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九章 失控之役!金茂城中的进化者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末世手记之黑暗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无广告!

    山谷夜风吹打着年代久远的朽木窗子来回呼扇着,吱呀吱呀的古老转轴声在这空荡的简陋农房中显得尤为刺耳,它也把我从关于金茂城的回忆里头拖回了当下的现实。

    放下手中的笔和本,我起身去把墙边旧暖气片上方的窗户关严实,捡起掉在窗台上的折纸重新塞进窗子边沿挤压住。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暖气片上的热气就烤的我裤子发热,利用烧炭加热的暖气炉子额外好用。

    里间屋子传来一声婴儿的啼哭,飘过没有了木板的门框传进我的耳朵,我情不自禁的紧张了一瞬,拉好破了三个洞的脏窗帘,轻手轻脚走进了门框之后的里间。

    可能比我年纪还要大上许多的陈旧土炕上面,正端坐着一位美丽年轻的妇人,即便连日来历经的苦痛和周围现有的条件,早已经无法让她保持光鲜靓丽的模样,但却仍然能从那额前垂落的一缕油腻发丝下看出她动人心神的容貌。

    年轻妇人的怀中如视珍宝一般的抱着一个尚在襁褓的女婴,紧闭双眼的孩童在一声啼哭之后继续去梦里感受新生的世界,胖嘟嘟的小手偶尔会不由自主的挥动两下,不知是在探索什么新奇的事务。

    末世来临的时候,已经有自主思考的大人们,可能是年纪越大的人们,就更多会顾忌自己失去了多年来奋斗与守候的成果。然而这些生于末世的孩子,仍然只能体会自己来到新世界的感受,在其他老人看着陷落的家园哭泣落泪之时,新生的孩子们会在学会跑跳之后前往广袤的原野,探索那返璞归真的自然世界。

    我要做的,就是守护着她,直到她学会奔跑,再离开我的身边。

    年轻妇人看到我进来,露出一个疲惫的笑容,摇摇头示意孩子没事,我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我动着嘴型而没敢发出声音——冷不冷?

    妇人又摇了摇头——我很好。

    我点点头,指了指外间,示意自己要继续去写日记。

    妇人微笑着看向了她的女儿,我等了一小会儿见她没有别的需要,就慢慢地撤回了外间。

    到桌子上拿了杯水喝,轻到不能再轻的把杯子又放回去,然后重新坐到椅子上,拿起了外皮的商标都已经磨没了的黑色签字笔。

    我叫石磊,男,就快26岁了,家住山风市古丰区凌惠大街23号楼,曾经在末世中领导建立起省第二大幸存者基地——玉天新区,但在2017年9月中旬玉天新区遭到众多敌人合力围攻,在内忧外患的情况下这座占据整个玉天市南部区域的人类堡垒完沦陷崩溃。

    玉天失守几天之后的9月21日,小七、蔷薇、沈剑、马俊和我在上金市市中心的金茂城商厦里成为了敌方俘虏,对方领队之一的李国栋对除了我之外的四人进行了d进化病毒的注射,导致马俊当场死亡,沈剑异变为怪物最后为了保护蔷薇而死。而这些人被注射的溶液,均是从同样被李国栋关押的我爸石傲雄体内提取的,未曾想那次再见到我爸的时候,他已经变成了一位d病毒的进化者。

    我的沉浸式思绪带着身体体验重新回到了那个时间,那历历在目的回忆于我来说永远都难以忘怀。

    2017年9月21日晚,上金市金茂城商厦。

    “你说什么!?再重复一遍!!”

    “报告!进化者失控!进化者失控了!完毕……啊!!!”

    这名士兵在逃跑兼汇报的途中被人一掌从扶梯口打飞到下一层,足足摔在几十米开外砸碎了一堆给孩子们玩耍的小汽车。

    我爸站在打飞那个人的位置,左右摇摆着脑袋甩动久未打理的长发,没有半点正常人的情绪,嘴里发出着非人非兽的吼叫声道“呃!!!!!啊!!!!!!”

