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离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宠权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不过好在是找到了人。

    权柔把那几张详细地写着这位王家十三公子这几日都做了什么的纸张给重新放进账本之中收好,这东西还得带回去给汇安郡主。

    “姑娘,咱们还要继续盯着吗?”祈风看着权柔脸上的笑意,怎么都有些摸不着头脑。

    “继续盯着吧,这几日他应该也待不住了。”侯爷的生辰宴在即,王家要是想做点什么,这时候也该出手了。

    更何况,权柔觉得那位十三公子现在应该过得够憋屈了吧?

    与此同时,被惦念着的王栩打了个喷嚏。

    坐在他对面的柳佩元正和一名妓对诗,笑语晏晏,一副快活模样。

    王栩依旧含着笑意,“唰”一声抖开他的折扇,“先生好诗兴。”

    “小公子~既是已经在我们这儿呆了这几日,怎生都不让我们姐们近前伺候?瞧着公子这身姿,当真叫我们姐妹爱极了。”一倒酒的歌姬见这位许久都没开口说话的人儿终于开口说了一句,便忍不住插嘴调笑。

    这是金陵城内最出名的花楼,现下这间屋子里的据说都是有名的妓子,那坐在柳佩元身边的一个,还说是他的旧人。

   &nshu28.ccbsp;王栩面色不变,微微侧过身,把扇子举起来,避开了那歌姬抛过来的媚眼儿。

    那歌姬是从未见过这般的公子,虽然长得不是顶好,但是那通身的气派,瞧着就不是一般人家的,更何况,这年纪小小的,前途无量啊……这几日楼里的小丫头们可都是盼红了眼睛呢。

    只可惜这是位木头一般的人,管你端茶倒水、扔头花落帕子,这人依旧挂着三分笑意,就是不让她们近身!

    看着王栩那清贵的模样,歌姬心里痒痒得很。

    才搁下酒壶,正准备起身蹭过去,便被身后的人拉了一把。

    “明月姑娘,不可放肆。”柳佩元虽然是笑着的,但是眼神莫名让人感觉一股寒意。

    明月觉得自己的手腕一疼,小脸唰的就白了。

    坐在柳佩元身边的姑娘眉眼一挑,挥了挥手,“明月几个都下去吧。”

    先前那几个还杏眼桃腮往王栩那边使眼色的都被方才明月的模样给唬了一跳,听得女子这般说,也不敢再耽搁,两个人上去拉了明月,便匆匆忙忙退了出去。

    门被合上,王栩才把扇子从面上移开。

    “公子可是今日就走?”柳佩元就着身边女子的手喝了一口酒,上好的梨花白下肚,便有些甘冽回甜的味道。

    “先生不与我一道?”王栩挑了挑眉,视线在柳佩元和他身边的那位女子脸上转了一圈。

    那女子觉察了,便颔首一笑,“十三公子不必如此,阿姒与佩元私交甚好,既肯留你二人在我这地方藏身,便不可能说出去的。”

    王栩朝着她拱了拱手,“多谢姑娘相帮shu17.cc。”

    阿姒笑了笑,又望着身边的人,“佩元可要和十三公子一起去?”

    柳佩元又给自己斟了酒,对王栩道,“此番受王司徒之拖,护送十三公子到金陵,如今,佩元的任务已了,便不随公子走了。”

    他说完,把酒举起来,一饮而尽。

    这边是别过之意了。

    王栩收了扇子,也没多说什么,端起面前的酒盏喝了一口,“多谢。”

    那女子和柳佩元脸上都带着笑意。

    “公子出了我这江南岸,阿姒便不敢保证您的行踪了。望公子一切小心。”阿姒柔柔的笑着,站起来对着王栩服了服身子。

    王栩颔首,这次没有再耽误了,直接起身,“那栩便就此与先生别过,先生请小心行事。”

    最后投过去的眼神微微有些担忧之意。

    柳佩元笑着应了,阿姒便站起来,从后门送了他离开。

    “多谢姑娘,”王栩执着他的折扇,在江南岸的后门处对送他出来的阿姒道。

    “十三公子客气,从这儿往前直走,有一辆马车在候着,您上了车,它会带您到金陵城的主街,若公子将来在金陵有需要,只管来江南岸寻阿姒便是。”阿姒说话依旧柔柔的,整个人就仿佛一团水一般,她朝着王栩笑了笑,翩然转身回了院内。

    王栩没再多留,收敛了心思按着阿姒交代的往前走去。

    没隔多远的地方,果然停了一辆青布顶的马车。

    车夫见了王栩,也没问,只把车上的脚蹬抬下来,等王栩上了车,便挥动鞭子驾车而去。

    直到车轱辘扬起的尘埃都落下,江南岸的后院门才微微打开一道缝隙,看着先前王栩离开的方向,“这么快就走了?”

    ……………………

    江忱和白九思是坐马车来的。

    从桃花里出来,要经过长青里,最后再拐个弯儿,才能到悦楼。

    江忱在车上气得直磨牙,手上的粉彩茶盏几乎被他捏碎。

    白九思觑着他的模样,“怎么把你气成这样?”

    “我怎么能不气?”江忱飞快地反问一句。

    白九思耸了耸肩膀,一贯清隽的脸上满是好奇,“往常来说,你不把别人气个半死就不错了,今儿还能被别人给气个半死?这还真是天下第一奇事!”

    说着,从桌子下面的小抽屉里拿出一碟点心摆上来,“喏,我娘亲感谢你的。”

    点心是白二夫人亲手做的,江忱往日最喜欢吃糯糕,只是汇安郡主不让他多吃。

&nbwww.shu23.ccsp;   这次江忱帮着白九思把那婚事给搅和了,白二夫人嘴上教训他们不懂事,但是实际上却一点惩罚都没有。白老夫人倒是对着被权家退回来的一堆礼品唉声叹气了许久,最后也只能说一句是他们没那个缘分,然后丢开了这件事。

    说来多亏了权柔的这桩事情,白九思最近得了好大的清闲,家里头谁也不敢再贸然帮他安排亲事了。

    因着这个,汇安郡主那日派人去传话的时候,白九思丝毫没考虑就答应下来了。

    不就是陪着江忱去接个人?这有什么。

    可是一直等今天在侯府见了被关了十几日的江忱的时候,白九思才发觉这事儿还真不是那么简单的。

    于是从上了马车到现在,白九思已经听着江小侯爷用各种不同的词汇“问候”傅二公子了。

    从出门到现在怎么也得有小半柱香时辰了吧,这词还真没重复过!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