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奶爸俏老婆 第四千七百二十章:命不由己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特种奶爸俏老婆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第10更)

    如果不是命不由己,谁不想活出个样子呢?

    父母眼中的娇子,妻子眼中的完美丈夫,儿女眼中的榜样……

    曹刚握紧着拳头,高大挺拔的身躯,似乎一下子坍塌,他低下了头,眼眶有些发红,但也只是发红。

    男人自当顶天立地,他和病床上的顾大强一样,也曾年轻豪迈过,生活的风雨猛烈,我自当迎天长笑。

    风雨终归有散去的时候,终有一日阳光会照在我身上……

    可自从他的要伤了,顾大强的腿伤了,两个人年轻时的豪迈瞬间烟消云散,他们依然可以站在当地上,却再也不能顶天立地,为了生活,甘愿卑躬屈膝受人嘲讽。

    曹刚的妻子短暂的愣神过后,就要去追伤心离去的女儿。

    曹刚一把抓住了妻子的手,妻子的眼眶中也噙满了泪水,仿佛随时就能流下来,“小笛……小笛她一个女孩子不安全。”

    曹刚道:“我去。”

    曹刚离开了病房,病床上的顾大强夫妇一脸的愧疚,两个孩子站在原地,也是一脸茫然,泪水在脸上凝固了。

    顾大强的妻子开口道:“弟妹,对不起,都是因为我们家……”

    曹刚的妻子深吸了一下鼻子,脸上强挤出笑容道:“嫂子,没事,刚子这个人讲义气,只要是你们家遇到了什么事,他肯定冲在最前面,小笛这孩子还小不懂事,她将来会明白我们做父母的不容易的,只是……”

    曹刚妻子微微别过头,道:“咱们的日子过得都不容易,以后你们家再有什么麻烦,最好……最好别让刚子知道。”

    “阿姨……”

    顾小雨马上过来解释,“这次不是爸爸妈妈通知的刚子叔叔,是我给刚叔叔打的电话,对不起阿姨,对不起。”

    曹刚的妻子没有理会,转过身走出了病房。

    曹笛从医院里冲出来,一口气冲到了马路边上,站在路边哭泣着,她脸上的巴掌印很清晰,火辣辣的疼……

    她的心中委屈、不甘,只能任由这泪水不断冲刷着脸颊。

    一辆银色的高档轿车,从医院的大院里驶了出来,本来是要直接进主干道的,看到了站在路边哭泣的曹笛,车子慢慢地靠了过来。

    车窗打开,里面是一张陌生的脸,“小妹妹,怎么一个人在这哭啊?”

    曹笛看也不看这张脸,转过身就走。

    车子马上跟上来,陌生的男人继续说:“要不要上车啊,大哥带你去吃好吃的,玩好玩的,放松一下什么坏心情都没有了。”(一零)

    “你有病吧!”

    曹笛回过头恨恨地骂道,她马上看到了车窗后面的另外一张脸,正是在病房的那个精英律师,一脸衣冠禽兽的模样,嘴角挂着一抹冷笑。

    车门突然打开了,陌生面孔的男人从车上下来,拉着曹笛就往车上拽,曹笛立马挣扎大喊:“救命,救命啊……”

    男人的手捂在了她的嘴上,周围的夜色迷茫,路灯明亮,几个路人张望过来,男人的脸上不慌不忙,大声地骂道:“你这个小毛贼,偷了我的东西还想跑,跟我去警察局!”

    曹笛的嘴巴被捂住,想要辩驳也是无能为力,眼看着就要被拽进了车里,她张开了嘴巴冲着男人的掌心就咬了下来。

    “啊!”(零一)

    男人一声痛叫,撒开了手,掌心上被咬下了一大块的肉,顿时恼羞成怒,一巴掌劈头盖脸地就向曹笛抽了下来。

    啪……

    曹笛闭上了双眼,感觉到眼前有一阵风,巴掌的声音响起,但并没有落在她的脸上,紧跟着便是一声怒吼:“你敢碰我女儿!”

    曹笛睁开了眼睛,眼前父亲高大如山的后背,将她护在了身后。

    父亲扬起了他的大拳头,冲着迎面的男人砸了过去,对面的男人反应不及,被这一拳重重地砸在了面门上。

    这一刻……

    曹笛的眼前恍惚了,仿佛一下子又回到了许多年以前,那时候的农贸大市场里,父亲为了她和母亲,和一个商贩起了冲突,商贩的四周都是同伙,五六个人一起围攻父亲,她当时害怕得要命,母亲紧紧地抱住她,当她再睁开眼睛的时候,父亲的脸上流了血,但那商贩在内的五六个人,全都躺在了地上,父亲回过头冲她和母亲笑,那轻松自如的模样像是一个威风凛凛的大将军。

    而现在……

    砰!

    那个陌生的男人反应过来了,回收就是一拳打在了曹刚的脸上,曹刚本来可以躲闪的,他的身体本能的一闪,这是一个看起来再正常不过的动作,可他腰上的老伤这时被扯动,瞬间钻心的疼痛,让他的半边身子都麻了。

    拳头砸在了曹刚的脸上,紧跟着是肚子上,半分钟之后,他躺在了地上,鼻青脸肿地流着血,一口唾沫啐在了他的脸上。

    “MD,以后想要找死说一声!”

    陌生男人又踢了曹刚一脚,转过身上了车。

    银色的轿车离开,曹笛趴在了父亲的身上大声地哭了起来,“爸,你没事吧爸……爸,对不起,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喀嚓!

    夜空中一道闪电划过,大雨忽至,将父女俩彻底吞没……

    河岸边的小餐馆,有一家算一家,都有那么一两道的特色菜。

    莫塔河重治污染,生活污水不能往河里排,工业污水就更不用说了,哪怕是小孩子站在河岸边上往合理撒了一泡尿,回到家都免不了一顿打,要是有天上的鸟儿敢往河里拉一泡屎,十有八九要被用弹弓打下来……

    当然,这形容有些夸张,这莫塔河的环境是真的好,甚至说放眼全华夏,能将城市里的河水治理得这么好的,几乎没有。

    莫塔河里的鱼新鲜,但绝对不允许撒网捕捞,只允许在河岸上架上鱼竿钓,这一天能钓上来多少,什么品类的,块头多大的,这就要看河神老爷和河神娘娘的赏赐了。

    梁鸿昌在莫塔城里算不上是什么名人,手中并无大权,但在这餐饮行业里,胡同里大饭店的实际拥有人,还是很有名气的。

    小餐馆虽小,但这餐馆的老板可是一点也不小,正经的大老板,而且他就姓‘大’,不读‘大’而读‘dai’……

    大老板和梁鸿昌是老相识,包间在二楼的雅间,端上来的烤鱼,是今天刚钓上来的‘金河鲈’,三斤重的大金河鲈,放在了生鲜市场上,五百块一斤的价格,有的是人疯抢。

    大老板用来招呼老朋友,几样精美的小菜,都是他亲自炒的,端上来的酒,也是他这小餐馆亲自酿的莫塔酿,用的而工艺手法,还是漠北烈酒的法子,不过用料考究了一些,用的水又是这莫塔河最清澈的泉水。

    大家可以搜威幸工众呺:网文二斗,内有大量剧透藩外;

    梁鸿昌和赵锐迎面而坐,大老板过来敬了一杯酒后就离开了。

    赵锐的年纪还没过40,对梁鸿昌尊称一声前辈,笑着说:“梁前辈,今天约我不出来,可不光是吃这金河鲈这么简单吧。”

    梁鸿昌笑着道:“赵司长,看来还是瞒不过你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