    李国栋那个王八蛋,在看到我爸凭借一己之力轻松干掉四只人形变异沙鲁怪之后,就不知道启动了什么装置,其爆出的高压电力让我爸又一次失去了自主意识,短短的几分钟之后他就由极端的疯狂陷入完暴走的状态,对在场的几百名青洋军兵发动了无情的屠杀!更对这幢商厦创开了无法弥补的毁坏!

    握紧手雷的士兵龇牙咧嘴奋不顾身的冲向我爸,在拉开保险插销之后来不及扔出,就反被我爸踹飞退回几十米外跌进己方队伍之中,手雷炸响的时候,那些队伍之人温热的破碎躯体比他们的意识更快粘贴在四周的墙面断裂缝隙之中。

 &nbsenlinffm.comsp;  裂缝在一波又一波的火光冲击下不断扩张直至变成拓宽的沟壑,人们从崩塌的楼体断层之间掉落,失控走火的枪弹无意中就能夺去站立不住的同袍之生命,尸身掉在下层地板上的时候还没结束物理反弹就被紧随而至的水泥块砸成照片。

    溅离尸首眼眶的圆球滚到边沿继续掉落到下一层,砸在另一名持枪射击的士兵肩膀,士兵打光子弹刚要更换,就被飞射而来的一根半截栏杆刺穿了胃部,整个人像是大虾一样躬身向后倒飞,半截栏杆叉进了楼层支撑柱才停止,士兵被钉在立柱上咧着嘴挣扎了几许就失去意识,手中的武器也掉了下去。

    战友的空枪和就掉在自己脚下,躲在支撑柱之后的士兵探身抢过将自己手里的枪重新装弹上膛,大口大口的喘着气,随后猛地吸足一口,转身跳出来就对着我爸的方向射击。

    枪口的火焰乍现,出膛的子弹带着螺旋气流划过半空见识了周围不断倒下的人们,以及破碎坍塌的人类文明建筑,跃过一些人的头顶或是腋下,终于来到目标面前击中我爸脸之后弹射到另一个方向不幸带走了有一名青洋兵的性命。

    我爸……那个人,那个人的愤怒夺走的不仅仅是他的理智,在这众多枪击之中他立刻就锁定了刚刚开枪击中他脸的士兵,他高吼一声两步助跑立时起跳,跃过几乎半个商厦的距离稳稳的落在那支撑柱旁的士兵面前。

    恐惧是从瞳孔扩散开来的,经过太阳穴至耳根缠绕脖颈再迅速扩散到四肢以至于僵硬了身体使得无法动弹分毫,士兵甚至不能轻轻的扣动一下扳机。

    “住手啊!!!爸!!!”

    士兵的身体飞出了栏杆之外,顺着商厦正中的悬空掉了下去,留下他最后的嘶喊在这一层不断回荡,“啊啊啊啊——嘭!”

    我爸矫健的身影没有因为我的任何一句吼叫或是规劝而有所收敛,他在这建筑之中上蹿下跳一刻不停的进行着毁灭,因为他过激的行为吸引了所有青洋士兵的注意,所以我和小七反倒没有再遭受任何攻击,就算有青洋兵从我们身边经过也会对我们视若无睹。

    也因为敖翔下的命令以制伏进化者为最优先事项,死活不计。

    咣啷!我跪倒在地把步枪扔下,小七贴近我身边警惕着四周,单膝跪地对我问道“怎么了?”

  www.yyywbt.com;  我双手抱住自己的脑袋,张开嘴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眼前好像到处都是鲜血的飞溅和炸裂的景象,耳朵里也逐渐有了别的声音,有了这金茂城里并不存在但却让我感觉身临其境的刺耳声音。

    ——警报!警报!导弹来袭!

    ——马上建立防御阵地!把伤害情况报给我!

    ——很多人一开战就死了!包括主席的秘书景玉!

    ——到底是什么人!?敢进攻玉天新区!?

    ——他们自称讨石联合军!领头的人是叶天明的走狗!

