速点去。

    “噌……”那分散在流枫恨雪身外的虚幻剑体在袖剑的指引之下,全数朝着一个方向贯袭刺去。

    每一道剑体都好似切分黑夜的光梭幻影,凌厉叫人感到害怕。

    “寒光一剑,雪照人间!”

    感受着流枫恨雪那全面释放出来的强盛杀意,苏逸辞冷眸一凝,掌中魔剑却是竖直朝上,只见他的身下赫然浮现出一座绚丽夺目的环形阵纹。

    “究杀禁剑,剑二!”

    “嗡!”

    霎那间,一道道宛如实质般的锋利剑影以苏逸辞为中心冲天而起。

    苏逸辞同样是以剑为引,萦绕在身外的剑影相互交缠环绕,譬如骤雨般形成一座剑流漩涡朝着那突刺袭来的虚幻剑体贯去。

    “砰!”

    “轰!”

    ……

    寒光袖剑的剑体和究杀禁剑的剑流就像是两股正面碰撞的流星飞雨,相互绞杀,相互冲袭。

    漫天的光影迸发宣泄,杂乱无章的剑影肆意的贯穿广场的八方地面。

    本就满目疮痍的城台地面,在剑气的纵贯冲袭下,赫然间千疮百孔。

    四周观战的众人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几步,生怕一个不小心,被飞来的剑气给殃及了无辜。

    而,那断了一臂,死活不知的流枫嚣却是还倒在场内,胡乱迸溅的剑气冲袭下,对方的身上又多出了一道道深浅不一的伤口。

    流枫柔等几个流枫家族的弟子想要去将流枫嚣带离出来,无奈于苏逸辞和流枫恨雪的爆发出来的剑势太强,谁都无法靠近。

    “流枫家族还真的是无情呢!连流枫嚣的性命都不顾了?”场外有人摇头轻叹。

    “流枫家族向来如此,对自己的族人狠,对外族之人更是残酷无情。这流枫嚣如今被那苏逸辞断了一臂,就算不死,回去也是个半废之人,以后在流枫家族定然毫无地位可言。”

    ……

    “哼!”听着场外的窃窃私语,枫陵君冷眸微寒,只见他手中的纸扇一挥,一股劲风犹如无形的大手将那场内的流枫嚣给掀了出来。

    流枫柔和几个同族弟子连忙上前查看流枫嚣的状况。

    但见对方的气若游丝,弱的就跟条死狗差不多,几人的脸色一变再变。

    “这该死的东西,竟把嚣大哥伤的这么重。”

    除了愤怒之外,还有震惊。

    从苏逸辞破除流枫嚣的先手进攻开始,再到战斗结束,前前后后,完完全全加起来也仅仅只用了三剑。

    甚至最后一剑,还不能算是完整的剑势。

    太玄地境后期的流枫嚣,直接败北,岂能用一个惨淡来形容。

    “哼,区区的太玄地境中期?简直可笑……”连同着流枫恨雪那阴冷的不屑笑容,对方气势豁然犹如洪流爆发,其单掌朝前一推,“咻咻咻……”只见那数十道虚幻的剑体竟是全数冲破了苏逸辞凝聚出来的剑流。

    伴随着肆意贯穿的剑流气浪,数十道剑体于不同的角度和方向迅速甩向苏逸辞所在位置的四面八方,并瞬间于苏逸辞的身外形成一座三角状的剑阵。

    “刃雪玄冰阵!”

    ……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