    ——我不管你们用什么代价!先把那些飞在天上的狗娘养的给我打下来!!

    ——玉天三团!你们最优先的任务是保卫民众!不要让这几whsxsh.com万人再受灾害了!

    ——报告!司令!我们团长……死了!

    ——总部大楼被敌人攻陷了!石主席已经从秘密通道撤离!

    ——玉天二团失去联系!重复!玉天二团失去联系!

    ——嗞……叛变……嗞……注意……

    ——报告!玉天一团十二分钟前发来消息,他们在预备区遭遇了不明敌对武装力量,正在进行交战!

    ——司令已经前往侦察营驻地!主席下落不明!

    ——主席在实验室!主席在实验室!他和野狼司令在一起!

    ——实验室!?什么实验室!?

    ——他吗的!二团叛变了!这群吃人饭不拉人屎的东西!

    ——谁!?杨团长么?不可能!他是当初玉天酒店的元老啊!

    ——我们怎么办!?

    ——传达俞光仁书记命令,现在主席和司令不在,由俞书记统一指挥!

    ——放弃抵抗!体!放弃抵抗!

    ——去你吗的!谁让放弃抵抗的!?他们正在我们的街道上杀人!!

    ——主席救救我!兄弟救救我!大哥哥救救我!叔叔救救我!

    ——石主席!我们错了!我们不该叛乱!放过我们吧!

    ——石磊!你会为你的残暴付出代价的!

    ——我错了!我错了!原谅我好么!不要死,好么!?

    ——你错了,太晚了!他们的死已经成了定局!

    “我认错!我认错!我想世界认错!宽恕我吧!求求你们了!”

    ——那就不要再杀人了!不要再杀人了!

    我看到光明打开的一扇门!

    “不要再杀人了!”

    我遏制不住的嚎叫出来,可是我爸并没有因此而停止他的攻击。

    小七突然抓住肩膀将我拖到一家店铺里面,把我的后背靠住柜台,甩手就给了我一个巴掌。

    我猛地清醒过来,呆愣愣的盯着小七,我能感觉到自己脸上的恐慌根本还没有褪去。

    小七认真的望着我说道“这里不是玉天,这里是上金市,现在外面天已经快黑了,我只要离开这个建筑就可以去照顾蔷薇,一起等着生孩子了,如果你还是兄弟,别现在想那些有的没的,只要记住帮我挺过这一阵子,ok?”

    面部肌肉瞬时间放松了下来,我接过小七递来的步枪,重重的点头道“ok!”

    “现在怎么办?”我爬起来窜到门口望着仍旧肆意屠戮而不知疲倦的老爸,“那个人已经完不认识我了!”

    小七不再捡枪而仅仅是握紧手中的唐刀,冷静说道“我们现有的物理力量就算联合敖翔那几百号人也对付不了他,恐怕唯一的希望就是李国栋手里的控制器。”

    “那孙子下楼去了!”跑出店门我扒住楼层围栏向下看去,没想到李国栋并未走远,而是被一群士兵围护在楼下那层走廊尽头的位置,我刚才就是从那里上来的。

    我回过神歪了一下头,“他还在那边没跑,拿了控制器怎么办?”

    “问题就在这儿,”小七郑重其事的对我说道“首先他手里那个控制器如果开到最大程度,释放的高压电不知道会对你爸造成什么样的创伤;其次,以现在的情况我们可以在你爸大闹的混乱中逃脱,但李国栋或许可以随时用控制器制伏你爸将他抓获!可一旦我们夺了控制器率先让你爸失去反抗能力,我们可能还是逃不出敖翔手下这些兵的包围。”

    “我们还是先去拿遥控器!”我坚定了决心,“拿到手以后就逃出去!外面一会儿就黑了咕咚的了他们没地方找我们去!”

    “那你爸呢?”

    “随他闹吧!”我指了指外面的两道连廊,“我们如果从楼梯下去,李国栋的护卫就会有所防备,我意咱从楼上这两边包抄过去,到达了他们上方以后咱俩从两边同时出手。”

    小七点点头就要去较远的方向,我伸手拦住了他,咧开嘴笑道“给别人一点当英雄的机会,要不你没啥朋友呢!”

    “我的朋友可能比你多。”小七随口甩了一句就走了较近的这条路。

    “我才不信呢!”我向较远那条走廊冲去,那里要经过我爸正在肆意破坏的位置。

    敖翔站在最顶层的围栏边上大声指挥着下面几层的战斗,这人数过百的训练有素的士兵们在统一指挥下进行着各种歼灭那个人的行动尝试,一次又一次的失败之后是一次又一次的冲锋,他们没有放弃自己也没有抛弃战友,在这无情的战斗中不断奉献着一个又一个生命。

    如果我是总指挥官就给敖翔两个大巴掌,添油战术能够印证己方的勇气并且对敌方造成一定程度的磨损,可是面对强大数倍的敌人时这种打法根本无法锁定胜局,而李国栋手握遥控器似乎一时半会也没想帮敖翔的忙。

    李国栋这家伙一定还有别的问题藏匿着,但不管他还有什么缘由,总之也正因如此才给了我和小七行动的时间!

    我奋力疾跑穿过一群正在向我爸开枪射击的士兵,虽然他们并没为难我但还是在几秒钟后就被飞来的巨石砸没了痕迹,我头也不回的跳过断开的楼层裂壑,在一根巨大的支撑柱倒塌之前从它下面翻滚过去,地面的颤抖让我每一脚下踩得并不很结实,好在这两年一直也有锻炼提升身段功夫,应付当前的障碍算不上太难。

    单撑跳过从店门里滑出来的冰柜,我俯身吃力的躲避开在头顶上乱窜的流弹,随即用力将步枪向前扔出去落在远处的地板滑到走廊尽头,自己则在力冲刺之后踏上一方红木桌子纵身起跳,双手抓住半空的广告旗杆向前悠飞自己的身体,在空中略过下面那一条无法正常跳过楼板缺陷,再次落地时由于脚踝的疼痛,一个不稳我就侧着身子摔滑出去了。

    又没能从头帅到尾。

    迅速消化了疼痛强忍着爬起来捡起步枪,望向对面的时候小七早已就位并向我竖了个大拇指,我回敬拇指即刻靠在围栏上看向楼下,李国栋已经退进了他身后的商铺,只留下那一圈的士兵护卫还仍然坚守在门口,时刻注意着我爸的进攻动向。

    “撤退!撤退!”

    我终于在围攻我爸的士兵口耳相传的声音中听到了这个词,回头一看商厦里所有士兵的动静肯定是敖翔下令撤出金茂城了。

    再看楼下,李国栋的护卫们并没有撤离的意思,我对着小七比手势示意我们要抓紧时间,否则混乱一旦结束我们两个人就没戏唱了。

    迅速而精准的射击从我和小七的枪口喷发,下面的护卫们接连的倒下,死亡的气息混合着火光和灼烧感掠过我的脸庞,讽刺着刚刚才令我险些迷失的负罪感。

    清理了大部分的护卫,我架枪掩护小七翻身跃出围栏,他在短暂落体之后就稳稳的屈身站在下一层地板上,我可学不来他的疯狂,可也没时间让我去绕楼梯,眼巴前围栏外的巨幅广告成了我的下楼绳索。

    “上吧成龙!”

    我关好步枪保险一跃而出,抱紧广告顺滑下去,还没到一半我就感觉到胳膊上被广告边线划出了见血的伤口,等到落地的时候我弯曲双腿甚至连一个卸力的翻滚都做不到,屁股敦敦实实的砸在了地板上。

    疼的快要叫妈了也得踉跄的爬起来,开了保险瞄准商铺里面却不见李国栋的身影,小七仰头示意他逃出了店铺外窗跑到外面的露天平台上,我俩立刻追逐进去的同时枪杀了仍然想要挣扎起身对我们射击的敌兵。

    身后忽来的阵风袭背,扭头望向店门之外,我爸不知道什么时候跳到了那里,恶狠狠的看着这个方向。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